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轻轻一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而在窟窿的最中间,还插着一把剑。

那是一把看似极为普通的剑,剑柄上并没有任何的花纹,也没有华丽的雕刻,从剑柄往上,再到光洁的剑刃,由漆黑慢慢变得明亮。

一道隐隐的紫光自地底散发而出,那是极为妖异的紫,那同样是魔帝司空最后的一滴精血。

这样的一把剑确实当不得华丽二字,可是,满朝的文武百官却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这把剑是一把普通的剑。

因为,这是圣天战神蒙天的剑,这也是斩杀魔帝司空的剑。

金銮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剑上。

“这就是圣天战神蒙天的剑?!”

“剑芒内蕴,绝世好剑!”

“有此剑,定可重震我大夏王朝之威名啊!”

文武百官们一个个都在看着这把剑,他们的眼中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渴望,只是,却没有人敢有任何的举动。

因为,这把剑的份量太重了。

圣天战神蒙天,大夏王朝曾经的一代英雄,他是国之根本,人类之骄傲,那么,他的剑,便是这种根本和骄傲的传承。

端王林新觉和太子林天荣同样在看着这把剑,两人眼中都闪烁着光芒,端王林新觉的手都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了。

如果能拿到这把剑,那么,他在朝中的地位便将更加稳固。

这与剑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这把剑的意义,他是圣天战神蒙天的剑,代表的是圣天战神蒙天的意志。

当圣天战神蒙天的意志加在他的身上,三军之中,谁敢不服?!

太子林天荣同样激动的手心冒汗,他当然知道端王林新觉在想什么,想凭着圣天战神蒙天的威信震摄三军?

他如何能让端王林新觉的想法得逞,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拿到这把剑。这把代表着圣上战神蒙天意志的剑。

圣上林慕白的表情中有些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把剑虽然插在地上,却如同在他手中。

只要他想要,便可以随时取之。

燕修。平阳,刑清随和南宫木都曾见过这把剑。

所以,他们当然知道这把剑便是方正直在圣天世界中拿到的那把剑,只是,为什么方正直要将剑插在地上?

另外,刚才方正直的话……

又是什么意思?

“有主之物?!”

左相郁一平的神情与其它人相比,明显有些稍显阴沉,因为,他的目光虽然同样在看剑,可是。心里想的却和燕修等人一样,想的是方正直刚才脱口而出的话。

“有主之物,就算丢在地上,那也是别人拿不了也抢不走的!”

这句话自方正直的口中说出,意义何在?

难道……

左相郁一平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很强烈,但是,他却根本无法相信这种可能会真的存在。

方正直现在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只是,他紧张的并不是剑。而是金銮殿上,那个被剑戳的大窟窿。

完蛋了,好像丢得太重了……

这里是哪里?

金銮殿啊!

这下肯定要惨了,在金銮殿上。戳了这么大一个窟窿,不会要我赔钱吧?那要赔多少钱啊……

真不知道我如果说不是故意的,有没有人信?

方正直的目光很快扫过文武百官,又偷偷看了看端王林新觉,太子林天荣,还有圣上林慕白脸上的表情上。

最终松出一口气。

好像大家的注意力并不在窟窿。而是在剑上,那么,事情就好办了,直接把责任推给剑?总不可能把剑杀掉,或者找剑赔钱是不?

想到这里,方正直的胆子便又大了起来,静静的看着满朝的文武百官,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方正直,你刚才说有主之物,就算丢在地上,那也是别人拿不了也抢不走的,这句话是何意?”一名大臣得到左相郁一平的眼色后,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何意?你不会连这句话都听不懂吧?真不知道你的道典考试是怎么过的……”方正直望着站出来的大臣有些鄙夷。

“道典考试怎么过的?!”

文武百官们一个个望着方正直,在金銮殿上,对一个四品大臣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一种污辱。

而且,还是很直白的污辱……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学富五车的圣人捡到一本最粗浅的《道典三字经篇》,却被一个孩童一把抢过去,并且丢下一句话:“还给我,你又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