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金銮殿上戳个大窟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刑清随,南宫木和燕修三人是为方正直求剑而来。

可现在圣上林慕白虽然没有明说,只说这是朝臣们的决定,可是,聪明如他们,又岂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

违逆圣意,这是大不忠之举。

不过,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后,却都能感觉到对方眼中的坚定之意。

刑清随站立良久,脸色已经有些苍白,武试之中被剑穿胸而过,即使被抬到金銮殿前,亦牵动了伤势。

只是,作为冲锋沙场之人,作为镇国府的嫡系子弟,他只知道事情的正确与错识,当然不会因为有可能违逆圣意而有所退缩。

刑清随没有回答,只是踏前一步。

而燕修则已经在刑清随踏出一步之前便已经踏出,至于南宫木,则是几乎与刑清随同时踏出。

“皇上!”

三人刚刚开始,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方正直却已经快步拦到了三人的身前,转身对着三人露出一丝微笑。

方正直不知道刑清随和南宫木为什么会来,但既然来了,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他们与圣上在殿内有任何的冲撞。

从始至终,他都一直静静的听着,事实上,他还真不觉得朝臣们说的话中有什么意外,本来这一切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而预料之外的是,圣上林慕白居然有意让他留任炎京城。

还真打算封我个官当当啊?

若是普通平民,这个时候即使心里有些委屈,也差不多化解了,献一剑而得千金,又封赏京官,确实算得上是开了天大的圣恩。

可惜的是,方正直的志向一直都不在朝堂。

那么,这个京官对他来说,当然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甚至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刚准备发表一下看法的时候。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却是从门外窜了进来,然后,一溜烟儿的跑向了圣上林慕白的身边。

“父皇,你这次可是偏心了啊。居然约他们两个去御花园?那谁陪我聊天啊……”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能不受阻拦的冲进金銮殿,在整个大夏王朝中也没有几个人,那几个人,无一都是一方的霸主,甚至连圣上林慕白都必须要与其平起平坐的人。

可是。除了那些人之外,还有一个……

那就是平阳。

圣上最宠爱的公主平阳,她的特权就是能随时进宫面圣,无论何时何地都无人敢阻,即使文武百官,亦无一人敢对这个规距说一句话。

因为,她是大夏王朝的庇佑,她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恩宠。

“呵呵……平阳来了,那朕当然要先陪我的平阳了啊!”圣上林慕白微微一笑,望着面前穿着火红斗蓬的平阳。示意平阳坐到自己的身边。

“父皇最好了,说好的先陪我的啊?那我们就去逛御花园吧!”平阳拉住圣上林慕白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先等等,朕的早朝还没有结束呢,等朕处理完了政事后,便好好的陪平阳逛御花园。”圣上林慕白一脸的宠爱。

“不就是一把破剑吗?难道还能比得过父皇赐我的火麟枪?”

“平阳不可胡说,圣上战神蒙天是我们大夏王朝的英雄,他的佩剑,又岂能说成是破剑?”

“这样啊?那就是一把宝剑好了,可是这有什么好议的呢?剑在谁的手里。那就是谁的啊?你们说……是不是这样啊?”平阳一脸天真的望着圣上林慕白,然后,又转身望向满朝的文武百官,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这……”满朝的文武百官。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都看出来了,平阳也是为剑而来。

可是,平阳和燕修他们不一样。

燕修和刑清随他们,代表的是大夏王朝未来的一方势力。但是,平阳却是自成一方势力,一方在炎京城内无人敢惹的势力。

最少……

没有一个京官愿意与平阳正面发生冲突。

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家的后院不会突然失火,自己家的房子不会突然被陌生人给拆了,甚至于,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的朝服被人当街给扒了下来……

那是精神上的折磨,有的时候比死更难受。

圣上林慕白脸上的笑容依旧,他当然知道平阳进殿的目的,从平阳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只是,他却不会点破。

于是,他将目光看向了左相郁一平。

左相郁一平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或许也只有自己这个当朝首辅能站出来了,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平阳都不会卖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