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弱不经风的男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正直没有再说话,他的目光看向刑清随。

事实上,他与刑清随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就连刑清随这个名字,他都是从燕修的口中得知,无论是在文试中,还是在武试中,两人都没有真正的碰过面。

不过,从刑清随身上不断上升的战意,他却能隐隐猜没到眼前这个被燕修形容成,对战斗有着疯子一样渴望的镇国府子弟的战斗方式。

或许……

这也是镇国府子弟们的战斗方式。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在战斗中感悟万物之道,甚至于让身体适应战场中的那种热血。

“轰!”

刑清随的流星黑剑与平阳的火麟枪再次碰撞在一起。

这已经是两人的第五次对攻。

无数像刀一样的气刃在两人周围飞舞着,使得两人周围几乎被肆虐成一片碎石废虚,到处都是断开的剑和碎裂的石块。

但是,这一次。

刑清随只退了不到三米。

退避在一边的考生们看到这样激烈的对战,都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刑清随与平阳的一战,居然会打成这样?

硬碰硬?!

平阳手中的火麟枪光彩依旧,一道道火焰在升腾。

不过,方正直却注意到平阳的胸口起伏的明显比之前要快了很多,樱桃小嘴中微微的喘着气。

火麟枪确实是大夏王朝十大至宝之一。

可是,如果使用的人实力还不能完全驾驭这把火麟枪,那么,负担也同样极重。

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就像没有完全无负作用的药一样。

平阳的实力终究只达到了聚星境巅峰,一次一次的使用火麟枪后,她小世界中的气息已经所剩不多。

这对她并不是太有利。

可刑清随用的方式是硬碰硬,不躲不避的与她交锋,这样的方式绝对是对平阳最有利的方式。

那么,她自然不会再去考虑和刑清随游斗。

所以……

她只能继续战下去。

刑清随的喘气声明显比平阳要重的多。他的胸口像风车一样的起伏着,全身的汗水都已经湿透,后背上的衣服都完全贴在了身上。

但是,他手的剑却一直很稳。

不管他的脚在地上踩出多么深的脚印。不管他有多么的疲累,他握剑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哪怕一丝的抖动。

“战!”刑清随再次向前。

平阳的火麟枪也再次刺出。

铺天盖地的火焰中,刑清随用战意化为的领域依旧轻易的切开火焰,然后。流星黑剑在金光近身的一瞬间再次从上至下斩出。

“轰!”

没有任何意外的,流星黑剑与金光撞在了一起。

这似乎是大家都能预测到的。

而不能预测的是,这一次刑清随并没有马上被震退,他手中的流星黑剑在斩下之后,居然连着这一斩完成了一个上挑的动作。

“轰!”

金光一颤,气刃爆射而出。

两道人影瞬间飞开。

距离达到四米。

比刚才那一击还要拉得更远一些。

然后,所有人的眼睛在这一刻都瞪圆了,一个个完全不敢相信,因为,这四米之中。有一米是平阳退的。

从两人战斗开始到现在,平阳第一次被震退。

而刑清随则是与第五次一样,退的同样是三米。

“硬碰硬的情况下,居然将拥有火麟枪的平阳给震退?!”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个个考生们都是不愿意相信。

平阳同样无法相信,她的手握着火麟枪,清彻的眼睛中第一次闪过惊讶的表情。

因为,就在刚才。

她原本以为会像前五次一样的局势。

却在刑清随手中流星黑剑的一挑中被完全改变了。

她根本没有想过刑清随还会有余力完成那一上挑的一剑,因为,他应该要被自己震退。

这是平阳的想法,同样是周围考生们的想法。

但这并不是方正直和燕修的想法。

“你怎么看?”方正直问道。

“很难。”燕修微微摇头。

方正直问的很笼统。燕修回答的则很模糊。

不过,两人却都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方正直与燕修在一旁讨论着,而平阳却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怒了,如果拥有火麟枪还不能战败刑清随。那她还如何能拿下武试的榜首,战败方正直?

所以,平阳在这一刻变得多少有些疯狂。

她扑了上去。

像一只被怒火点燃的火焰精灵一般。

刑清随自然不会退,他的目光中闪烁着野兽般的光芒,他手中的剑捏得很紧,就像那是他的生命一样。

“轰轰轰……”

一连串的撞击响了起来。

平阳手中的火麟枪一枪又一枪不停的刺出。

一道一道的火焰在空中翻涌着。金色的光芒就像索命的幽魂一样在刑清随的身体周围不断的闪烁着。

然而,每当那点金光临近他的身体周围时,他的剑却早已经等候在了金光的前面。

平阳的脚步一点一点的前进。

她走的极为艰难,因为,她每次将刑清随轰退后,刑清随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再次扑上来,这让她无法狠狠有压制。

刑清随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在平静之中还带着一种至死不屈的信念。

尽管他身上的黑色劲装已经有些地方被气刃卷得破烂,尽管他脸上的汗水已经如雨般落下,但是,他却丝毫不在乎。

一次又一次,他拼命的用他手中的剑与平阳的火麟枪碰撞在一起。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闪躲过一次。

两人之间的战斗似乎成了焦灼状态,这种惨烈程度甚至让周围站立在岩石上的考生们都停下了争夺的动作。

所有人都看向两个拼命碰撞在一起的身影。

他们都想知道这场白热化的战斗,最后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

只是少数人知道。

这场看似正进行的无比激烈的战斗,事实上已经到了尾声。

这少数人中有方正直,有燕修,有南宫木,还有一个一直站在两人战局最近地方的中年男子。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极为普通的衣服,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在他的脖子上,还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痕。

只是,很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很干净。

那是一件与方正直身上的蓝色长衫一样干净的衣服,就像从来没有过战斗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