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4 高空坠落伤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云脸色有些难看,但转瞬便冷静下来,吹了一下额前黑发,冷笑道:“等你来求我上手术。”

楚嫣然觉得夏主任说的有道理,血常规和C反应蛋白都没有炎性反应,郑仁为什么会判定患者是胆囊扭转导致的坏疽性胆囊炎呢?

奇怪。

平时郑仁也不像是没谱的人,这次却有些不小心了。

可是心里还是觉得郑仁是对的,这更奇怪。

看着周文祥指挥陪护把老太太台上平车,郑仁叹了口气,道:“真不想手术?我建议还是手术好一些。”

周文祥终于忍耐不住心底的鄙夷,没搭理郑仁,而是和楚嫣然说到:“嫣然啊,你学历不错,在咱们海城白瞎了,还是找机会去省城吧。离家也近,方便照顾你妈妈。”

虽然没有直说郑仁,但话里面的语气分明就是别跟这个不学无术的住院总瞎混,耽误工夫。

楚嫣然气的嘴嘟嘟起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怼回去。心里暗想,以后这些破事儿再也不接了。

没来由的让郑总难堪。

郑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那走吧,咱们回去。”

“郑总,你别生气啊。”楚嫣然有些不好意思,怯生生的说到。

“没事。”郑仁挥了挥手。

楚嫣然哪知道郑仁苦恼的是要带方林去哪玩,而不是夏主任的强硬与患者家属的态度。

“急什么。”苏云道:“很快就求到你头上,愿不愿意还得看你心情。”

“别瞎说,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啥叫愿意不愿意。”郑仁道。

三人回到急诊病房,楚嫣然也没进去,直接去了手术室,看那样子估计是回去郁闷了。

郑仁还想问谢伊人回没回来,这么一闹,根本没法问。

回到急诊病房,郑仁拿了一本《普外科手术学》翻看。苏云百无聊赖的坐在他后面的椅子上,玩着手机。

常悦好像没看见这两个人一样,忙里忙外,挨个病房聊天,询问病情,给患者做心理建设。

如果每天都能这么平稳就好了,郑仁一边看书,一边想到。

虽然那样的话,自己空有一身屠龙绝技无从施展,但也好过肾上腺素飙升,血压呲出头顶的抢救。

下午,阳光大好,从窗外照射进来,办公室里暖洋洋的。落到书页上,温暖和煦的阳光带着纸墨香味荡漾在郑仁周围。

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回到了每天不用担心急诊的日子。

“你的手术都是看书看来的?”在郑仁身后观察了他一个小时,苏云见郑仁一直在低头看书,终于忍不住问到。

“看书,做手术,再反思。”郑仁一直盯着书本在看,随口敷衍苏云。

苏云沉默,继续玩着手机。

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他问的一样。

阳光明媚的下午,悠闲的看着书,这种日子根本就不属于急诊科医生。

两人说话后不到十分钟,郑仁的手机便丧心病狂的响了起来。

心跳110次/分。

好久没有这种体验了,刚刚回来,还能接受。

郑仁接起手机,听急诊的护士匆忙说到:“郑总,高空坠落伤!”

“好。”郑仁随即挂断了电话,把书合上,快步走出急诊病房。

“好好活着不行吗?非要跳楼。”苏云在后面说到。

现在已经过了房地产开发的高峰时期,而且东北的冬天,就算是有盖楼的,也都停工了。

所谓高空坠落,绝大多数都是想不开跳楼的人。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天赋,有家境,有机遇,没灾没病?”

“我也有苦恼,追我的姑娘太多,很烦啊。”

“……”

一路小跑,两人来到急诊科。

一个年轻女患躺在平车上,露在外面的皮肤苍白,没有血色。

护士已经留好了静脉通道,正在给盐水。

心电监护上血压是60/30毫米汞柱,心率160次/分。

郑仁在视野右上角系统面板里读取了患者的诊断,肝破裂、脾破裂、骨盆骨折、双侧股骨干骨折、双侧胫腓骨骨折,跟骨骨折、腹膜后血肿……

还好,胸部没受伤,要是再赶上肺破裂、多发肋骨骨折,郑仁该考虑要不要把心胸外科手术提升到大师级了。

“叫急诊B超,抽血,送输血科。”郑仁吼道。

常规套路,急诊科的护士们早都习惯了。一路繁忙,在急诊B超的医生推车过来的时候,急诊科的护士把胃管、尿管都留置好了。

一看就要急诊手术,先做了,免得郑总再吼人。

B超的医生一路B超看下来,给出郑仁准确的辅助回报。

“家属呢?”郑仁大声问道。

“我在这儿。”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在郑仁身后回答道。

“患者是你什么人?”

“是我未婚妻。”

“要急诊手术,能签字吧。”

“能。”小伙子也是有担当的人,不像很多软骨头,一说到签字遛的比谁都快。

“苏云,带他去术前签字,然后交给常悦。”郑仁吩咐。

“大夫,我未婚妻不会死吧。”小伙子哭丧着脸,问到。

“不知道,病情危重,我们尽力。”郑仁见B超的医生已经打完B超,叫了急诊外科的医生和一名护士,拉着患者就往急诊手术室跑。

一边跑,郑仁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通知手术室开始准备手术。

虽然路并不远,但是这么做毕竟可以节省几分钟的时间。

急诊抢救,几分钟就有可能决定患者的生死。

最快速度来到急诊手术室,郑仁道:“去杂交手术室,先准备开腹止血。”

这又要做杂交手术?郑总这命啊,一回来就这么忙。

其实并不是郑仁是劳碌命,他不在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就一个科一个科的手术,哪里能一口气都做下来。

急诊科的医生、护士协助楚家姐妹、谢伊人等人把患者抬上手术台,然后就撤了。

郑仁用最快的速度换好隔离服,来到手术室。

“红细胞什么时候能到?”郑仁问。

“还要二十分钟,已经叮嘱急诊科派人去等了。”楚嫣然办事还是很稳的。

郑仁不再说话,开始消毒,铺单子。

无影灯下,患者肌肤的惨白被灯光一照,有些刺眼。碘伏落上去,这才多了几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