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排入前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算算日子离朝试的复试也就是殿试的预试就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从北山村出发到炎京城也差不多要有大半个月。

方正直没有再在北山村耽误,将一些事情都交待清楚后,又在张阳平和方厚德及秦雪莲等人的陪同下在祠堂行了磕拜礼。

一切办妥后,便独身一骑,朝着炎京城的方向赶去。

而就在他离开北山村的时候,大夏王朝内却在流传着一个震憾的消息,池孤烟并没有再回神候府而是径直回到天道阁。

并且,在天道阁前发下誓言。

将接受方正直的挑战,条件是方正直必须通过天道阁的弟子选拔,然后,她将当着天下人之面和方正直决一高下。

输者为奴为婢一个月。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像一阵龙卷风一样肆虐着整个大夏王朝的朝堂,军门,茶楼,小巷,甚至连五岁的孩童都唱起了童谣。

所有人都在想,方正直莫不是疯了?

居然还真的敢挑战池孤烟!

如果方正直是顺着八年前的约定,默默的等到两年后,再和池孤烟随便打一场,接着含羞落败,这也就算了。

可现在,方正直明显不是这样。

不单是发出一挑战,而且,竟然还主动将挑战的时间提前了两年的时间?!

一个人可以不自量力,但是,你不能无耻到用你的不自量力来污辱双龙榜首,天道圣言的承袭者啊。

这就好比一个受万人敬仰的无上神灵,突然被人蔑视,而且,还说这神灵不过就是混吃等死的混蛋王八,然后,又往神灵的身上泼了一盆脏水。

谁能忍得了?

别说是现在,就算是两年后,也没有一个人会觉得方正直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机会能赢得这场决斗。

“太狂妄了!”

“一个人总该有一点点自知之明吗?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人贵自知!”

“对,一个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搞不清楚的人。简直就是文人墨客中的败类!”

激烈的声讨声在大夏王朝的各府各县蔓延着,如同一堆干柴中落下一点星火,以燎原之势焚烧着所有人的内心。

事实上,一个挑战真心没有必要引起这么多人的怒火。

可如果被挑战的对象是池孤烟。而挑战人不过是一个乡村平民出生的小子,而且,还是才刚刚踏入天照境的家伙。

这个结果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感觉很奇妙。

就像一个人心目中最崇高的女神,却被人说成丑八怪一样,总要与其争辩几句。

特别是。这其中还带着平民试图挑战世家权威的反抗时,这种怒火与煽动性便又得到了很多有心之人的推波助澜。

为奴为婢!

堂堂双龙榜首,神候府千金,天之骄女,未来的兵马大元帅,大夏王朝世家公子心中的第一女神,岂能给一个如果无耻之人为婢?!

别说是一个月,就算是一天也不行!

不对!

是连想都不能想!

池孤烟圣洁,大方,高贵。她可以不计较方正直的挑衅,淡然接受其挑战,可我们无法接受。

群情激愤之时,便总有随波逐流之人。

比如平阳。

平阳本来并不知道池孤烟接受了方正直的挑战,还定下了这样的赌约,因为那天晚上她正好在里屋呼呼大睡。

但是,在知道这个赌约后,平阳就很“仁义”的落了方正直的石。

“那个无耻的家伙,欺人太甚,竟以地主之姿态。强行要求烟姐姐花一万五千两银子在他家住了一个晚上!”

平阳用一句话诠释了方正直内心里面的“黑暗”。

也很顺利的将方正直推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怪不得堂堂双龙榜首也忍不了,怪不得会接受这种差距几乎是天与地的挑战。

“方正直必须去天道阁前为他的行为忏悔!”

“要一直从天道阁的峰下,一直磕头跪拜到峰顶才能赎罪!”

“此等行径。无耻之极!”

一个个声浪在大夏王朝的各地翻滚。

大家都在声讨着方正直为博名声,用出无耻手段“逼迫”池孤烟与其一战。

平阳很满意这个效果,谁让方正直不肯告诉她是如何说服那五十名教习先生,谁让方正直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等到那家伙被骂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自己再很‘大方’的出手相救,哈哈哈……”

一想到方正直求自己向所有人解释时的表情。平阳在梦里都能笑醒,清彻的眼睛中流露着强烈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