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怒而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说打他个半……”军士一边说也一边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青年正站在自己的身边。

一身蓝色的长衫,脸上稍微还有些稚嫩,年纪最多不超过十五六岁。

北山村中他也待了有一个月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名青年,那么,这名青年便应该是村民们口的那个“正直”了。

但是,他为什么会突然到了自己的身边?

刚刚明明还看着在广场的边上啊。

从广场边到广场中间,距离最少也有近百米,最主要的是,广场上还摆满了桌子,站满了村民。

如何能在几句话的时间内……

军士刚准备开口喝斥,就感觉喉咙一紧,低头一看,便发现一只手掐在自己的喉咙上,紧接着,他的脚便离开地面。

这让他有些难受,呼吸都极为困难。

他想动,却根本无法动弹,就像有着一种力量在束缚着自己一样,手和脚,甚至连眼皮都无法动弹一下。

“住手!”领头的军士在这个时候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手,他的脸上有些红润,似乎是喝得有些多,但是,双目中却带着怒意。

一只手直接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只是,却没有拔剑出鞘。

原因是,方正直刚才的速度很快,快得连他都有些没有看清楚,只是看到一道蓝色的影子,这让他的心里无比的惊讶。

“正儿,不要啊!”秦雪莲看着站在她身边的方正直,显然被这一幕吓得不轻。

“啊,正儿……快,快放了他,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爹骨头硬,打一顿没事的!”方厚德同样在一旁喊道。

“正直!”张阳平这个时候也开口了,在喊完后。他又立即转向领头的军士:“王将军,这件事是误会,正直这孩子刚回村里,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我这有些银子,给军爷们再添点酒钱,还请王将军能放过厚德和正直……”

“阳平叔!”方正直打断了张阳平接下来的话,手中微微一紧。

双脚悬空的军士脸上顿时变得惨白,嘴唇地紫。眼珠子都有些凸了出来,里面充满了血丝,这是极度缺氧下的表现。

“小子,你敢与我军门作对?”领头军士看到军士几欲窒息的表情,握在腰间俩剑上的手也捏紧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白影从方正直的身后走出,快步来到方厚德与秦雪莲的身边,正是池孤烟。

“叔叔,婶婶,你们好!”池孤烟对着方厚德和秦雪莲微微施了一礼。就如同晚辈见到长辈般恭敬。

这在北山村中的人看来,似乎极为正常。

可若是被认识池孤烟人看到,绝对要惊得门牙都掉一地,因为,高傲如池孤烟,居然会对人行礼?

这可是连当今圣上林慕白都不曾有的待遇。

“啊?是古雁啊……你也来了?快让正儿把人放下来啊!”秦雪莲一眼看到出现在身边的池孤烟,惊讶之余又有些掩饰不住的尴尬。

远来是客,更何况还是秦雪莲喜欢的“客”,那么,让客人看到今日的场面。多少便使得秦雪莲有些无地自容。

“不要紧,这件事情就让他来处理好了,叔叔婶婶,我陪你们到一边坐吧。”池孤烟一边说也一边拉住秦雪莲的胳膊。朝着旁边走去。

秦雪莲有些不太明白池孤烟话里的意思,可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池孤烟的话透着信任,她并不想离开,但是脚步却不自觉的被池孤烟拉着走到了一边。

“你们到底是谁?!”领头军士第一次有一种被人无视的感觉,而且。还是被两个人同时无视。

“重要吗?”方正直反问。

“哼,如果本将猜得不错,你就是北山村那个通过道典考试府试的小子吧?没想到这么年轻,可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与军门做对,视同谋逆!若你现在把人放了,并且向我的军士们一个一个道歉,本将可以当成今日之事没有发生!”

领头军士目光中闪烁着冷光,他是知道北山村中有一个通过府试的青年,只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年轻。

这也让他的心里瞬间改变了主意。

如此年轻,便通过了府试,将来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为了一点小事而得罪这样一个人,是极为不明智的举动。

要是方正直没有回来,那么,他自然有一百种方法来处理这件事情,甚至可以威迫村里将些事隐瞒下来。

可现在方正直回来了,而且,从对方的语气中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那种目空一切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