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此剑名曰无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古语有云: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方正直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之前,他站在一旁悠闲的看着别人拔剑,而现在,别人同样在看着他拔剑。

不同的是,换了一个人,相同的是,都拔不出来。

“快出来吧,乖啊!”方正直轻轻的摸了摸无痕剑的剑柄,然后,对着无痕剑嘀咕了一声,双手再次紧握无痕剑的剑柄,用力一拔。

再拔!

再拔……

……

满朝的文武百官们一个个瞪着眼睛望着方正直,他们都不知道方正直到底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因为,一直到现在剑都依然纹丝不动。

“这真的是在做样子?”一名大臣提出了疑惑。

“不会他也拔不出来吧?”另外一个大臣提出了心里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剑是方正直插在地上的,现在他拔不出来了?都已经认主了,怎么可能拔不出来?”

“难道他还敢抗旨不成?”

文武百官们议论纷纷,他们不相信方正直拔不出剑,可事实上,方正直现在确实没拔出来。

那么,便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方正直想抗旨,二是连方正直也拔不出剑。

抗旨?

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不说方正直的胆量如何,现在抗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啊……

“难道他也拔不出来?剑灵认的主人……不是他?!”

这个想法在文武百官们的脑海中响起后,满朝的文武百官们望着方正直的目光多少就又有了些变化。

正所谓,君无戏言,之前刑部尚书万冲借口拔剑,后来金将军自己站出来力助刑部尚书拔剑,这两次都并没有皇上的旨意。

可现在,圣上林慕白金口已开,明令方正直拔剑,若是拔不出来,这可就是一个天大罪名。抗旨不遵!

燕修和刑清随等人望着方正直吃力的表情,心里都开始有些急了,怎么拔这么久还没有拔出来?

有点不太正常啊。

端王林新觉和太子林天苛原本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的眼神,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若是方正直真的拔不出剑,那可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礼亲王的眼睛依旧浑浊,这与池孤烟那双明亮如星般的眼睛实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一个如同一尊石雕,另一个却是带着倾世的芳华。

所有人都望着方正直。

那么。池孤烟当然不可能不看,那双明亮的眼睛在这一刻闪动着光华,她能看得出来方正直很努力的拔剑,可事情的结果却她也没有预料到。

“有人做了手脚吗?”池孤烟一念至此,却又马上否定,因为,能够在朝堂之上当着圣上林慕白,还有礼亲王做下这等手脚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

他真拔不出来?

方正直确实拔不出来,他已经试过了很多次,可无痕剑却依旧一动不动。风轻轻的刮过他的脸颊,有些微微的凉意。

圣上林慕白在等了半柱香的功夫后,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可是,作为帝王,他当然不可能去催促方正直,所以,便只能将目光望了望左相郁一平。

左相郁一平瞬间领悟到圣上林慕白的心意,一步踏出:“方正直,礼亲王年事已高。可受不得风寒。”

“对啊,快快拔剑!”

“方正直,你难道还敢抗旨不遵吗?”

左相郁一平刚一开口,便又有几名大臣站了出来。

方正直的额头再次落下一滴冷汗。他也想马上拔出来啊,可特么剧情出问题了,完全失控了啊。

他有什么办法?

“乖,别闹了!快出来吧?”

“你出来,我带你去看风景啊?外面的世界很大的,天天待在这里多无聊。每天看着四面墙,很闷的。”

方正直望着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无痕剑继续说道。

满朝文武百官们听到方正直的话,脸色都变了变,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难道自己这些人不是天天待在这里吗?

这里可是金銮殿啊,多少人想待还没得待呢。

“我们可是经历过生死的,你看,我把你从圣天世界里带出来,你对我不离,我亦对你不弃,不离不弃,今生今世在一起,多好?”方正直没有理会文武百官们的目光。

而文武百官们听到这里,都是有些莫名其妙了,方正直是在对剑说话吗?剑就算有灵性,还能听得懂人话?

一个个文武百官都有些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方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