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祭坛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能说方正直的这个担心是多余的,毕竟,他在金銮殿上被封为执剑使的事情还只是在各大府城中传播。

就算能传到怀安县,也不可能传到驻扎在苍岭山的这批军队之中。

如果自己人在北山村,那么一切的事情自然有解决的方法,可若自己不在呢?单凭北山村的那些人,能承担得了军门的怒火吗?

方正直想到这里,心里也多少有些急切。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火光却突然明亮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再次被点亮,而且,还隐隐有着厮杀声传来……

“烟姐姐?”平阳将目光看向池孤烟,似乎在征求意见。

“前面能去吗?”池孤烟并没有马上回答平阳,而是将目光看向方正直,这里面的意思很明显,是在问方正直前面有没有危险。

“走左边。”方正直心里担心北山村,也正因为担心,他才需要尽快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

苍岭山下,一间由石头堆彻而成的小屋坐落在山林间,被一排苍天古木遮掩,显得有些僻静而孤寂。

石屋之中,一个漆黑的祭台正摆放在正中间。

祭台之上,淡淡的银色光华闪现。

那是一块银白色的方形宝石,通体晶莹,极为透彻,一个一个复杂无比的符号在方形宝石上若隐若现。

而在祭台的周围,九名穿着黑衣的男子正呈一个圆形跪立在地下,每一个男子的额头上都有一颗翠绿如宝石般的珠子。

这是魔眼,绿色的魔眼,代表着回光境实力的魔眼。

“开始了,我们走吧!”

一个声音在九名黑衣男子的身后响起,然后,一个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影便站了起来,一身的黑色斗蓬,头上还戴着一个斗笠。

如果炎京城门口幸存下来的军士们看到这个身影。一定能认出,在一场暴雨之中,正是这个身影,在炎京城的城门口毫无理由的杀了好几名守卫军士。

“好!”

另一个声音此刻也响了起来。

那是一名身上缠着绿色藤条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刚毅,浓密的胡子将脖子都遮挡了起来,浑身上下不着一片盔甲和衣布,只是由一根根藤条包裹。

看起来就如同原始社会的野人。

他的额头上没有魔眼,代表着他并不是魔族。而是人类。

只是,这样一个野蛮气息浓郁的人类,手里却拿着一只翠绿的长笛。

这本是文人才子们喜欢的东西,而像这样的野人,拿着一把开天爷,或者狼牙棒或许会更适合一些,可是,他就是拿着一只长笛,而且,一脸的小心翼翼。

罩在斗笠下的男子看了看身边的野蛮中年人。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长笛,然后,很快的移开了视线,随即,径直的朝着祭台走去。

片刻间消失无踪。

而野蛮中年人看到男子消失后,目光中却突然流露出一丝不忍,口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足足等了一刻钟后,他才踏入祭台……

……

苍岭山的雾越发的浓郁。

在方正直的带领下,一行三人在密林中穿梭。随着越来越接近火光,耳边的兽吼声也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三个人在穿梭了足足有一刻多钟后才慢慢摸到了火光的周围。

一眼看过去。方正直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变。

在火光的照耀下,他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来这是一个军营,与外面的军营相比,这个军营的建造显然更加牢固。

周围并不是用木栅隔开,而是用巨石高筑,垒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如同一个巨大的地堡一样。

可现在,这个巨大的地堡显然已经被破开。

而且还是从四面八方被破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都有一个巨大的口子,一具一具的尸体遍布在口子的周围。

前世通读古代历史,方正直当然知道真正的战场有多么的惨烈,可知道归知道,亲眼看到又中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是屠杀,完全辗压性的屠杀……

“是破山军,镇国府的破山军,还有……”平阳的声音响了起来,清彻的眼睛中透露着不敢置信,因为她很清楚破山军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那是镇国府的支柱,同样是大夏王朝的支柱。

每一个破山军都是从千万军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每一个都有着入道的实力,与神候府的红羽卫一样,并称为大夏王朝四大王牌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