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贪多不如专精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办法倒是有,不过,却只能主笔方正直一个人的试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池孤烟随口问道。

“当然愿意啊!可我就是怕……”

“怕自己不知道对错?”

“烟儿姐姐又笑话我……”

“你找一个会的人帮你看看不就好了?”

“找谁?”

“我想……皇上应该会对那个无耻小子的试卷感兴趣的。”

“父皇?!”平阳微微一愣,然后,清彻的眼睛中瞬间闪出一道光华:“我明白了,烟儿姐姐是让我去找父皇,如果父皇对那家伙的试卷感兴趣,就一定会命御书院的人将他的试卷呈送过去?”

“还是平阳聪慧,一点即透。”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我现在就去找父皇去!”平阳说完,脸上的不悦一瞬间便消失无影,一蹦一跳的出了庭院。

池孤烟望了望平阳的消失的背影,又望了望皇城的方向:“想必皇上现在也需要一个查阅方正直试卷的理由吧?”

……

皇宫之上,上书房内。

穿着一身金色龙袍的圣上林慕白端坐在龙椅之上,手上翻动着一纸奏折,但是,目光却是望向窗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却被人一把从外面推开。

这样无理的行径绝对是杀头之罪。

但是,圣上林慕白的眼睛却是突然间亮了起来。

“知朕心者,唯池孤烟一人啊!”

圣上林慕白甚至都不需要回头,也知道进来的绝对是平阳,因为,也只有她进上书房的时候有这样的胆量。

“平阳来了啊?坐朕旁边来。”圣上林慕白露出一脸和蔼的笑容。

“父皇!”平阳轻轻一跃,便跳到了林慕白的身边。

“找朕何事啊?”

“父皇有没有听说过一次奇事啊,现在整个炎京城内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呢。”

“噢?何事这么大的动静?连朕的平阳都惊动了?”

“也没什么惊动不惊动的,我就是有些好奇,听说那个方正直居然把朝试的六套试卷全做完了,我就在猜……他肯定是蒙的!”

“是吗?”圣上林慕白微微一笑。继续翻阅起手上的奏折。

“难道父皇不想看看这个沽名钓誉之辈,是使了何种卑劣手段博得一时佳话吗?”平阳看到圣上林慕白似乎有些漫不经心,顿时急了起来。

“朝试的文试审核自有韩长风主笔,就算是朕。也不好插手的。”圣上林慕白似乎有些为难。

“区区韩长风算什么,我现在就去御书院,让他乖乖的把方正直的试卷送过来,敢不听本公主的话,哼!”平阳说完。一下就跃了起来。

“这……这不太好吧?”圣上林慕白刚想阻止,但是,平阳却根本不予理会,一溜烟儿的便出了门。

“真是来去如风啊,这性子倒是随了她的母亲……”

……

炎京城内,大小朝臣的府中都在开设着文会。

其中,又以左相府的文会最为鼎盛,无数参加完朝试的考生们纷纷登入左相门庭,乞愿与左相共探破题时的妙意。

左相郁一平今日亲临府门大院之中,端坐于文会首席。脸上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微笑,与下方的考生们一边品茶,一边讨论着文题。

等到文题讨论得差多了,自然便有考生们试探着请左相郁一平,评论此次朝试文试的三甲之名花落谁家。

文会品评三甲,一直都是重头戏。

代表着朝臣对于局势的审夺,考生们也以此来评断是否跟对了人,或者,还需要再择良木而栖。

毕竟,选择一直都是相互的。

郁一平对此自然是早有准备。所以,并不显一丝慌乱。

“此次朝试风云辈出,近有镇国府的刑清随和苏家的苏东林,远有南宫家的南宫木。如果老夫猜的不错,此次朝试的文试三甲,应该就在这三个人身上产生。”

“相较这三人,苏东林的声名最盛,夺得文试榜首的风声也是最高,但是。老夫却以为,此次文试的榜首会花落南宫木!”

郁一平说完后,便也将面前的茶杯轻轻的端了起来,小小的饮了一口。

“南宫木?那不就是南宫浩的弟弟吗?”

“郁相此言有理,南宫浩本就是大夏王朝的第一才子了,这南宫木是南宫浩的亲弟弟,年纪相差只有两岁,两年前拿下府试的榜首后,却因为池孤烟的原因而突然放弃朝试,想来此次参加朝试,定然能够一举夺下文试榜首。”

“可是,这一次朝试有方正直……又是答出六部试卷,不知道郁相对此事有何看法?”一个考生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忍不住问了出来。

其它的考生们一听,也都露出一脸期待的表情。

郁一平似乎早就知道有人提出这个问题,脸上的笑容不减,将手中的茶杯慢慢放下,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方正直虽然有县试和府的双榜榜首为前,但是,朝试并不比府试,大夏王朝建国以来也从来没有人在两个时辰内答完所有题目,此子如此作派,只怕有欺世盗名之嫌。”

“老夫一直认为,遇事需要专精而不可贪多,做得越多,错的也便越多,即使在六部试卷中挑出得分最高的一部为准,他也依旧不免落入下乘!”

“顶多挂上一个乙榜而已!”

郁一平说到最后,语气也是无比的肯定。

“原来如此!”

“郁相一席话,实在是令我等受益斐浅!”

“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之辈,终是不能长久,等到三日后发榜,我倒要看看方正直还有何脸面继续参加武试?”

“到时候恐怕也就是落个笑话之名啊,哈哈哈……”

众考生们一听,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并不是说他们眼光短浅,实在是在心里,没有人相信方正直可以完整的把六部试卷全部做完,还能保证准确率。

正如左相郁一平所言。

贪多不如专精,有人能打破这样的至理吗?

怎么可能?!

……

方正直并不知道炎京城内大街小巷中都在议论着自己的事情,他自从考完文试后便与燕修二人并骑,出了炎京城……

距离炎京城十里之外,有一处幽静典雅的山庄,山庄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泊名为“十里红”。

取自“十里岸上红”之意。

之所以有十里岸上红之说,便是因为湖边,有着一种赤红色的岩石,无论是湖边之沙,还是岸边之石,惧是赤红如火。

相传,此处便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争的发生地,魔族之军,与人类联盟激战与十里湖旁。

整个十里湖完全被染红,甚至连岸上之石也全部成了红色。

经历近千年,这种红依旧没有退去。

方正直与燕修来此处,自然不是来悼念先辈英魂的,而是过来赏景的,当然了,还有一件事情,便是以湖为镜,解燕修镜像之迷。

山庄此时的住客并不太多,燕修本意是全部给包了来,却被方正直劝阻:“反正人也不多,想必已经足够清静。”

……

在方正直和燕修湖边度假之时,御书院内却遭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惨烈祸事。

因为,平阳来了。

带着一股彪悍的土匪气息,一脚踹开了守在的御书院大门口的侍卫,独自一人,视数百御书院侍卫如无物。

以一道旋风的速度,杀进了保卫极其森严的御书院审卷殿。

近百正在埋头批阅着试卷的御使们在这个时候,齐涮涮的抬起了头。

而正坐在远处一张主案上的韩长风此刻却是脸色一变,手上刚刚蘸满墨汁的笔“啪”的一声,竟然被吓得掉落在地。

(求月票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