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2 直播手术?我还是第一次做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马董事长一下子傻逼了。

每一个领导都希望自己手下的业务员能精明强干,能让自己省点心。

但能干到像冯经理这样,人家只认他,自己连报家门的机会都不给……这特么也太过分了吧。

冯旭辉,那个职场新人?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马董事长迷茫了。

“让小冯进来。”孔主任还是很困,要不是郑仁的原因,他才懒得搭理长风微创的人。

临床上可以用的介入耗材多了去了,孔主任以及手下几个带组教授,一年要用5、6000万的耗材,给谁不是给?用谁不是用?

国产耗材不太好用,孔主任对此也并不上心。能让他有些兴趣的,是郑仁的满意度。

这不是谄媚的阿谀,而是一种投资。

马董事长连忙转身出去,吩咐了一声,让冯旭辉拎着产品总监的箱子跟了进来。

“郑老板,手术你有把握么?”孔主任问道。

“您看您,又叫我老板,您这是撵我回去。”郑仁笑道:“前列腺的手术,我要熟悉一下介入材料,把握性应该有九成。”

九成,那就好。

超越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这种事儿,孔主任不敢想。但只是顺利完成手术的话,脸面上也没那么难看。

只要做到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昨晚辛苦你了,你还要准备几天?”孔主任问道。

“在患者状态允许的情况下,肯定是越快越好。”郑仁道:“还有,孔主任,有条件的情况下,麻烦您盯一下魔都的那个术后患者,我估计他术后三天之内会出现比较严重的并发症。”

“……”孔主任怔住了。

那手术,昨天在场的接近十位大牛都看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水平的确高,还有特制的耗材,手术已经做到了现有技术条件的极限。

郑仁为什么这么说?

年轻人的不稳重么?

几天前,孔主任还会这么想。但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孔主任掐灭。

郑仁既然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马董事长刚刚转身回来,听到郑仁的话,心里一颤,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不靠谱?

但他脸上风轻云淡,带着职业的微笑,伸手把冯旭辉推到身前。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手术做的不错,但是栓塞了膀胱上动脉,估计术后三天,会出现膀胱无力、尿储留等并发症。尿管无法摘除。”郑仁很随意的接过冯旭辉手里的箱子,打开后,用手指分拨着里面装的微导丝、微导管。

“膀胱的供血动脉很多,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孔主任问道。

“老年人的恢复速度很慢,在重建膀胱的血供同时,前列腺的血供也会同时建立。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手术,相当于没做,患者遭罪,花费巨大,现在可以判定那是一台失败的手术。”

郑仁的自信,并没有带给孔主任信心。身为国内介入学科的顶级人物,虽然孔主任对泌尿外科并没有专精,但这段时间的研究,他有自己的想法。

孔主任没有说话,用沉默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个应该可以。”郑仁也没在意孔主任的态度,他拿起一根最细的神经介入用的微导丝,用手指轻轻捻了几下。

因为有软性外包装,郑仁碰触微导丝的手感并不是很好。他看了冯旭辉一眼,冯旭辉马上明白郑仁的意思,立即拆掉了外包装。

无菌的外包装一旦拆除,这根微导丝就废了。

但冯旭辉依旧毫不犹豫。

不就是几千块钱的事儿么?根本不是问题。

郑仁感受着微导丝的质感,叹了口气。

系统空间的确妖异的有一套,系统手术训练的时候,提供的微导丝,竟然是长风微创的这个型号。

难怪在大师级别,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手术完成度100%。是材料的原因啊……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是宗师级别的介入水准了,这个苦恼不复存在。

听郑仁叹气,孔主任皱眉,问道:“不趁手吗?”

马董事长和冯旭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郑仁笑了笑,自己在系统空间里,用这种微导丝做了五十二台前列腺介入栓塞术,就算是不趁手在这么多次的训练下,也必须趁手了。

“还好。”郑仁道:“孔主任,麻烦您提计划,走临采吧。然后准备手术,明天一早。”

孔主任凝重的点了点头。

马董事长和冯旭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孔主任能同意临时采购,那么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做,只要是搞销售的人都知道。

最难的一步,终于迈出去了。

马董事长一脸微笑,刚想要说些感谢的话,便听郑仁问道:“孔主任,我记得之前说,患者的前列腺介入手术可能会直播来着。”

“当时是有这个打算,最少要留下音像资料,无论成败,以供后来的医生参考。”孔主任道。

“嗯,直播手术啊,我还是第一次做。不过您放心,我不会紧张的。”郑仁点了点头。

孔主任一下子愣住了,郑仁真的值得信任吗?他心里真的还有点逼数吗?

难道有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珠玉在前,他还想着手术直播?

我去……开什么玩笑?就算是他不怕手术失败丢人,自己也怕啊。

而且,就算是郑仁手术水平足够,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是长风微创,国产厂家的神经科介入手术的微导丝。

人家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用的是什么?柏盛国际,球第四大介入耗材商单独开辟的一条生产线,专门提供的微导丝。

只这一点,就打消了所有人的野望。

差距就摆在那里,想超越?开什么玩笑?

“有变化?”郑仁见孔主任的表情古怪,随即领悟,笑了笑道:“孔主任,手术应该没问题。我虽然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但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是绝对比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做的好的。不过要是不想直播也无所谓,我听您的。”

孔主任心里反复动摇,脸色不断的变化。

中间利害关系,是很清晰的,分界点就在郑仁手术是否能成功上。

郑仁用手轻轻捻着微导丝,现实中的质感和系统手术室里的质感有着些许轻微的差别,摸一会,也就熟悉了。

见孔主任犹豫的神情,郑仁笑了笑,道:“这件事儿放到这儿再考虑,先把今天的手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