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北山村一直都有一个传统,如果哪家办喜事,便会全村聚在广场上一起吃吃饭,唠唠磕,算得上是平静生活中的一点色彩。

所以,在听到广场上传来的喧哗声后,方正直的心里也一喜,看来又是村里哪家娶媳妇或者生娃儿了?

正所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方正直想到这里,心里也是多少有些欣喜。

“一回来就有肉吃啊,果然还是家里好!”

想到村里的酒菜,方正直还是多少有些怀念,立即带着池孤烟回到了家里,一看,家里大门紧闭,没有一点灯火。

对此方正直倒也不意外,村里有喜事,方厚德和秦雪莲这个时候在广场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门关了,怎么办?

翻墙吗?方正直当然不会那么粗俗,他选择掀开门边的一块土砖,正如他所料,一把钥匙正静静的摆在那里。

开了门,又将踏雪龙驹和赤焰雪霞栓好后,方正直便叫上池孤烟朝着广场上奔去。

池孤烟在北山村中住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村里的一些规距,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在方正直的身后。

还没到广场,方正直便远远看到广场正中间正架着几个火炉,火炉上还烤着肉,浓郁的肉香飘散在空中。

而在火炉的旁边还摆着几十张桌子。

喧哗的声音从中响起。

“这么多人?”方正直有些奇怪,北山村总共就只有百来户人家,加上一些孤寡之家,平日里就算是有喜事,最多也就只有十多桌。

可今日却似乎有些不同。

难道是和邻村结亲?来了送亲的队伍?只是为什么没有挂上红绸呢?

正疑惑间,方正直的目光突然就凝固了,因为,他发现在广场的周边摆放着众多明亮的兵器,而且,最中间的那些桌子周围坐的全是军士。

村民们则是围坐在军士们的外面。还有着妇女和小孩正在那些军士的身后站立着,侍候着倒酒。

“村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军士?!”方正直心里的疑惑越来越甚,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些军士们看起来太过于随意。

就像对这种场合很斯空见惯一样。显然已经在村子中待了一段时间。

难道是和苍岭山上的凶兽有关?

就算是捕捉凶兽,需要这么多的军士吗?而且,军士们捕捉凶兽不是应该在山里扎营吗?为什么要跑到村里来?

一个个问题在方正直的脑海中闪过,他有些想不太明白,于是便快步朝着广场中走了过去。

很快。便到达了广场之上。

村民们大多正忙着招待军士们吃肉喝酒,自然是没有太多人注意到方正直和池孤烟的到来,可是,池孤烟的白衣书生装扮实在是太显眼了,与北山村的氛围明显不太搭配。

所以,在两个人走到广场边上的时候,终于还是被人发现了。

“咦?怎么来了个书生……啊!这是……哎呀,是正直回来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带着震惊与喜悦。

这样的一个声音在这喧哗的广场上当然不算太大,但是。连带的效应却是十分的惊人,一个人注意到便有两个人,四个人,八个人……

“是正直!”

“正直怎么突然回来了?!”

“唉呀,正直回村了!”

一个个声音接连起伏,吸引着北山村村民们的目光,不到一会儿,所有的村民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个个惊喜的望着方正直。

“正儿,是正儿。真的是正儿回来了!”正在广场正中间一张桌子旁边拿着酒壶倒酒的秦雪莲这个时候也回过头来,看向方正直。

微微躬起的身体顿时就颤抖起来,绝美的脸庞上透着发自于内心的欣喜。

离家几个月的时间,秦雪莲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这一刻。只是,作为娘亲,她却无法将这种思念亲口告诉自己的儿子。

激动,惊喜,让秦雪莲兴奋的脸上都有些通红。

以至于手上的酒壶都忘记了。

“啪!”

酒壶掉落在桌子上,打翻了碗盘。四散的酒水直接溅在了正中间一张桌子上一名四十岁左右,袖子上系着一个“领”字袖章的军士脸上。

这让他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

“妈了个巴子,溅了老子一身,还不给老子擦干净!”领头的军士望着一身的油渍酒水显然极为不爽,

然而,秦雪莲此刻却根本没有听到领头军士的话,在她的眼中,儿子才是她的一切,现在看到方正直回来,她的世界又岂能容得下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