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舍不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何谓老辣?何谓知圣意?左相郁一平用他的行动,告诉了满朝的文武百官,他才是最深知圣心的人。

圣上林慕白的表情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些释然。

他要的便是这个结果,方正直虽属一介平民,但是在朝试之中的表现,无论是文试还是武试,都证明了这确实是一个可造之材。

既然如此。

他当然不可能强夺。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圣上林慕白深知这个道理,可他需要这把剑,需要这把能重震大夏王朝雄风的剑,但是,他却又不愿意因此而让方正直寒心。

所以,他需要施天恩,而且,还是真正的天恩。

进献一把剑。

得到的是无上的赏赐,再加上进入朝堂的机会,对于一介平民来说,这便已经足够,当然了,他可以施下更厚的恩泽,可是,方正直毕竟还太年轻。

年轻便需要打磨,总不可能一步登天。

圣上林慕白欣赏方正直的才华,但是,方正直的出身毕竟是平民,他需要做到平衡,不可能让名门世家太过于心寒。

“乔尚书,现在还有何正职空缺?”圣上林慕白终于开口了。

听到圣上林慕白的话,文武百官们心里也是微微一惊,虽然圣上林慕白的话很简单,但是,正职二字却表明了圣心所向。

这是要直接扶正了啊?

十五岁便入朝为仕,而且,一出任就是正品官职,此等圣恩,历来亦是极少见的,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圣上林慕白对方正直的赏识。

文武百官心中微惊之时,却并没有人去想过方正直是否愿意交剑的问题,在他们看来,既然圣意要夺剑。那么,一介平民的意见,还能是意见吗?

吏部尚书‘乔德安’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轻轻摸了摸有些花白的胡须。神态平静,可心里却是飞快的思考着该如何作答。

他能明白圣意所向,可是圣上林慕白没有点明品级,这一点却是让他心里有些为难,报得太高。恐朝臣们不服,但报得太低,又怕圣意怪责。

“南郡,武安府中有一个汶天县,正好空缺一名县台……”吏部尚书乔德安试探着回答道,一名县台便是正七品官职,已经非常难得。

而且,主管一方县城,亦是极为重要的职位。

“方正直年纪尚幼,一方县台涉及万民生计。需要一些经验,又太过杂乱,况地势有些偏远,朕可舍不得啊。”圣上林慕白听到吏部尚书乔德安的话后,轻轻摇头。

满朝文武听到这里,心里都是再次一惊,舍不得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已经很清楚了,难道是要留任炎京城?

那可就是真正的京官了。

京官中的正品官职,再小的怕也差不多要上到五品了。

正五品?!

一个十五岁刚刚通过朝试的平民,便被任命为正五品官职。此等天恩,怕是历史上亦没有几个人可以望其项背了。

吏部尚书乔德安这个时候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圣上林慕白居然如此看重方正直。

圣意都这么明显了,他当然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刚准备开口。

门外却响起一个声音。

“启奏皇上。殿外镇国府刑清随,燕氏子弟燕修,南宫世家南宫木,请求面圣!”

“清随?他不是重伤在身吗?怎么会跑来见朕?还有燕修和南宫木……南宫木好像也受了伤啊?快宣他们进来!”圣上林慕白听到门外的声音,点了点头。

文武百官听到门外的声音,脸上也都是有些疑惑。燕修来求见圣上,倒是并不出乎他们的意料。

只是,刑清随和南宫木来面圣有何用意?

这两个人在武试中都是有伤在身,不在府里好好养伤,怎么还跑到皇宫里面来了?

难道是镇国府出事了?或者是南宫世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应该啊……

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派人来禀报即可。

方正直静静的站在殿内,他同样有些疑惑,他来见圣的事情并没有告诉燕修,而且,与刑清随和南宫木更是在武试之中才见过一面,说刑清随和南宫木会因为他的事情来特意面圣?

这一点,他倒真的没有想过。

很快的,刑清随和燕修还有南宫木三个人便走了进来,而刑清随更是被四名府卫用担架抬着,身上虽然穿着一件黑色的官服,可是胸前却依旧有些血迹渗出。

“臣刑清随叩见皇上。”一入金殿,刑清随便从担架上爬了起来,颤颤微微的叩拜在地,嘴唇紧咬,显然极为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