311 污水池处理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其实手术选择方式上,对患者创伤最小的是内镜下括约肌切开术+胆道清理术。

但是从世界各地的文献报道上看,虽然创伤小,但是术后复发的可能性很大,大概有30%左右。

患者年纪不小了,要是5-10年后复发,患者70岁左右,外科手术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所以郑仁一开始就排除了内镜下括约肌切开术+胆道清理术的可能性。

不仅要看现在的治疗效果,还要看远期的治疗效果。

走到术间,谢伊人已经刷完手,在巡回护士的配合下打开无菌手术包,开始准备器械。

“郑仁,做什么术式?”谢伊人问道。

手术室里,加上急诊病房,只有两个人直呼郑仁的名字——老潘主任和谢伊人。

“Oddi 括约肌成形术+胆道清理术+肝脓肿引流术。”郑仁道。

谢伊人点头,完没觉得术式多了会有多困难。

她又让巡回护士取了几样可能用的到的器械,没有现成的,就直接用高压蒸锅立即消毒。

真是省了很多心思啊,郑仁见小伊人在忙叨着,心里欢喜。

和苏云、杨磊一起把患者抬上手术台,楚嫣然开始麻醉。教授没有伸手帮忙,或许在他看来,这些活不是自己的,所以习惯性的远离。

麻醉,消毒,铺置无菌单,手术开始。

站在手术台前,郑仁耳边“叮咚”的声音传来,系统颁布了任务。

急诊任务:污水池处理者。

任务内容:完成一台污水池综合征患者的手术治疗。

任务奖励:2000点技能点,经验值25000点。

任务时间:4小时。

任务中规中矩,对于郑仁来讲,没什么难度。刚刚完成皇冠上的明珠第一阶段任务,郑仁属于爆发户阶段。

瞄了一眼任务,看了一下时间限制,郑仁一伸手,止血钳子夹着碘伏纱布落在手上。

杏林园直播间,手术直播如约开放。

今天是什么手术?

刚看完,是污水池综合征……话说术者的手术越来越古怪,虽然我不是搞普外科的,但大多数的手术还是听人念叨过的。可是,这个名字竟然第一次听说。

还好,这病在普外科、消化内科并不少见,每年都能看到几例。大多数都是做过胆总管、十二指肠侧切吻合术的术后患者。

好高端,这个手术术式我也很陌生。

陌生的东西多了,蒙特利尔医疗中心,可是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型医疗机构,什么罕见病例没见过?

我估计更多的病例人家根本不会直播。

可怜我这个脑外的大夫,天天捧着手机看普外科、介入科的手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雨露均沾,也直播一下脑外的手术。

直播间的弹幕里,大家在了解了病情后,开始闲聊起来。最开始的步骤没什么好看的,术者选取了右侧肋缘下斜型切口,长度大概有15c右。

因为患者有一个手术刀口,瘢痕组织需要避让,所以这个切口看起来形态有些古怪。

接下来自然是钝性分离,打开腹膜,那之后的手术才值得看,所以大家抓紧时间飚手速、发弹幕。

脑外科医生的话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大家牢骚着。

手术直播,以术者的角度来观看手术,医生们获得的经验值,远超于普通手术观台,甚至要比做一助的视野还要好。

现代医学是经验科学,有成熟的术者展示手术,展示各种不同的疑难病例,这种机会有多难得,杏林园里看直播的医生们都知道。

但至今为止,还只有普外科的手术与介入手术,他们都很遗憾,同时也有更大的期待。

弹幕飘了几分钟,打开腹膜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减少发弹幕的数量,认真观看手术。

腹腔里,因为有过一次手术,正常的生理结构被改变。

加上这一次生病的炎性刺激,入眼都是炎性水肿以及分不清组织结构的黏连。

要是代入一下,我觉得这时候我可以放弃手术了。做个开关术,省得患者下不来台。

黏连这么厉害,会不会损伤到增生的血管啊。

是呀,完看不出来组织结构。这手术……看了就想放弃。

郑仁看到患者腹腔内情况,情绪没有丝毫变化,一伸手,谢伊人把钝剪刀拍在他的手心里。

钝剪刀钝头分离增生的结缔组织,时而剥离、时而剪断,动作不急也不慢,稳定无比。

苏云的眉毛皱起来了。

黏连这么严重,郑仁是怎么分清楚异常增生的血管在什么位置的?

这可绝对不是书里面能写到的知识。

太奇怪了。

杨磊虽然找过郑仁,想要多学学手术技巧。可是带他上台,他才发现,自己完看不懂郑仁的手术方式。

当郑仁分离,钳夹,4#线结扎一个略粗的血管后,苏云问到:“你是怎么发现这里有血管的?”

“摸到的。”郑仁冷漠,回答。

他部注意力都放到患者的手术上,哪里有时间给苏云解释即使是异常增生的血管也会有搏动,如果手指能敏锐的感觉到血管搏动的话,就能够做到心里有数。

郑仁也是在系统手术室里,经过千锤百炼后才掌握了这个技巧。

最重要的是,郑仁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看起来很小,其实却很重要的技巧。

忽然感觉术者有透视眼,能看到藏在结缔组织里的异常血管。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要不然就无法解释术者怎么能快速钝性分离结缔组织却不损伤血管。

到现在,手术出血还不到5,可以说是神乎其技了。

杏林园里的医生们,也都惊讶于这一点,只是……他们根本无法了解郑仁是怎么操作的。

一层层的组织被郑仁分解开,复杂的异常解剖结构变的清晰起来。

苏云虽然不知道郑仁是怎么找到血管的,但他完明白郑仁每一步的动作含义。

手里的阑尾拉钩、小拉钩总是出现在应该出现的位置上,帮助郑仁暴露下一步的视野。

终于,5分钟后,郑仁剥离开最后一层结缔组织,一股子腐烂的腥臭脓汁味道弥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