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战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平阳的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她没有向方正直和燕修求援,而是直接动了,以聚星境的实力,向着天照境中期的刑清随率先发起了攻击。

这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太过于冲动。

但是平阳却没有任何犹豫的作出了这个决定,那双清沏如水的眼睛中有着骄傲,那是大夏王朝公主的骄傲。

除了骄傲之外,其中还带着一抹倔强。

这,便是平阳。

通红的火麟枪上红光大放,漫天火焰在一瞬间升腾而起,如海浪般朝着刑清随压了过去,一点金光在红色的海浪中若隐若现。

就像暴风雨中的一盏灯火般。

“吼!”如同凶兽般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大夏王朝十大至宝之一,并被称为攻击力最强至宝,刺破万物,焚尽天空的火麟枪,谁人敢挡?

站在刑清随不远处的考生们下意识的便往一边退了开去。

因为,在火麟枪的威势下,他们都不想站得太近,天知道会不会出现误伤这种事情?

而且……

最主要的是,他们相信,即使是刑清随,想要对付手持火麟枪的平阳,也只能采用游斗。

只要能暂避火麟枪的锋芒。

那么,这场争斗的最终胜者,便一定会属于刑清随。

但是,出于他们意料的是,刑清随却并没有避,不单没有避,他还在进,以极快的速度迎着面前的火海冲了过去。

“疯了吗?!”

这是周围所有目睹这一幕考生们心中的想法。

燕修的平静的神情在这一刻变了,事实上,在刑清随拦在平阳面前时,他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是,当刑清随不退反进之时,他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凝重,极为的凝重。

方正直的眼中其中则闪过一丝好奇。火麟枪的威力他是亲自试过的,他不知道刑清随为什么非要拦平阳。

但可以肯定的是,刑清随肯定不会自寻死路。

那么,便是死里求生吗?

刑清随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停下来解释。他的速度很快,甚至比平阳火麟枪刺出的速度更快。

不过,他手中的流星黑剑却并没有刺出,而是一直拖在身后。

对于扑天盖地的火焰,很多人的想法是用水或者是更为难以融化的冰。然而,刑清随的身上却并没有这两样中的任何一样。

但是……

他却破开了那片火红色的海浪。

在他的身体周围,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像剑一样将那片火红色的海浪从中间切开,使得他在海浪中如入无人之境。

方正直曾经听过一句名言。

那就是,你能一剑破开海浪吗?

他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做到,但是,刑清随做到了,而且,他的剑到现在为止还一直拖在身后。

“是战意!剑一样的战意!”

“果然不愧为刑国府嫡子,这么年轻。居然已经领悟到了万物之道的战意!看来,之前的几场战斗中,他还隐藏了。”

“也许是之前没有人将他的实力逼出来吧?”

看着这一幕的考生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发出一声声惊呼。

“战意?”方正直大概有些明白了。

就像上次自己与燕修在府试中时,燕修所展示的修罗道一样,这战意应该与修罗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修罗道尊的是杀,等于为招式增添了威力。

而这战意却是一股气,一股由内而发。勇往无前的气势。

这股气起于战场的血与火,源的却是内心中的勇,刑清随将这股战意化为自己的领域,而且。形如利剑,那么,滔天的火焰自然是可以破开。

就像一名在万军之中肆意驰骋的将军一样。

刑清随在进,平阳同样在进。

那么,两个的距离自然就会很近。

近到火麟枪的枪尖就几乎抵在刑清随的额头上。

枪尖上还有一点金光,那才是火麟枪号称刺破一切万物的地方。

刑清随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一点金光。他的脸上毫无畏俱,而他的剑在这一刻也终于动了,在金光距离他额头不足一寸之时,他终于出剑。

很普通的一次斩击,从上到下,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

与金光迎在了一起。

“轰!”

一股像刀锋一样的气劲在金光与流星黑剑碰撞的中心发出,化为一道道气刃朝着周围扩散。

“砰砰砰……”

一道道气刃撞在插在地上岩石中的剑身上,发出一声声如同金铁交鸣般的声音。

“咔嚓!”数把剑折断!

有合则会有分。

金光与流星黑剑分开了。

退的人自然是刑清随,因为,他面对的是大夏王朝十大至宝之中,攻击力最强的火麟枪。

那么,即使他有着天照境中期的实力。

依然还是被击退。

平阳没有退,所以,她便欺身而上,手中的火麟枪再次朝着已经退出五米开外的刑清随刺了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所有人都知道,可刑清随似乎不知道。

当平阳欺身而上的时候,刑清随再次朝着平阳冲了过来,动作几乎和刚才一模一样,手中的剑依旧一直拖在身后。

“轰!”

流星黑剑再次与火麟枪的金光撞在了一起。

结果不言而喻。

退的还是刑清随。

不过,与刚才相比,他退的明显不足五米。

观望的考生们轻轻摇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激烈对战中的这么一点细节,那么,他们自然便不明白刑清随为何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战斗?

这是很傻的方法,而且,甚至比平阳不求外援来得更傻一些。

燕修没有摇头。

因为,他发现了这个细节。

又或者说,当刑清随第二次以同样的方式冲上去时,他就一直在注意着刑清随后退的距离。

方正直没有燕修那样去观察刑清随退后的距离。

他看的是刑清随脸上的表情。

在刑清随的脸上,他看到的是一股毫无畏俱,一往无前的气势,而且,这股气势似乎还越来越盛。

如果,刑清随的依仗是战意。

那么……

这样的气势,便也代表刑清随的战意越来越强。

方正直将目光望向燕修,然后,他发现原本一脸冷漠的燕修此刻的脸色看起来居然有些凝重。

“发现了?”方正直轻声问道。

“嗯。”燕修点头。

“他就是你跟我提过的刑清随?”

“嗯,镇国府刑清随!”

“如果你对上,有几分把握?”

“没有把握,每一个与镇国府对上的人,都不会心存把握。”

“有什么典故吗?”方正直猜测道。

“镇国府,十三府之首,但是,却是十三府之中唯一的一个没有任何底蕴的家族,圣祖先帝开创大夏王朝之前,镇国府不过是一个在外游牧的微小家族,可等到大夏王朝建国后,这个家族却成为了十三府,而且,还是十三府之首。”

“是有什么际遇吗?”方正直听到这里,心里对这个镇国府也越发的有些好奇。

“不是,镇国府的成长没有际遇,他们靠的是战,他们的成长便是在一场又一场中战争之中感悟,没有天才,他们有的只是对战斗的渴望,像疯子一样的渴望,甚至一直到现在,镇国府还保持着这种传统,每一个镇国府的子弟在六岁时便会被拉到边关战场中磨励,从最低级的马夫开始做起,然后,再到战场中冲锋的军士。”

“就像现在这样?”方正直望向正与平阳对恃的刑清随。

“嗯,越是激烈的对战,越能激发出镇国府子弟的战意,刑清随现在应该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用平阳的火麟枪磨炼他的战意!”

(两百章了,正好今天是我生日,明天丈母娘六十大寿,保证不断更吧,上次说白天更一章,本来想抽时间补上,只能等下周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