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殿试宣榜(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过,在宣榜之前一些场面话肯定要讲的,这一点难不倒左相郁一平,作为在朝堂上混迹几十年的人物。

宣榜他是第一次。

但是,听宣榜却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

首先要讲的自然是圣上林慕白的厚德与丰功伟绩,还有就是圣上林慕白对殿试的重视程度。

不得不说左相的口才确实可以称之为一流,而且,对于林慕白登基后的功绩也都了然于胸。

从林慕白登基开始,一连串的语言组织都是极为流畅。

下方的文武百官们还有才子们都是静静的听着左相郁一平的话,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的声音。

左相郁一平讲了大概有一刻钟后也终于停了下来,毕竟,这次是殿试宣榜,丰功伟绩这种事情并不可能占据主要部分。

讲完之后,左相郁一平也将目光看向圣上林慕白。

圣上林慕白轻轻点头,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左相郁一平立即领会圣意,双手一展,手中的帛绵也被直接展开,一排一排的名字便出现在帛绵上。

殿试的宣榜与府试和朝试不同。

府试和朝试的宣榜都是先出乙榜,再出甲榜,最后才会出三甲之名,可殿试的宣榜却是从上而下宣。

而且,只宣十名。

至于十一名到三十名,则会在后续再贴出皇榜,由才子们自己在皇宫门前查看,这也代表着至上的荣誉只属于榜上有名之人。

左相郁一平的目光在帛绵上一扫,心里的石头终于完全落了下来,脸上春风般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的和沐。

因为……

方正直的名字并没有在帛绵上出现。

帛绵的最上方,清清楚楚的写着两个字,巫风!

果然没有得到圣诏,方正直掉榜了!

“本次殿试文考的……”左相郁一平的话念到这里便没有办法念下去了,原本和沐的笑容在这一刻也完全凝固了。

因为,他看到巫风后面的几个字。

第四名!

怎么会这样?

巫风的名字排在最前面。但是,后面却分明的着写殿试文考第四名,另外,还附有圣上的亲笔批录。

左相郁一平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按照殿试的宣榜规则,应该是从第一名开始宣啊,难道,第一名和第三名是写在帛绵后面?

这样想着的时候,左相郁一平又将目光移向帛绵的最后一排。

然而……

第一名至第三名的字样依旧没有。在帛绵的最后一名上分明的写着第十名。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左相郁一平的眼睛都有些瞪圆了,帛绵上竟然找不到第一名至第三名的名字,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

可是,他现在能问吗?

当然不能,所以,他只能看,只能多看。

然后,他就看到了,整张帛绵上只写了第四名到第十名的名字,至于第一名和第三名。则是根本没有。

也就是说帛绵上只有七个名字。

“七个名字……”左相郁一平再看一眼,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了,在巫风的名字上方,分明的还留有着一片空白。

很明显,这片空白是留给第一名和第三名的。

但是,为什么又没有写呢?

左相郁一平没敢问,但是他却不得不看,于是,他将目光看向圣上林慕白,眼神中有着分明的疑惑。

圣上林慕白当然知道左相郁一平心里在想什么。

可他同样很无奈。

宣榜的时辰来得太快。快得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在帛绵上慢慢写完三个人的名字和所有的批阅。

时辰,这是极为讲究的事情。

代表着运势。

一旦错过时辰,对于国运是一种不祥的征兆,特别是他准备对南域山脉进行“安邦之策”这种关键的时候。

所以。与其匆匆忙忙的写上一两个名字错过时辰,还不如干脆全部空着。

但是这并不会对宣榜造成影响。

原本,他是计划由自己来亲自宣布殿试的前三名,再将帛绵交由礼部尚书来宣第四名至第十名。

可左相郁一平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站了出来。

当时圣上林慕白就被左相郁一平的举动给惊到了,不过,那种形势下。圣上林慕白如果硬是不把帛绵交出去,便实在是有些搏了这位首辅大人的面子。

考虑再三之后,他还是照顾了一下左相郁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