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殿中殿门中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高手过招,瞬息万变。

方正直不知道刑远国和拜星算是什么程度的高手,但是只是几句话间,两人便已经碰撞了最少几十次。

而刑远国的战法更是让方正直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攻为守。

每一招都是攻招,每一招都是杀招,招招致命,步步紧逼,凌厉得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长剑一样。

最主要的是,这些招式完全连在了一起,第一式的落手式便是第二式的起手式,第二式的落手式又是第三式的起手式……

这样的招式一眼看过去似乎很简单,但是,真正懂的却明白,根本无法复制。

因为,初起刑远国对战时,似乎从第一招出手后便决定了后面所有的招,可是,在真正面临敌人时,第一招出什么,又有谁知道?

而且,战场中的变化无穷无尽,不同的对手,招式自然不同,想一如既往的将一连串招式使出来,并且一直压制你的对手,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所以……

刑远国用的便是一个“变”字。

将一式本来由上至下起手的招式,在实战中变成由下至上,甚至是由左至右,这是在无穷无尽的实战得到的变。

用一句古语来形容,便是海纳百川,将世间所有的招式变为自己的招式。

“你说我差了哪一点?!”平阳的声音中非常的不满。

“我们拿刑候来举例,按照你刚才说的,蒙面黑衣人得了刑候的力量,但是,他能得到刑候的经验吗?”方正直随手指了指那名身上闪烁着紫色光芒的蒙面黑衣人。

平阳不太明白方正直话里的意思,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向那名蒙面黑衣人的时候,却突然间明白了。

与刑远国相比,那名蒙面黑衣人力量虽然强悍,但是。每一招之间的连惯却和真正的刑远国比起来有着天差地别。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只是其中一点,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点!”方正直看着平阳张嘴,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听着就好。

平阳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小脸涨得有些通红,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顿时小嘴张了张。

“你说!”平阳恨恨道。

“刚才你说蒙面黑衣人是假,红羽卫和破山军是真,从这一点上便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只是,这个道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我估计讲了你也不懂,正所谓:丰歉不二,然后可立贫富之命,穷通不二,然后可立贵贱之命。夭寿不二,然后可立生死之命。”方正直说道。

“什么意思?”平阳望向方正直。

“意思是,庄稼丰收或欠收,贫贱和尊贵,长寿和短命都看做是一样的,都可以用同样的心态去面对。”方正直解释道。

“这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怎么可能用同样的心态去看待呢?贫贱就是贫贱,尊贵就是尊贵……难不成你还想与我父皇平起平坐?”平阳有些不理解。

“所以,我才说很难跟你解释,举个例子吧: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富贵、贫贱、长寿、短命之分,一般认为这是命里注定的。”

“这种看法不能说他完全错。因为一个人若是前世做好人好事,这一世可能是一个富贵、长寿的人;若是前世做坏事,这一世可能是贫贱、短命。”

“这是一般人的看法。可是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若一个人本来命里注定富贵、长寿,但他做了极大的恶事,等不到下一世去受报应,就在这一世变成了贫贱、短命的人。也有一种人,本来命里注定贫贱、短命。因为他做了极大的善事,不必等到下一世来享福,就在这一世变成了富贵、长寿的人了。”

“总结起来就是,命里早就注定,但是也不一定会被命运束缚,还要靠自己去创造。”

方正直说到这里,便不再多说,因为,以平阳的身份确实很难真正去理解什么叫平等,什么叫改变。

“我好像懂一点了……可是,这些道理和眼前有什么关系?”平阳望向方正直的眼神中有些复杂,她虽然不是完全明白方正直话里的意思,但是,她却隐隐觉得方正直说的好像有着大道理,只不过,她不懂这些东西和沧海一界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沧海一界取义于沧海化为一粟!”方正直一边说也一边将目光望向池孤烟。

池孤烟看着方正直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沧海一界确实有将沧海化为一粟的能力,方正直说的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