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高山流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端王林新觉和韩长风自然不可能会想到这一点,九皇子林云同样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甚至连方正直自己也不知道。

从来没有人有着与他同样的经历,那么,记载之中自然就无迹可查。

但有一点他知道。

圣天世界中,方正直看着苏东林那一脸惊讶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领域似乎和苏东林的领域战成了平手。

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的惊喜。

而更惊喜的是,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些许余力。

于是,他开始继续向着苏东林施压,一点一点,将自己的领域朝着苏东林的方向渗透,慢慢进行压制。

苏东林额头上的汗水一下就下来了。

那股霸道强悍的领域压力,甚至于让他都有一点力不从心,居然有着要落败的感觉。

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

作为一个天照已经好几年的人,作为一个天照境后期的人,他觉得自己就算真的要败,那起码也要有尊严的败。

被一个刚刚踏入天照才不到两个月的人在领域上压制了?

这脸要丢到哪里去啊?!

其它的考生们此刻已经完全疯了,如果说方正直的领域与苏东林的领域在短暂的接触时战成了平手。

那或许是因为苏东林没有尽全力。

可是现在看来……

苏东林居然反倒被方正直给压制了?领域的争夺中,居然出现了节节败退的迹象,而且,全身的汗看起来也绝对不是虚的。

“方正直压制苏东林?!”

“这怎么可能,他才刚刚踏入天照境啊!”

“初期和后期……中间可是差了两个档次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个考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再看方正直的时候,神情中就如同在看一个妖怪一样。

那是真正的妖怪啊。

与方正直共同围攻苏东林的王平川感受着方正直身上散发出来的庞大压力,竟然都已经忘记了要上去帮忙。

平阳这个时候也停下了动作。

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这场战斗中决胜的关键。

上一次在自己府院之中时,因为并没有穿赤焰百花甲。也还没有拿到火麟枪,她被方正直成功的制服了。

这一直是她里心的痛。

所以,这一次武试,她决定全副武装的过来报仇。

可是现在看来……

这个仇显然没有她想象中那般好报。

燕修一直都很信任方正直的实力。在得到方正直对于天照的领悟和点拨后,他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一样。

十六岁便达到了聚星境巅峰,燕修的天才自然是无须质疑。

借着方正直理念上的一丝曙光,再结合自己这十多年来的所学,他勤学苦修。两个月的时间基本上都沉浸在不断的尝试和突破上,直到一天前他才终于一举天照成功。

他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方正直。

原本,他以为自己和方正直又一次站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可现在看来,方正直却再次将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与苏东林战成了平手,甚至还将苏东林压迫到这种地步?

难道,方正直在两个月的时间内便达到了天照境后期?又或者是……天照境巅峰?!

这是一件平常人根本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的答案。

但是,燕修却并不觉得这个答案难以接受,如果真的要说。他只是觉得这个答案让他很震憾而已。

所有人看着方正直的目光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方正直现在同样有些不可思议,他不可思议的是,苏东林怎么这么弱啊?说好的天照境后期的实力呢?

你使出来给我看看啊!

藏拙?

小样,四个打一个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藏拙,看我不打死你!

方正直手上亮出了一把剑,白玉软剑,虽然比不上平阳的火麟枪般霸道,但是,质量也属上乘。

“高山流水!”方正直的口轻轻的念出一句意境深远的句子。

然后。白玉软剑上便响起了一阵风雷之声,莹莹的光芒在上面闪现,天空中一股浩荡如山的压力扑了下来,厚重如山的浮影中。一道银光洒落,正好落在了白玉软剑的剑尖。

这一刻,竟有水流之声响起。

苏东林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因为,他居然感觉到有一股高山压在身上,那道银光正如高山流下的瀑布一样。

滴水可穿石。若是极致于一点,甚至连铁板也可以一穿而过。

这便是方正直在万宝天楼冰壁上领悟到了剑招,没有名字,所以,他毫不客气的自己给命了个名。

白光如虹。

苏东林被这股高山般的意志压迫,竟然完全无法闪开,只能紧皱着眉头迎了上去。

暗影剑带着滋滋的声音,那道黑影就如同要割裂开空间一般。

两把锋利无比的剑撞在了一起。

一把剑从高处落下,带着白光,一把剑从低处挑起,带着黑影。

“轰!”

雷电领域的近距离撞击,加上两把剑之间的交鸣,竟然造成一股强大的气压,将围在两人中间的燕修和平阳等人都吹得后退了一步。

狂暴的冲击过后,迎来的便是寂静。

无比的寂静。

苏东林一脸惊恐的望着手中的长剑,在那把剑的剑刃上有一个洞,那是一个被穿透的洞,而这个洞以前显然没有。

一剑毁剑?!

苏东林望向方正直,他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

如果说方正直在领域上和他战成平手,那也就罢了,毕竟只要境界一样,那么便有这种可能。

可是……

自己的暗影剑法乃苏家的镇族绝学,为什么会输给方正直那什么‘高山流水’剑?

听都没有听过的剑法啊!

方正直此刻并没有看向苏东林,而是在看自己手中的剑。

白玉软剑上依旧散发着淡淡的莹光,但是,刚才在两剑相撞之时,他却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

自己的力量似乎无法用尽。

就像,如果一旦使出了全力,白玉软剑就会破碎一样。

高山流水这一招很霸道,来源于战场中悟到了的剑法,一向都很霸道,可白玉软剑明显不是霸道的剑。

两人的神情各异。

但所有的考生们此刻却已经完全呆住了。

因为,方正直与苏东林的交手,竟然是以方正直占据上风而落幕。

一个刚刚踏入天照境不到两个月的山村平民。

居然在领域对拼上与苏家嫡子,天照境后期苏东林战成了平手,而后,更是在剑上压下苏东林,占据了上风?!

这是何等的我……操啊!

燕修的眼中此刻同样很惊讶,只是,他惊讶的是,方正直刚才那一招‘高山流水’似乎很熟悉,感觉上就像是……

冰壁!

万宝天楼中的冰壁!

难道,方正直已经悟出了那套剑法?高山流水……燕修的脑海中飞快的思索着,他对于冰壁上的剑法有些感悟。

但是一直都很模糊。

现在看到方正直使出的高山流水,自然而然的回忆起冰壁上的画面,居然又有了一丝更深的明悟。

王川平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

他在进入圣天世界时,曾一度想着要怎么挑衅方正直,然后,踩着方正直的脑袋跃上人生巅峰。

可是现在看来……

自己当初的想法,简直和自寻死路无异啊。

平阳清彻的眼睛中泛着光芒,无论如何,方正直刚才那招什么‘高山流水’总归看着不错,有着一种男儿大杀四方的霸气。

刚准备开口赞上一句时,就发现方正直的目光正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那一双眼睛就像看到了一只赤果果滴小羔羊一般。

回想着在自己府坻中的一幕,平阳的脸上瞬间闪过一道红晕,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嗨,你的火麟枪,能借我耍耍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