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7 可以下酒,可以入书的传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郑医生来帝都,竟然还参与了刀刺伤的急诊抢救?

玻尿酸导致眼睛失明,他又给急诊抢救回来了?

国介入学科的顶尖医生竞争,他力拔头筹?

在魔都,德国教授已经完成了手术,郑医生明天要挑战同样的新术式?

一个一个事情,在新闻人的脑海里,变成尖锐而吸引眼球的标题,满天横飞。

每一个,都是绝佳的素材,放弃哪条素材,都觉得会遗憾终生。

一顿饭,最后所有人都吃的心不在焉。

反正两位医生也没注意到汤秀等人的表情,他们八卦起郑仁最近在帝都的事儿来,巴拉巴拉说了将近两个小时。有的是事实,有的是猜测,说的兴致盎然。

这些事儿,风干起来,几年以后就会变成传奇,用来下酒。

汤秀越听越是激动,渐渐的,一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在两名医生聊天的时候,汤秀取出原始的笔和纸,开始记录。

她一直认为在电脑上写下来的思路文字,没有灵魂。

散碎的思路落实在白纸上,

飞快。

另外两名记者也都摆脱了对郑仁的偏见,一会侧头看看汤秀写的什么,一会和另外两名医生聊天,讲讲郑仁在海城急救的事情。

大规模亚硝酸盐中毒事件,非常罕见。加上这事儿已经被岁月风干,散发着传奇的光芒,两名帝都医生听的眼睛发亮,一口气干了两杯酒。

很快,汤秀脑海里的思路清晰起来。

整个构思让她兴奋,这是一个完美的采访,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

激荡,震撼。

她抬头看了看两位医生,他们已经有了几分酒意,很明显即便之前留下的几段采访也略有草率,但现在并不适合继续采访。

而且虽然有了思路,但并不明确,还需要和其他两人头脑风暴一下。

要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肯定是一个大项目,一定不能草率,浪费了这么多、这么好的素材。

汤秀询问了一些细节,以及相关医生是否能接受采访的可能性。

最后和两名医生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好明天进行采访。

把两名医生各自送回家,摄影记者问到:“汤主编,你有思路了?”

“嗯,做成一个弘扬社会正能量的宣传片,要是做得好,甚至可以当成我们市近期宣传的主旋律。”

另外两名记者深知一篇报道要是能成为近期宣传的主旋律意味着什么,他们频频点头,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

……

郑仁眼睛微闭,手里捏着长风微创的神经科微导丝,一点点摩挲,感受着细微之处的硬度与质感。

系统空间的替代品与真实品基本一样,要说有区别的话,也只在毫厘之间。

但郑仁进阶到宗师级水准后,发现自己对手术耗材的感应也得到了加强,所以为了手术顺利,即便是一点点可能增强的地方都不放过。

冯旭辉和马董事长等人抓紧时间去办理繁琐的耗材的心事采购手续,中午时分郑仁随便吃了口饭,便回到招待所,静静的一个人摩挲着微导丝。

一边盘微导丝,郑仁脑海里一边勾勒出明天手术患者前列腺的64排ct三位重建图像。该走哪条入路,微导丝该怎么进,什么时候开始造影……手术过程,在郑仁的脑海里反复打磨。

沉心静气,郑仁不断在脑海里虚拟手术,把自己状态慢慢调整到最佳。

而他手中的微导丝,越盘越是柔滑,越盘越是顺手。

如果苏云在,一定会嘲笑郑仁。

有人盘蜜蜡,有人盘珠子,郑仁特么的盘微导丝,真是够特立独行的了。

……

……

孔主任撑着疲惫的身体,一直在忙碌着。

临采长风微创的手续,需要跑。但这并不主要,最让他担心、忐忑、不安的则是和李海涛商量明天直播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的事情。

虽然郑仁展现出强大的实力,但这并不足以让一名帝都的大主任冒着名声扫地的危险,一力主张直播手术。

如果不是郑仁手里还有一个极有可能上《柳叶刀》杂志的论文,如果不是魔都的患者术后状况并不理想,如果不是郑仁展现出超高的水准完成了小结节肝癌的介入手术的话。

当明天准备直播手术的消息顺着网络传输到国各地后,介入学科界沸腾起来。

鹏城,开发区人民医院,主任办公室里。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气氛压抑。

吴海石吴老坐在椅子上,锁眉沉思。

“老师,我不理解。”穆涛在得知手术还要继续,并且选择直播的消息后沉默很久后,沉声说道。

吴老摇了摇头,过了几分钟才道:“我听说孔主任最近在和郑医生联手搞小结节肝癌与肝硬化结节的鉴别诊断,一口气两个项目,孔主任的心思太急了。”

“我猜测,是不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术后患者出现了并发症,让孔主任看到了希望?”穆涛道。

“有可能。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看着不起眼,却是一种难度堪比tips的手术术式,行业都在摸索之中。就算是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术后患者有并发症,也说明不了什么。”吴老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穆涛不敢打扰,老师随着年龄的增大,精力越来越差。最近事情多,尤其是德国教授率先完成了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给吴老很大的打击。

连夜回到鹏城,穆涛一直陪在老师身边,生怕吴老心脑血管出现问题,抢救不及时,遗恨终生。

吴老并没有那么脆弱,回来后该查房查房,该指导手术就指导手术,倒是帝都传来明天将要做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的消息让吴老很是震惊。

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给了孔主任和郑仁信心,让他们敢于挑战世界顶尖的介入术者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和庞大财力支撑的一条专门的生产线呢?

郑仁年轻气盛,不服输,这很好理解。但孔主任都多大年纪了,怎么会和郑仁一起“发疯”?

魔都,肝胆医院裴英杰教授也不理解。

他和吴老一样,都是连夜离开的帝都。他比吴老年纪小,是还活跃在手术台前资格、水平都很拔尖的那批教授。

可是,对裴英杰来讲,留在帝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一点,水平越高的人就越是清楚。

说心里话,裴英杰教授对德国海德堡大学的鲁道夫·瓦格纳手术水平是认可的,但也并不认为他的手术水准肯定能超得过自己。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柏盛国际砸下重金的那一条专业生产线。

这是金钱的胜利,而不是技术的胜利。

这种模式,绝对无法推广,所以裴英杰教授特别气愤。

他默默的站在办公室的窗台前,眺望魔都国际大都市的钢筋水泥丛林,心里莫名压抑。

身后,金耀武心情复杂。

虽然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手术成功的消息传来,意味着郑仁的手术没有必要开展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算是一种“安慰”?

但金耀武并不这么认为。

输给郑仁,他不服气,他还有扳回来的可能。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却让他望而生畏,无力挑战。可是现在,这个家伙却要公开挑战!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

“唉。”沉思良久,裴英杰教授都想不出来郑仁要怎么做才能达到魔都那台介入手术的水准。

技术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在于材料!

要想弥补材料的差距,是要技术水准更高才能做得到。

这个……

基本不可能。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