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终于写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一题便是易经类的东西,卜子夏的《子夏易传》。

当然了,这些东西试卷上是没有的,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卜子夏,还有什么《子夏易传》,全部没有。

只有一部《道典》。

方正直的笔涮涮的动了起来。

“剥,不利有攸往。彖曰:剥,剝也。柔變剛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長也。順而止之觀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虛……”

“盈而虛之,天之道也……”

这一问问的是坤下艮上的布置,可以原文作答,虽然考的是易经类的题目,但是,答起来却并不是太困难。

一题答完,方正直便又跳到第二题。

第二题直接就跳到了《鬼谷子》,而且,还是考的《鬼谷子》中的谋篇,问的是三仪,最后,还要附上考生们对三仪的理解。

不得不承认,朝试中的试题确实很难。

在不知道有鬼谷子,也不知道谋篇的情况下,却要在脑海中确认出三仪的出处,还要有自己的理解,确实非一般人所能答得出来。

不过,这难不倒方正直,他的脑海中有着现代的翻译,里面有着最精简和深刻的总结与归纳。

理解?

后世近千年的总结,就是最好的理解。

第二题很快写完,方正直又开始继续往下写……

……

方正直写得很快,笔锋与纸尖的涮涮声在整个房间中都能听得见,因为,所有人都在看着方正直。

那眼神如同见了鬼一样。

就连平阳也是瞪圆了眼睛望着方正直停都不带停的动作。

然后,平阳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完全不相信,一个人能把这种难度的试卷写得如此之快……

昨天晚上,她可以亲眼看到几大朝臣在那里抓耳挠腮的苦思冥想。

一个个都愁得眉毛都差点白了。

可是,为什么同样的试卷,在方正直的面前。却像是即兴作答一样的,根本连停都停不下来。

平阳就坐在方正直的左手边,所以,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方正直的动作。看一眼试卷,然后,就开始下笔。

接下又往下移一题。

不到片刻的时间,似乎试卷上就写满了。

“这是在抄吧?”平阳很想站起来把方正直给举报了,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也有答案。她便又将这种想法给压了下来。

燕修是第一次与方正直一起参加朝试,所以,并不知道方正直做文试时的状态,顿时也被方正直这夸张的速度给吓了一跳。

脑海中下意识的就闪过一个念头,这试卷他做过?

可转念一想,不太对啊……

如果方正直真的做过同样的试卷,那么,绝对不可能不告诉自己,更何况,这种可能性基本上就没有。

那么。是在乱做?

念头刚刚升起,便又被燕修给灭了下去。

县试的文试榜首,府试的文试榜首,如果说方正直在文试的时候会乱做,他肯定是不相信的。

“能做到这么快?”燕修望了望桌案上的试卷,深吸了一口气,徐徐的吐了出来,然后,开始冷静的答起题来。

不过,燕修却并没有从第一题开始答。而是翻到了后面开始写了起来。

方正直此刻正埋着脑袋在那里奋笔疾书,自然没有注意到燕修的动作。

事实上……

不光是燕修如此,其它的考生们也开始挑选出一些试卷答起来,整个房间之中。都没有人像方正直一样从第一题开始往下做。

就连拥有答案的平阳,也都没有例外。

慢慢的,房间中涮涮涮的落笔声越来越多,代表着考生们也开始各自考试起来,没有人再去关心方正直在干什么。

不认识方正直的,自然就在想着。这家伙是怎么混到朝试中来的?

而认识的,则是在心里感叹,要不要这么夸张?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个时辰过完后,方正直的速度依旧没有减下来,手里还有着一半的试卷没有做完,所以,他还是继续的写着。

可是其它注意到方正直动作的人,却已经完全被吓呆了。

“他……不会是想全部写完吧?!”

一个想法猛的在众人的脑海中升了起来,然后,很快的,这个想法又被众人给强行压了下去。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最主要的是……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方正直并不知道这些,他正在一题一题的往下做,正做着的时候,他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实。

每一张试卷之中都会时不时的冒出几个对子。

“果然不愧是炎京城啊,这里的人还真会玩?这种三岁小孩都会做的对子……有必要出现在朝试之中吗?哪个逗……逼出的题啊?”

方正直总感觉这种题目实在是太污辱自己的智商了,不过,没有办法,人家都出了这样的题,他也只能随便的对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智商被拉低。

他在每一个对子的下面,都分别多写了几个,等于,一个对子,他都用了五种以上的方式来解答。

这样做完后,他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

“一对五答!这样才能配得上朝试的难度嘛……”

……

时间在方正直和众考试的落笔声中很快的流逝,很快的,便又有半个多时辰过去,距离交卷的时间只剩下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平阳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试卷,说是检查,不过也就是作作样子。

燕修也已经答得差不多了,但似乎还有些不太满意,在做着细微的修改和调整……

与平阳和燕修比,其它的考生状态似乎就差了很多,基本上还在埋着脑袋使命的写着,甚至有几个都急得满头大汗,身体都在颤抖。

方正直的笔依旧没有停,他还有最后一张试卷没有写完。

而在他的面前,已经有十一张试卷被全部答完。

这个时候,方正直抬起头来,望了望四周,发现燕修似乎正在修改,而平阳则是悠闲的在那里摇晃着脑袋检查。

其它的考生们也有少部分已经做完,还有大部分依旧在埋头写着。

“都做得这么快?”方正直记得自己参加县试和府试时,基本上都可以睡上大半的时间,可没想到在朝试中却遭遇到了这样的困境。

居然到了临交卷前一刻钟,还有一张试卷没有写完。

“特么的……哪个逗……逼出这么多的题目啊?”方正直暗骂一声,不敢再继续观望,马上又开始唰唰唰的写了起来。

时间再次飞逝起来。

最后一张试卷的最后一题,方正直以为会和府试一样出一些兵法阵道类的题目,但是,却并不是,而是出自于《礼记》。

问的是冠义。

这一点,方正直倒是知道,这个世界也有着冠礼一说,不过,和自己以前世界中的冠礼又有些不太一样。

以前的世界中,参加科举,过了童子试后,便可以行冠礼。

但是,这个世界的冠礼却有一个硬性的条件,就是一定要年满十六岁,有着十六而冠的说法。

想到这里,方正直突然记得燕修家里有十六而出的说法,那么,燕修应该是行了冠礼后才从燕家出来的吧?

上次燕修在神候府大宴上说过一句话,方正直至今还记得,说是两年后,他就可以坐到一等的位置上。

方正直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两年?

十八岁……

“咚!”

正想着的时候,交卷的锣声终于响了起来。

方正直的目光一扫,便发现四名监考官已经从四个方向开始同时收卷,顿时,不敢再怠慢,飞快的将冠义的最后一句话给补了上去。

等到全部写完后,他的心里才松出一口气:“靠,终于写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