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沧海一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正直同样在看着天空。

他觉得这道流光在爆开的时候,或许更像一朵灿烂的烟花,只是,却没有四散的花瓣,有的只是一种如水纹般的光幕。

那是如月光般明亮的银色光幕,从天际散开,朝着地面罩了下来。

只是眨眼间,便将整个苍岭山都笼罩在内,而其中,自然就包括了方正直和池孤烟还有平阳三个人。

紧接着,空间震动,地面龟裂,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在空中延伸开来,就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样。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方正直在圣天世界中遭遇过差不多的感受,那个时候,圣天世界崩塌,然后,自己进入到剑海之中。

而这一次……

崩塌的却是整个苍岭山。

“怎么回事?”方正直有些不明白。

圣天世界崩塌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是一方小世界,可是,苍岭山是现实的世界,如何会崩塌?

世界末日来临了吗?

一个一个问题在方正直的脑海中闪过。

而池孤烟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明亮的眼睛中闪动着璀璨的光芒,身上的气势再次变得凌厉。

可是,她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平阳与方正直在圣天世界中有过一样的经历,可是,眼前的一幕依旧让她惊讶莫名,很显然,她同样不太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

一声巨响。

空间中的黑色裂缝慢慢消失,又或者说在飞速的愈合,很快的,一切都恢复如初,天空上的星光和月亮依旧照耀着地面。

苍天古树林立,迷雾重重,就像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方正直的心里无比的疑惑,目光快速的看了看周围,树木,草地。天空,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代表着大难已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却始终觉得有些诡异。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会就这样没有了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未免太无趣了吧?

很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嘛……

“烟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平阳清彻的眼睛望向池孤烟。

“如果我猜的不错,我们应该是被困住了!”池孤烟看一看周围。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困难了?可是,我们也没有踩到什么陷阱啊,怎么会突然被困住了呢?”平阳有些想不通,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刚才的一幕和圣天世界中看到的一幕很象。

但这里是苍岭山,属于现实世界。

出现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方正直同样无法理解,所以,他便难得的没有打断池孤烟的话。静静的站在旁边当一个听客。

“如果整座苍岭山就是一个陷阱的话,那我们从踏入苍岭山开始,其实便已经相当于踩中了陷阱。”池孤烟抬头望了望已经恢复如初的天空。

“整座苍岭山?这怎么可能,苍岭山已经有了近万年的历史,从来没有听说过苍岭山就是陷阱啊,更何况,要将整座苍岭当布置成陷阱……”平阳依旧不敢相信。

“根本办不到对吧?”

“是的。”平阳点了点头。

“正常来说,确实没有人能办不到,苍岭山太大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有这样的人。拥有将整个苍岭山纳入到小世界中中的实力,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代表我们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池孤烟解释道。

“全新的世界……烟姐姐该不是想说有人将整个苍岭山给移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平阳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犹豫。

“嗯。”池孤烟点了点头。

“可烟姐姐刚不是说。没有人可以做到吗?”

“确实没有人可以做到,可是,有一样传说中的宝物可以做到。”

“什么宝物?”

“沧海一界!”

“沧海一界?!沧海一界是什么啊?”

“一样在几百年便被毁掉的东西,没想到现在居然重新出现。”

“被毁掉了?”

“是的,按理说应该不可能再存在,可是。除了沧海一界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将整个苍岭山变成一个巨大的陷阱。”

“这沧海一界到底有什么用啊?”平阳听到这里,似乎有些好奇。

“沧海一界是传说中的九神器之一,可这沧海一界又和其它的神器不一样,它不像其它神器那样可以瞬间在战场中改变战局,甚至于在战场上,沧海一界都无法起到太多的作用,而且,沧海一界的使用条件很苛刻,但它依旧被列为九神器之一,原因便是……它可以将沧海化为一粟!”

池孤烟说到这里也顿了顿。

“沧海一粟?”方正直当然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此成语出自于苏轼的《前赤壁赋》中,“寄蜉蝣于天地,渺苍海之一粟”,含义是大海里的一粒谷子,比喻非常渺小,微不足道。

可是,这和现在的形势有什么关系?

难道……

猛然间,方正直似乎想到了什么。

整个苍岭山当成陷阱,将沧海化为一粟。

“烟姐姐的意思是说,现在有人用沧海一界,将整个苍岭山化为一粟给纳进入去了?”平阳听到这里似乎也明白了过来,清彻的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恐怕还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的只是将苍岭山纳入到沧海一界中,这沧海一界也不可能被称为九神器之一。”

“那还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了,书上对于沧海一界的描述并不多,但是,有一句话却可以概况沧海一界的威力。”

“什么话?”

“进入沧海一界的人,有死无生!”池孤烟说到这里,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明亮的眸子中却隐隐透着一种复杂的神情。

那里面似乎有些失落,又有着伤感,但是,这些负面的情绪中又夹杂着坚持,还有一种隐隐的兴奋。

这让人有些不明白池孤烟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可方正直想的却是比较简单。

“完了,被困住了……要是不能在天亮前赶回北山村,那万一那些驻守在北山村的军士们调头回来……怎么办?”

这是方正直现在心里最关心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