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一举四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样的变故,无疑是震憾的。

原本,所有人都没有把方正直和池孤烟的决斗放在心上,毕竟,升龙榜五十三名与升龙榜第一名的差距实在太大。

可是……

升龙榜第十名就不一样了。

而且,据东林城中亲眼目睹两人一战的人描述,那一场战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几乎就是几个照面的功夫,宇文古便败了。

这就让那些实力比不过宇文古的人心里犹豫了起来。

一个锋芒毕露,实力却又相比弱小的人,自然踩的人滔滔不绝,可如果这个人的实力已经足够进入升龙榜前十。

那还有谁会去自讨苦吃?

没有人是傻子。

……

炎京城中,东宫太子府前,一辆辆马车停下,驰走,停下,驰走……

而在东宫太子府的殿内,一个个身着朝服的官员们都一边喝着茶等待着,一边议论着朝中大小政事,唯独没有一个人议论方正直。

不多时,一身便装华服的太子林天荣从殿门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身红色朝服的左相郁一平。

“大家都不讲什么礼仪了,就直接说一说对此次殿试的看法吧!”太子林天荣走进殿内后便直接靠坐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块暖玉。

而他的目光则是慢慢的扫视着下方的群臣,纤细的眉毛看起来有股子柔弱,但是,眸子里却隐隐闪动着淡淡的光芒。

左相郁一平走到殿前留下来的首位,缓缓坐下,闭口不言。

“回殿下,臣有一点小小的想法。”一名坐在末席大概二十八九岁,穿着一身四品朝服的青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然后,缓缓走到殿的中间。

“讲。”太子林天荣看了青年一眼,随口说道。

在大夏王朝之中。二十八九岁便能升任四品京官的人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平步青云之辈,但是,在东宫太子府中,四品京官只能位列末席。

因为。在他的上方,还有各种从三品,三品,从二品,二品。乃至一品……

所以,当青年站出来的时候,各个大臣也都是扫了一眼青年,眼中有些不屑,有些鄙夷,甚至有些摇头叹息。

“年轻人,还是锋芒太露啊!”

“算了,也要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嘛。”

一个个朝臣们低声叹息了几声,随即,也都神游四方。各自继续议论起朝政之事来。

“按照朝中惯例,殿试是由圣上亲自出题,亲自主笔,那么按照往届的殿试来看,圣上出的题目多偏于实战,所以,臣在想……何不借此机会来个一举四得之举。”

青年目光平静,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太子林天荣的态度和周围朝臣们的眼光,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慢慢说了出来,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

“噢?一举四得?细细讲来!”太子林天荣听到青年的话,神情也微微有了一丝意动,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也稍稍正了正。

而其它的朝臣们脸色则是更显鄙夷。年轻人有朝气是好事,可是一开口就是一举四得,是不是过了一些?

“是,这第一得,解的是圣上之忧,圣忧者。忧的是国,是民,是江山,是社稷,那么,殿试虽然很重要,但是与国与民与江山社稷来讲,便小的不值一提,自上次刑候从苍岭山归来,圣心最忧的,不外乎是边境之虑!”青年面色依旧如常,眼不斜,目不散,一句一句,娓娓道来。

“你叫什么名字?现任何职?”太子林天荣听到这里,终于有了一丝正视之色。

这句话问得并不礼貌,甚至可以说不该从堂堂东宫太子的口中问出来,毕竟,眼前的青年虽是末席,但也算是东宫太子府的谋臣。

连自己下面的谋臣名字都不知道,这显然算不得什么光荣的事情。

但太子林天荣就是直白的问了出来,而且,当太子林天荣的这句话问出来后,青年的脸上却是显得极为喜悦。

而听到太子林天荣的话后,不单是青年喜悦,原本那些还都是一脸鄙夷的朝臣们,一个个脸上就都多少有了一丝嫉妒之色。

臣有臣道,王有王道。

帝王心术。

知与不知,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以后是知还是不知,太子林天荣当着众多朝臣的面问过一次名字,那么,就代表着以后不会再问第二次。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青年的名字,便被太子林天荣记住了。

同样,也代表着青年的名字,被在座的众大臣们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