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喜怒哀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没有人再议论,也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去耽误军士们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发榜的时间终于到了。

一道道紧张而焦急的目光集中在了军士和御书院内,在这一刻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一股无形的压力慢慢升起。

甚至有些考生因为太过于紧张,而憋得脸色都有些发青。

方正直虽然不会太在意朝试的成与败,但是,要说一点都不关心却也不太可能,所以,他便多少也开始期待起来。

燕修这个时候似乎也放弃了一直的思考,开始将目光望向御书院。

很快的,一队穿着黑色官服的官吏们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每一个人的官服胸口都有一个御字,代表着他们的身份。

为首的一人方正直认识,正是怀安县县试时的主笔秦御使,秦玉敏。

秦玉敏走出御书院大门后,目光扫了扫现场的民众们,似乎露出一丝微微的惊讶,显然,这一次放试放榜,比往届来得都要多。

不过,想想也无庸置疑。

往届的文试放榜,考生们和朝臣们自然关注的多一些,可炎京城的民众们却更多的会等到武试结束后再来看榜。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因为……

这一次的文试有着一个天大的奇事发生,所以,凡是抽得出空的民众们,还有过路的商贩们便都挤了过来。

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一次的文试,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秦玉敏没有在门口站得太久的时间,直接就穿过人群,来到御书院门口两块巨大的榜石面前。

这两块榜石与信河府的榜石有些不一样。

整个榜石呈现出巨大的石碑模样,漆黑如墨,无论是高度还是宽度,都比信河府的榜石大上至少两倍有余。

“此次朝试,共有两千三百五十七人参加,按照往届的惯例。文试同样分为甲乙两榜,甲榜取文试前二十,乙榜取文试前二十一至二百名止。”

秦玉敏说到这里,也将目光望向下方焦急等待的考生和民众们。

而考生们在听到参试的人数后。都是一个个震憾无比,每一届参试的人员都会公布出来,但是,这一届参试的人员却比上一屈高出来足足五百人。

这样一来,录取的机率也便越加的珍贵了。

然而。这还只是文试,如果再加上武试时的淘汰,到最后真正能够通过朝试的人,顶多也不会超过五十个名额。

两年的时间,整个大夏王朝一共通过朝试的考生不足五十,相对于两千多名考生来说,机率何其渺茫。

不过,一旦通过,也等同于能够真正鱼跃龙门,登入朝堂。

秦玉敏这个时候并没有再多讲什么无用的话语。因为,他知道这种时候大家最关心的永远都是榜石上的名字。

所以,他也快速的从怀里摸出一个纯金属打造的精致方盒。

方盒是黑色的,看不出是由什么材质打造而成,上面四面都刻写着不同的文字,还有着一些古老的花纹。

“咔!”

方盒上的封印被秦玉敏亲手打开。

然后,便也现出里出一块方形的墨黑玉石。

所有的考生们瞬间便紧张了起来,因为,这块墨黑玉石按下去之后,便也将决定他们未来的前途……

“嗡!”

墨黑玉石被秦玉敏双手按入到榜石的凹槽之中。然后,巨大的榜石上也闪现出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

一个个名字慢慢在榜石上浮现。

整个现场的空气在这一刻凝固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费力的看着榜石上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的名字。

他们都太过于焦急。焦急的甚至有人都忘了顾及自己的钱袋。

御书院门口黑压压的人群中,有着一些身影开始在其中缓缓的穿行着,哪个世界之中都不缺这样的人存在。

这也注定了,今天是一个惊喜无限的日子。

“出来了!”

“我好像看到我的名字了,怎么不见了?我的名字怎么不见了?!”

“啊,那是我的名字。只是……为什么后面的地址不太对?!”

足足两千多人参加的朝试,自然会有重名的现象出现,所以,每一个名字的后面也显示有来自于何处的地址,还有附加的考号。

以便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进行查询。

这样一来,便也有不少误中的情况发生……

很惊喜,不过,惊喜过后却又变成了浓浓的失望,于是,现场之中受到这种刺激的人开始哭泣。

“啊……为什么?为什么同名不同福!”

“明明就是我中了啊,怎么可能不中?一定是搞错了,搞错了啊……”

一声声的哭泣开始在人群中响起。

除此之外,便有真正的喜悦。

“我中了啊!这次是真的中了!”

“上榜了……我上榜了!”

“哈哈哈,努力了十年啊,十年苦读,如今终于过了文试!”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的,但是,与那些落榜的声音相比,明显的还是少了很多。

不过,却更加引人注目。

每当一个人大喊着,我中了,我中了的时候。

便都能引起周围人群的注视,俱是一片羡慕与嫉妒的表情。

一些来自于同一个府城中的考生们,在失望之余,也开始为一些上榜的考生们庆贺,恭喜。

而就在大家都相互庆祝和伤心之时,几个不太合时宜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

“没有方正直!”

“榜石上没有方正直的名字!”

“果然是落榜了吗?”

“贪多而不专精,有这样的下场也是理所应当,本来还以为他最少能捞个乙榜的,结果却落榜了,真是活该!”

“做人,还是脚踏实地比较好啊!做不到的事情,又何必强求?”

当这些声音响起来后,便又有一些声音在人群中附合,每一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是下意识的将目光望向方正直。

而方正直却始终是一脸的悠闲表情。

乙榜?

方正直对于这个榜石,一直都很少会去注意,至少,他并不认为他或者燕修的名字,会在这个榜石上面出现。

燕修同样没有去注意这块榜石上的名字,虽然他才十六岁。

可他是西凉燕氏的子弟,这样的身份不是他炫耀的资本,但是,却是他鞭策自己的一个巨大的动力。

没有一个燕氏的子弟会将自己的名字刻写在乙榜之上。

从大夏王朝建国以来,就没有这样的历史。

所以,燕修同样不会这样做,在他的心里,如果真的上了乙榜,那和落榜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燕修的表情有些冷漠,他在等待。

方正直同样在等待。

不过,这却并不代表民众们会觉得方正直需要再等待下去,因为,再往上一步,便是此次朝试的甲榜。

那上面,只会有二十个名字。

而这二十个名字,至始至终都不会有人想到方正直。

无论是在朝试开始之时,还是朝试开始之后,没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原因很简单,方正直才刚刚踏入天照境。

这似乎不是一个太过于绝对的理由。

但是,这却代表着方正直的实力,与参加朝试的考生们相比,有着巨大的差距。

整个大夏王朝的前二十名,哪一个不是升龙榜上的精英,甚至,还有一些实力足以上在升龙榜上排入前二三十,但因为年纪原因而不能入榜的存在。

那些人,才是这次朝试最大的竞争力量。

四十岁的天照境!

在天照境中感悟了最少十年的时间,无论是根基,还是对于万物之道的理解上,都绝对达到了最深的地步。

这样的人,与一个十五岁的天照境之间的差距。

不能说是天与地。

但最少,也是两个世界的差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