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封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封山!”

相同的声音,回荡在不同的村落之中。

北山村的广场上,村长张阳平领着村里一百多户村民站立在广场中间,而在广场的前面,还有着近百名穿着盔甲的军士。

方厚德和秦雪莲同样站立在人群之中,每一名村民的脸上都带着一丝迷茫和无助。

“军爷,山不能封啊,封了山,我们吃什么啊?”村长张阳平在听完领头军士的话后,走到领头军士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乞求。

“你是北山村的村长?”领头的军士看向张阳平。

“是啊,我是村长,军爷,您看我们这些山下的村民,就是靠着打猎为生,要是把山封了,不能进山打猎,村里一百多户人家可就没法活了啊。”

“听说你们村有个道堂?”领头的军士没有回答张阳平的话,而是反问道。

“是的是的,这个道堂是从南山村迁过来的,当年可是神候府的小姐亲自设下的,军爷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道堂的先生。”张阳平听到领头军士的话,心里升起一丝希望。

“嗯,现在怀安县城到这里的路已经封了,如果你们村里有什么困难,想要去县城采办的话,最好是绕一些山路,不过山上多有猛兽,还是需要多几个人结伴而行,拿着这块牌子,山上的军士们看到了自然会放行。”领头军士说完也从怀里摸出一个黑色的金属令牌交到张阳平的手中。

“军爷,那……山还封不?”张阳平小心的接过令牌,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待。

“封山是军令!”

“这……封山……可是……军,军爷,我们村有人参加了今年的道典考试,还通过了府试,而且……”

“本将知道,怀安县的李县台已经跟本将关照过了,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想去县城。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领头军士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断了张阳平的话。

“军爷……”

“好了,不用说了,本将这些天可是连赶了好几天的夜路。大家都有些累了,住的地方都挪出来没有?”

“已经都准备好了。”

“好,这些日子本将会和军士们驻防在此,虽然会有些叨扰,但本将亦给了你们一些方便。其它的几个村子可就没有你们北山村这种待遇了,所以,这酒菜什么的,你们还是要准备的好一些,知道了吗?”领头军士交待道。

“是,是,军爷请放心!”张阳平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最终还是咽了下去,为了村中一百多户人家的安生。他也只能如此。

毕竟,这是王朝的军令,谁也不敢违抗。

虽然他知道方正直已经通过了府试,正在炎京城参加朝试,可是,不管方正直的朝试过还是不过,他都不希望方正直因此而与军队结怨。

这也是他对方正直的维护,一个长辈最好的维护,所有的麻烦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只望后辈能有一个好前途。

“哼。不就是通过了府试吗?朝试的结果都还不知道呢,一个山村的平民,难道还敢与军令相抗不成?”领头军士看了一眼张阳平那一脸不甘的表情,口里发出一声冷哼。随即又开始招呼:“今晚大家好吃好喝,明日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这一次可是大事,谁出了乱子,立斩不铙!”

“是!”近百名军士立即齐声应道。

领头军士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有些破旧的北山村,眉头皱了皱:“那个李县台跟我说那小子叫方什么来着?催得太急竟然没听清楚,算了,反正这破山村里也出不了什么大人物,参加朝试?朝试可没有那么容易过的,更何况,老子现在领的是军令,别说是一个还在朝试的平民了,就算是信河府府台大人老家的山,也照封不误!”

张阳平望着离去的领头军士,眉头紧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了望天空,口里发出一声叹息。

方厚德看到张阳平那一脸落寞的表情,快步的走到他的身边。

“阳平兄,怎么样?”

“封山是军令,无法更改了,要不是李县台提前打了扫呼,估计我们连村子都出不去,更别说去县城采办了。”张阳平的语气有些无奈。

“既然是军令那也没有办法了,阳平兄不用太过于担心,肯定是山上出了什么凶兽,等过一阵子就好了,正直那孩子走的时候还留了些银票下来,我一会让雪莲拿出来,应该还能对付一阵子。”方厚德安慰道。

“唉……我现在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快点结束就好了。”张阳平再次叹了一口气。

……

炎京城通往怀安县的河道中。

一艘画舫正在河道中划出两道水纹,速度奇快,天空中,一只如鹰一样的大鸟从高空俯冲而下,落在了画舫前的一个横立的木杆上。

很快的,便有一名绿裙少女走了过来,从大鸟的爪子上取下一个竹筒,然后,又在其中倒出一封卷好的书信,拆开一看,绿裙少女便急急的走到舫舱的门口。

“少主,炎京城有消息传来!”

“说吧。”舫舱内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

“副都统在武试中身亡,是方正直杀的,而且……”

“继续说。”

“而且,方正直还得到了圣天战神蒙天的那把剑,另外,现在更是官封执剑使,是正四品的官职。”

“嗯,知道了,到怀安县还有多久?”

“最快也还要有十七天。”

“十五天之内赶到。”

“是!”

绿裙少女退下。

舫舱内,云轻舞一身素色白裙坐立于椅子上,脸上蒙着一块方巾,手里则是拿着一枝笔。

在她的面前,是一个紫红色的书案,书案上铺着一张巨大的白纸,白纸上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的圈点和线条,复杂无比。

云轻舞有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落笔,每落一笔都要仔细思索,看起来似乎极费心力。

这样一直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纸上亦只落下五笔。

抬头看了看舫舱外的天色,云轻舞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笔,目光中透着一抹淡淡的光华:“没想到我牺牲了一个副都统,亦没有阻止他进仕吗?官封正四品执剑使啊……按照大夏王朝的惯例,他要回乡省亲了吧?如果这就是天命,你又要如何破我这个死局呢?”

……

炎京城中,方正直正与燕修在客栈门口道别。

按照王朝的惯例,他封了官,领了印后,便需要先回村里去省亲,然后,在父母的陪同下礼叩苍天,这是礼节。

方正直不是太一个太重视礼节的人,可是,现在离武试的重考还有殿试的举行都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自己也快要过生日了。

十六岁,在这个时代可是成年了,要加礼冠。

那么,这个生日当然最好能在村里过,离家好几个月,要说完全没有思念之情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燕修接到了西凉那边传来的书信,要回一趟西凉,那么,他自己一个人在炎京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

干脆就回一趟村里,顺便再四处游玩一下,带着无痕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人生在世,总呆在一个城里……

多么的乏味。

世界那么大,总得出去看看!

“殿试再见的时候,我一定会打败你!”燕修望着方正直,手中的山河乾坤扇轻轻摇动,冷漠的脸上透着股子自信。

“呵呵……少吹了,我现在可是很强的!”方正直微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的不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