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剑落马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紫痕便将整个剑尖完全布满。

诡异的一幕。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个声音已经急速的传了过来,紧接着,便有一个影子自天际由上而下落了下来。

一瞬间,原本插在地上的无痕剑也颤动了起来,就像受到了某种感应一样,发出清亮的剑吟之声。

唰的一下便朝着影子飞了过去。

“死!”一个低沉的声音自影子的口中发出,然后,空中便现出了一道银色的瀑布,几乎与天相接。

而在银色的瀑布中,还有着一道妖异的紫芒。

高山流水。

正处于震惊之中,刚将方厚德和秦雪莲捆好,正站在两人身边的副将一抬头,脸色也是变得无比的煞白。

他能感觉到那道妖异的紫芒有多么锋利,那种感觉就像要洞穿一切万物一样,让他的心里升起一阵颤粟。

下意识的,他想退……

可是,整个身体却像被某种东西给缠绕着一样,头顶上方有着一股恐怖的重力压得他动弹不得,就像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瀑布之下。

“啊!”副将的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呼喊声,紧接着,他便感觉额头上被什么东西给直接穿透了过去。

眼前的世界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隐隐约约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兽皮短衫的青年正朝着自己走来,青年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剑,一把剑尖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的剑。

“方……方正直?!”

方正直停了下来,停在了副将的身边,他没有回答副将临死前的话,只是,慢慢的蹲下身子,然后,双膝跪地,正对着方厚德和秦雪莲。

“爹。娘……儿对不起你们!”

……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北山村中,让这座处于山脚下的小村庄沾染了一丝金色,而在金色中,还夹杂着一抹鲜艳的红。

那是血。沾染在泥土中的血。

所有的村民们,还有张阳平及张力都呆呆的望着跪倒在地的方正直,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了。

从黑脸将军一道刀芒斩出。

再到一把剑挡下那道刀芒,紧接着。便是凭空现出一道瀑布,再一看,一名副将便已经倒在了地上,额头上还有着一道血痕。

“死了?!”

村民们,包括张阳平等人都是无法相信,他们与这名副将交过手,正是这名副将,一剑在地上斩出一道米深的口子。

有着这样实力的大人物就这样死了?

震惊,茫然……

而接下来,这两个情绪就变成了惊喜。再到紧张。

惊喜是因为方正直居然能够杀得了这么厉害的大人物,紧张则是方正直如此年轻便可以这么厉害,那将来不是更加厉害吗?

纯朴的思想。

而让这种纯朴思想升华的东西,就是真情!

“正直快走,他们已经设了埋伏!”

“外面还有好多军士,他们已经将整个北山村围起来了。”

“正直别管我们,我们这些人死了就死了,没关系!可他们人多,你打不过他们的,赶紧跑啊!”

一个个村民们在回过神来后。都是大声的叫喊了起来,在他们的心目中,方正直出现,远比不出现更加糟糕。

王安画的神情同样显得有些悲怜。

八年前。与方正直第一次在南山村见面时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那个时候的方正直不过还是个奶声奶气的小娃娃,但王安画却可以预见到方正直的将来定然不凡。

只是后来方正直被赶出南山村,他受于职责,只能尽忠于南山村的道堂授业,便也很少再见到方正直了。

不过。却也听过不少方正直在山上狩猎的消息。

那个时候的王安画心中的叹息的,叹息着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却整日混迹在山林之中,不知道苦读《道典》经义,实在可惜。

直到方正直在道典考试的县试中一鸣惊人,拿下怀安县试的双榜榜首。

紧接着,又是信河府的双榜榜首。

这让王安画的心里是又惊又羡,惊的是整日混迹山林的方正直居然能有这番造化,羡的是这小子的天赋到底有多高啊?

顺势而变,王安画与道堂迁到了北山村。

在与方正直八年重逢时,他才知道面前的青年已经是一只欲要震翅而飞的雄鹰,远不是他这种游荡的山雀可比。

于是,他也安下心来,传道授业,与北山村的村民们成为真正的一家人,整日里谈着北山村中这个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