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似断非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御书院内,画面中已经再没有方正直的身影,有的只是另外一副景象,在这副景象中有很多的考生。

而端王林新觉和韩长风的目光则都是落在画面中一身黑色劲装的刑清随身上。

此刻的刑清随刚好解决掉一个对手,打开了进入到第三轮的大门。

“不错,干净利落!”端王林新觉在一旁赞道。

“嗯,刑清随这些年跟随刑候在战场中磨炼,看来多少已经得了一些刑候的战意精髓,天照境的对手在他的手里都撑不了一刻钟,这几年的时间刑清随确实没有荒废,世家之弟中有这般血性的倒是很少了。”韩长风同样点了点头。

刚才刑清随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让他有些惊讶。

“这次朝试确实很精彩,韩大人不如分析一下此次武试的榜首最终会落在刑清随的头上,还是南宫木的头上?”端王林新觉一边说的时候也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个同样进入第三轮的南宫木身上。

“端王殿下这可是让下官为难了,恕下官眼拙,现在暂时还看不出来,南宫木这两轮的对手都太弱了……似乎有意在隐藏实力。”韩长风摇了摇头。

“嗯,这个南宫木……”端王林新觉说到这里,便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陷入了沉思。

而在两人旁边的九皇子林云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韩长风没有再与端王林新觉交谈,而是望了望时辰,然后,他的眼光无意间落在了九皇子林云的脸上。

“呵呵……九皇子在想什么?”韩长风的语气还是显得很客气。

“嗯,我在想方正直能不能过得了断桥。”九皇子林云听到韩长风的话,想了想,还是回答道。

“九皇子想多了,圣天世界乃是圣天战神蒙天所创,这里面布置的关隘自然是有着蒙天的意志在其中,天照境想强行破除根本不太可能。”韩长风听到九皇子的话。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光芒,不过,还是在一旁解释道。

“那这关隘就没有办法破吗?”九皇子林云有些疑惑。

“不是不能破,而是要找对方法破。可这么多年来过断桥的人都没有找到其中的方法,大多都是强行冲破其中的禁制而过,但是,据我所知,还从来没有一个天照境的人冲破过这座断桥的禁制。”韩长风笑着点头。

“原来是这样。那……估计他也破不了了。”九皇子似乎有些失望。

“不是估计,是肯定破不了!”端王林新觉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了,然后,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眼神中似乎有些叹息。

“九弟啊,不是为兄说你什么,你身上也流着我们林氏皇族一脉的血,有的时候做事情也要上点心,你这次与为兄一起监督此次朝试,虽然有韩大人在主笔,但是。你也该去查阅一下圣天世界的知识吧?你刚才的问题,幸好没让外人听到,一个天照境的人又怎么可能破得了断桥的禁制呢?此举不过是坐井观天之辈的狂妄自大而已。”

“皇兄教训的是!”九皇子林云听到端王林新觉的话后,也是点了点头,只是目光之中却依旧在思索着。

不过,因为眼前的画面已经放在了圣天世界第二轮上,所以,他并不知道第一轮中现在的情景是如何。

……

圣天世界中。

平阳听着一个个响起的声音已经急得有些跺脚了。

“刑清随都进到第三轮了,南宫木也进了第三轮,本公主还在第一轮待着呢!”平阳的小嘴高高的嘟起。显得极为不爽。

而站在她旁边的燕修则依旧一脸的冷漠,就像根本没有听到天空中响起的声音一般。

至于,两人不远处的三个可怜孩子,则是越发的焦燥。因为,方正直拖的时间越久,代表他们被推下去的希望也越大。

与五人相比,方正直的表情看起来却是很轻松。

并没有太过于严肃和认真,反倒是一脸的悠闲自得模样,时不时的望望脚下的石桥。时不时的又抬头望望对面浓浓的白雾。

如果说他现在是在想着过桥,不如说他现在是在欣赏这座断桥更加合适。

从踏上断桥开始,他便一直在欣赏。

断桥前石碑上的“断桥”二字,他就欣赏了差不多一刻钟,然后,再到断桥上的每一块石头,甚至连断桥的每一个断裂的缺口,他都仔细的欣赏了一遍。

不得不说,这座断桥的着一种沧桑的古典之意,要是在前世,绝对能称得上一座奇特的景象,引游人驻足观赏。

只是,这样一座桥立在圣天世界中,又作为通过的条件,到底有什么特别呢?

从感觉上来判断。

方正直可以肯定,圣天世界与上次在信河府府试中遇到的小世界不相同。

那里的关隘几乎都有阵法有关系,可是,眼前的断桥却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一座很美的桥,除了美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存在。

站在断桥上,没有一点外界的压力,也没有什么高空落石,脚踩针毡的刺激,反正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普通的断桥。

可是,这里是圣天世界。

是圣天战神蒙天创造的世界。

这座桥自然就不可能真的普通。

方正直原本以为桥上应该会有一些禁制,最少也要有些提示,比如字啊,纹路啊什么的,可是在观赏了近半个时辰后。

他发现……

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设计,也实在是让人有些醉了。

不过,方正直倒也并不是太在意,他想过桥,但是,却并不会死钻牛角尖,在心境上他还是很平和的。

毕竟,如果真的过不去,其实也很简单。

直接丢一个人下去就可以了。

既然有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等着自己去做,方正直自然就不可能太过于执着和苦恼的非要去过桥。

能过是福。

不能过亦没有损失。

方正直一向很随性,于是,在眼前的风景看得差不多时,他便又向前走了一步,想看看桥下有没有什么浮影洞天之类的。

不过,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在他的脚下并没有什么浮在半空中的山啊,石头之类的,只有一片深遂而黑暗的山崖。

看不到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底。

“虽然桥下没有什么太亮眼的风光,可是桥上望去,还是有一种仙境般的感觉啊。”

“桥断……”

方正直望着对面若隐若现的白雾,慢慢的闭上眼睛,享受着微风的吹袭,然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前世中的画面。

在那里,同样有一座断桥。

每当降下大雪之时,站在山上总能望见桥面覆盖的积雪,与周围的雪白的环境融合在一起,桥身似隐似现,而涵洞中的白雪奕奕生光与桥面形成反差,看起来就有一种似断非断的感觉。

“楼台耸碧岑,一径入湖心,”

“不雨山长润,无云水自阴。”

“断桥荒藓涩,空院落花深,”

“犹忆西窗月,钟声在北林。”

“断桥残雪,西湖十景之一啊,来这个世界也有这么多年了,不知道我如果现在突然又回到以前的世界?一拳把爆一辆豪车的壮景,会不会很爽?”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方正直突然就微微愣了一下。

“等一下!”

如果将眼前的白雾想象成白雪的话,感觉上似乎与西湖上的断桥残雪很搭啊,两座断桥都很古老,而且,都有着能影响视线的东西存在。

西湖的断桥是因为覆盖白雪而让视线产生错觉。

眼前的断桥却是因为前面的浓雾覆盖,看不到对面而产生这种仙境般的错觉。

若隐若现。

似断非断!

断桥!

“我好像有点明白……不会吧?!难道这座断桥是……”方正直的目光一瞬间便亮了起来,就像一道曙光从天空中降临下来一般。

(不到三千字,写了三个小时,唉……苦啊!能求点订阅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