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要飞一起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怎么可能?

刑清随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摸了十多年都没有摸透的势,却被方正直瞬间悟了个透彻。

到底为什么?

如果论勇敢,刑清随觉得自己不输于任何人,那么,自己输在方正直身上的到底是什么?是战意吗?不对!那是决心?似乎也不对!

难道是……

突然之间,刑清随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词,情谊!

情谊?!

刑清随的双拳猛的捏紧了,一双眼睛中闪烁着激动的光华,没错,是情谊,方正直要赢燕修,他并非为了名,也不为利,而是为了他与燕修之间的情谊。

自己的父候在战场上杀敌,同样不是为了建功,也不是为了立业,而是为了圣上林慕白对他的情谊。

好胜心,或许能让一个人变得勇敢,变得一往无前,但是,好胜心却不可能让一人的战斗力成倍成倍的往上翻。

势!

势在必得!

只有心中充满情谊,才能激发一个人心中真正的斗志,才能不顾虑任何事情,不停的进攻进攻再进攻……

“父候,我好像明白了!”刑清随的目光突然看向镇国府的方向,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而在场的文武百官们心里此刻则是翻起了巨浪。

“方正直真的掌握了镇国府刑候的打法!”

“这真的是巧合吗?!”

“一个平民出生,没有上过一天道堂的人,在县试,府试,朝试中一次又一次拿下榜首,而且,还通晓神候府的不传秘术,以及镇国府刑候的战法……”

一个一个的问题在文武百官们的心里闪过。

如果说之前的方正直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平民,那么现在,文武百官们就不得不猜测着另外一种可能了。

八年前。神候府的那位千金在南山村亲自设下道堂,然后,方正直被赶出南山村,错失了进入道堂的资格。在北山村自学苦读,这是巧合吗?

八年后,方正直以一个从未进过道堂的平民学子身份,在县试,府试中出尽了风头。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

接下来,又机缘巧合的在神候府中与那位千金有了一个十年约定,并且,时间正好与天道圣言的预言在同一年?

这也是巧合吗?

就算这些事情全部是巧合,通晓神候府不传秘术,现在更是连从未见过面的刑远国的战法都会,这还是巧合?

也太特么的巧了吧?

是阴谋!

或者,这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刻意安排好的。

那么……

目的是什么?!

方正直在这一场布置了八年之久的局中,将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他又会如何掀起这一场朝局的变动。

文武百官们想不明白,因为,这个局太深了,深得让人心颤。

与文武百官们相比,圣上林慕白得知的信息便又多了一分,最少,他知道刑远国与方正直在沧海一界中发生的所有事情。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强行压下了方正直在北山村中杀戳军士的事情。

几百精锐军士,与镇国府的心相比,几乎是微不足微的事情。

不过。现在的圣上林慕白心里同样在思索着一个问题:“方正直,真的天才到仅凭一眼便看透了刑远国招式的地步?!如果真的是那样,这该天才到什么地步啊?这样的事情,恐怕连池孤烟也很难做到吧!可如果不是天才。那他又是如何学会刑远国的招式的?从不涉足朝政的刑远国,在回到炎京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为方正直求情!这里面……真的没有其它的事情吗?”

圣上林慕白不愿意去猜测镇国府在这件事情中的用意。

但是,作为高高在上的君王,他却必须要将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尽数抹杀在摇篮之中。

这便是君王之道。

“希望真的是一个巧合吧!”圣上林慕白的目光再次看了一眼方正直。随即重新坐回到了龙椅之上。

太子林天荣的目光并没有多在方正直的身上停留,而是放在了端****新觉的身上,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种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可能。

神候府的池候可是六弟的人!

虽然,池孤烟的立场一直保持着中立,可是,这其中终归还是有着父女之情,那么,池孤烟真的是像表面那样中立吗?

八年前,池孤烟在南山村设下道堂的事情,真的是巧合?而不是刻意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