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背后刺入的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空气都显得有些紧张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人去注意一个弱不禁风的中年男子,衣服上为什么会这么干净这种问题。

因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平阳和刑清随的身上。

平阳的攻势就像狂暴的风雨……

不过,再狂暴的风雨也终有雨过天晴的时候。

毕竟,平阳只有聚星境的实力,那么,火麟枪在她的手里就不可能耍得太久。

“轰!”

两道激烈碰撞的身影猛的分开。

而退的人是平阳。

她并不想退,但是刑清随的流星黑剑刺在了她的手臂上。

所以她退了。

不过,她却并没有受伤,因为,她的身上还装着赤焰百花甲。

在流星黑剑刺在她手臂上的盔甲上时,一道红光化解了那一剑的威势,但是,她还是被震退了。

沉重的喘气声响起,平阳的额头上浸出了如雨的汗水,抓住火麟枪的手臂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刑清随的喘气声同样很重,而且很急,脸上的汗水似乎比平阳还要更加多一些,不过,他握剑的手始终像山一般稳。

“好厉害!”

“镇国府果然不愧为十三府之首,没想到面对火麟枪,刑清随也依旧不闪不避,实在令人佩服。”

一个个考生们低声的议论着,目光都集中在了刑清随的身上,竟然都有些忘记了岩石上被封印的剑。

“你……输了!”刑清随望向平阳,语气中有些喘息。

平阳没有说话,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连握枪都有些困难,更别提再次举枪,只是,她很难相信刑清随现在还能够举剑。

不过,这个念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便消散了。

因为,刑清随举起了剑。

流星黑剑直指平阳,那把比别的剑要更重的剑在他的手里没有一丝抖动。

平阳的嘴唇紧咬。沉默良久,然后走到方正直的身边:“我……输了,所以……要出局了,不过。我很奇怪你在石……石屋里面看到了什么?”

“幻觉!”方正直看着面前气喘嘘嘘的平阳,实在形容不出来石屋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便用了最简单的话来描述。

“幻觉?看来考的是心……心性!等一下,你的幻觉里……不……不会有女人吧?”平阳突然想到一些考核心性的幻觉测试。

里面都会有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方正直不太明白平阳为什么会这样问,本来他是不屑于回答的。不过,想到平阳对双生碑生的了解,难道是找到了什么关于石屋的线索?

于是,他便略微的回想了一下,好像幻觉里面自己出门后还真看到了平阳。

“嗯,我看到了你。”

“看到了我?!你……无耻之极!”平阳原本就有些红润的小脸,顿时就红得像个苹果一样。

因为,她的脑海中莫名的便想到了在平阳府内被方正直看光的那一幕,她实在不明白,方正直为什么能将这么无耻的事情。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方正直虽然不反对别人说自己无耻,可现在明显有些冤,明明就是你自己问我看没看到女人,我如实的回答了,结果却被骂无耻?

还能愉快的当个好人吗?

“你个鳖孙!”方正直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顺道还带上了一口地道的北山村的腔调。

“啊……你个土鳖,你居然敢骂我?!”平阳虽然没太听懂方正直话里那两个字的具体意思,可她却知道,那两个字组合在一起,绝对不是夸人。

“骂你怎么了?你又想要和我拼命吗?现在……还能有力气动?”方正直一脸鄙夷的看向平阳有些微微颤抖的手臂。

“你。你……”

“为什么你还不出局?”方正直并不理会愤怒的平阳,而是抬头望了望天空。

他的心里一直都觉得有些奇怪。

刚才在看到那个从岩石上掉下来的考生时,他就在猜测着一件事情。

以那名考生的伤势,很明显已经失去了继续参加武试的能力。那么,应该马上出局接受治疗才对。

可是直到现在……

那名考生还躺在地上,身下都快成了一片小血泊。

而现在,平阳都已经认输了。

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和自己说这么多?

方正直的问题显然让平阳更加不爽,刚准备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刺上一枪的时候,她却突然愣住了。

因为。她突然觉得方正直问的这个问题有点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