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整个炎京城大到早朝时众朝臣们等候的议事阁,小到大街小巷的茶楼饭店,无一不在讨论着一个名字。

那就是方正直。

“六部出的试卷啊,整整六套,两个时辰内全部做完啊?!”

“就算真的做完,那又如何?谁知道是不是随便乱做,要是乱做的话,我也能做完啊!”

“应该不太可能乱做吧?毕竟是朝试呢?”

“那你见过在朝试中有做完六套试卷的吗?如果不是乱做……那是怎么做完的?”

“好像也是……”

……

东宫,位于皇城之中,历朝历代都是每一个皇子向往之所。

而今天,在东宫之内坐着一个人,一身的白龙锦服,眉毛纤细如柳,一双细长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一盆“素冠荷鼎”。

这是一种产生西南的兰花,在数量上极为珍贵,价值千金。

太子林天荣一直对兰花有着一种独特的喜爱,他认为兰花高洁,典雅,与自己的身份还有处事作风很像。

他喜欢艺术,常以兰为友,以兰喻文。

而此刻,在他的下方还坐着一个人,胡子有些发白,鬓发好染了一缕白霜,面容有些削瘦,但一双眼睛却是散发着神彩。

一套红色的朝服穿着此人的身上。

大夏王朝的朝堂之内,一直有红为首,紫为候之说法。

从这一点上看,也能猜测出此人的身份,正是当朝左相‘郁一平’,一平一品,也不知道是郁家的先祖有着先见之明还是如何。

现在的郁一平确实是当朝一品。

太子林天荣并不是太喜欢郁一平,因为,郁一平做起事情来太过于直接,有的时候,这种直接便会成为一种对他的冒犯。

但是,当今圣上喜欢郁一平的直接。

所以。太子林天荣便能忍得下来,即使郁一平今天差点将他面前的“素冠荷鼎”摔成一盆烂泥,他也依旧能不动声色。

“相父以前不是一向都让我求稳吗?为何今日却非要为这么一件小事冒险?”太子林天荣有些不太理解,或者说。他并不想去理解。

因为,不管他如何发表意见,最终郁一平都会说出足够的理由让他不得不接受所谓的正确意见。

那么……

他又何必去理解呢?

又或者是,在郁一平的面前,他并不需要去理解。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没有主见。但是,真正聪明的人自然能看出其中之道,他虽贵为太子,但是在登上帝位之前,其实什么也不是。

他需要依靠朝臣,而左相便是最好的朝臣。

只是,这个朝臣有些直接,那么,作为太子这一方,他最好的处事风格便是‘庸”。只有他够‘庸’,才能用得到有着足够控制**的左相。

“此举为的便是稳,韩长风那边已经命人传出来消息,方正直此次是真的将朝试的六套试卷全部做完,另外以他之前在信河府府试中与方正直的接触来判断,方正直胡乱写做的希望并不大,那么……此人便是唯一的一个可能打破朝局稳定的存在!”郁一平的脸色较于前一刻钟,已经明显的缓和了下来。

“那么,相父的意思如何?”太子林天荣问道。

“改!现在只能冒险改卷,朝试之中完成六套全部试卷的只有方正直。这是利,但也是弊,因为,这样一来。要在封印好的试卷中找出他的卷子就太容易了,只要稍微改动,便能让他落榜。”郁一平的眼中闪烁出一道寒光。

“可我听说端王也有意让方正直落榜,我一直以为端王要陷害的人,我们应该去帮助,为何相父这次要我与端王同一阵营?”太子林天荣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装庸,也要让人觉得像才行。

“就事而论事,若是一昧盲目,岂能成就大位?”郁一平并没有听取太子林天荣的意见。

“相父教训的极是,那就按相父的意思来办好了。”太子林天荣立即应了一声,然后,又将面前的“素冠荷鼎”端了起来,慢慢起身,小心的朝着庭院后方走去。

一边走嘴里还轻轻的嘀咕着:“唉呀,我的宝贝……要放到哪里好呢?”

……

御书院之中,韩长风皱紧了眉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奇事,居然有人将六套试卷全部做完?

这让他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

十五岁的天照。

朝试之中一举做完六套试卷……

不行!

如果方正直才是天道圣言中的人,那么,信河府门前的那一件事,便已经足够让他在日后置我于死地。

无论是求朝局的稳定,还是于私人之恩怨,都必须要除之。

韩长风在等。

等着东宫那方的回信,因为,要做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左相那方的配合,就算他身为御书院的督御使,朝试的主笔,也有些力不从心。

与韩长风同样焦虑的还有端王林新觉,作为此次朝试的监办督查,他自然是有资格查阅考生的试卷。

所以,他第一时间便命人找到了方正直的试卷。

然后……

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上像被人狠狠的敲了一记重锤一样,有些晕,还有些不敢相信。

方正直的试卷很好认,都不用拆开封印便可以知道,但是,这上面的对子后面五六个不同的答案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不会对对子吗?

要不要装成这样?

端王林新觉有一种被人玩弄于掌心的酸爽感觉,他觉得方正直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装成不会对对子,然后,以此来降低朝试文试的难度。

用以完成他六套试卷全部做完的伟大壮举。

无耻!

端王林新觉就差气得将眼前的试卷一把撕成碎片,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做不到,周围还有近百双眼睛看着呢。

“改,就算是背上一个监督不力的罪名,也一定要给他改了!”

……

平阳府内,穿着一套红色斗蓬的平阳很不爽,她越想便越生气,越生气嘴巴便越是高高的嘟起。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一株株盛开的鲜花不幸惨遭了她的毒手,甚至连花盆都没有免祸。

乒呤乓啷的声音在小院中响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身粉红裙装的池孤烟出现了,轻移莲步,百花低首。

“烟姐姐!”平阳一眼看到池孤烟,立好便跳了起来。

“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池孤烟慢慢的走到平阳面前,然后,又将平阳拉到身边一起坐下。

“还不是那个无耻之人,烟姐姐是知道我这次去参加朝试了的,我本以为我有了答案肯定能赢他,可是……那家伙居然全部做完了?这简直没有道理啊!”平阳一想到这一点就很生气。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为了一个无耻之人生气,实在是不值得,你说他把试卷全部做完了,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就一定能赢你啊?”

“这还不赢吗?六套试卷啊……他一个人全做完了啊!”平阳有些不理解。

“他只是做完了而已,你就确定他写的一定就是对的?”

“这怎么确定?我又不是朝试主笔,怎么能知道他是错还是对呢?”平阳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是虚的,因为,就算她是朝试主笔,她也判断不出来方正直的对与错。

“那你想不想当主笔呢?”池孤烟微微一笑。

“当然想了,不过,现在的主笔早就定下来了,想当也没有门啊。”平阳有些不太理解池孤烟话里的意思。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烟姐姐,难道有办法让我当主笔?”平阳听到这里,眼睛里完全是不敢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