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资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平阳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现在正处于劣势,但是,当方正直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来时,她又不得不承认,若论武力,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反抗机会。

不过,她是平阳,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公主,她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骄傲,所以,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她依旧没有低头。

她更没有说一些很傻的话,比如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我会喊人的,到时候一定让你死无全尸……

一双清彻如水的眼睛,在这一刻突然一反常态的冷静。

平阳看着方正直,她并不认为,面前这个乡村土鳖能在这平阳府内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如果真的要做,她刚才又何须要跑?

方正直同样在看着平阳,他的目光扫过平阳那双清彻的眼睛,又仔细的打量了平阳的五官和身上每一个细节,终于让他确认了面前的少女便是当日在客栈面前的那名任性小姐。

他不知道当日这位任性小姐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刚才在府门前这位任性小姐又在耍什么花样。

但是,他却已经知道,平阳为什么会情愿让人不停的送银子,也要请自己来平阳府赴宴了。

“外面有军士要杀我,如果你不想他们冲进来看到现在的样子,我想你知道该如何做?”方正直在认出平阳后,也反而冷静下来。

既然两人之间已经有了恩怨,那么再去花什么心思去解释误会其实就没有必要了,直接一点,谈条件吧。

平阳有些惊讶于方正直在冲进来后态度上瞬间的转变,不过,她更惊讶的是,方正直的眼睛在和自己对视一眼后,便在自己的身上从头到脚,从上到下的看了一个遍。

而且,看的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仔细。

最主要的是,方正直在看完后,居然还能如现在这般脸不红,心不跳的和自己谈条件?

原来。一个人的无耻真的可以到这种地步啊?

平阳有些感叹,但是,正如方正直所说,她不得不先处理眼前的事情,于是她的目光扫了一眼洗澡桶旁边两名呆滞的侍女。

这是平阳在府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两名贴身侍女。

虽然。因为刚才的震憾有些失态,但是,当平阳的目光注视过来后,两名侍女却快速的反应了过来。

“公主有令,任何人不得闯入!”一名侍女飞快的传下指令。

而另外一名侍女则是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自己的外衫,然后,披在了平阳的身上。

……

小院外,看到方正直重新闯入阁楼中的军士们已经迈着整齐的步伐踏到了门口,他们并没有直接闯入。

而是等待着里面的命令。

这种命令有很多种情况,比如没有任何的声音。或者尖叫声,或者辱骂声……

一旦出现这些中的任何一种,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然后勇猛擒下胆大妄为的方正直。

可如果是他们现在听到的这个声音。

答案就很明显了。

只能乖乖的守在门口。

因为,这代表的是他们的公主殿下已经被丧心病狂的方正直给劫持了,一旦他们强行闯入,便会对公主殿下造成生命危险。

小院外的官员和世家才子们同样听到了阁楼内传出来的侍女声音。

一个个的眼神中都有些震惊与恐惶。

他们不知道方正直是如何得罪了平阳公主的,但是,如果他们是方正直,刚才一定会选择束手就擒。

因为。只有束手就擒,再祈求平阳饶下一命,才会有一线的生机。

更何况方正直的身上还有一个模糊两可的婚约,池孤烟会不会去救方正直。他们不确定,但是,平阳却多少有一丝可能会看在这个婚约上,让他多活两年。

可是方正直现在的做法……

却是等同于断绝了最后一丝生的希望。

端王林新觉的眼中闪烁出一道精光,轻轻的端起面前的杯子,发现里面的茶后。随手倒掉,然后,不等周围人的服侍便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如此喜事,岂能饮茶?

韩长风没有像端王林新觉那般表露出自己的心思,他只是默默的将杯中的茶品了一口,神情间似乎有些回味。

……

阁楼内,方正直已经走到了平阳的身边,两人相距不到一米。

平阳没有后退,她任由着方正直走近自己,虽然,她的身上只套着一件侍女的外衫,某些地方依旧有着若隐若现的美。

但是,她却并没有退避的意思。

“那么,我们可以谈谈条件了。”方正直开口了。

“你觉得你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吗?”平阳静静的看着方正直,清彻如水的眼睛中有着一丝高傲。

“我觉得有。”方正直点头。

“就算你今天出得了平阳府,也不可能出得了炎京城!”平阳的语气很平静。

“嗯,你说的很对,那如果我不出平阳府呢?”

“不出平阳府?那你不是……”平阳本想说那你不是自己在找死,可是,她突然觉得方正直不可能会这么傻。

“具体一点说的话,就是我不出这间阁楼呢?”

“你……”平阳的心里一惊,突然之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如果能在这间阁楼里面住上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候生米煮成了熟饭,再开个花,结个果什么的……”

“无耻!”平阳终于有些失去了冷静。

即使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即使她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平阳,可当她对上方正直,却总感觉到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那么,我们可以谈条件了吗?”方正直再次开口了,问的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话,但是,平阳脸上的高傲却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

阁楼内一度变得很安静。

而小院内的军士们,还有小院外的官员们和世家子弟们则是无比焦虑的等待着,他们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可是,他们却并不认为方正直有一丝谈判成功的可能。

因为,阁楼里面的人是平阳,是炎京城有名的小魔女,或者说,就算不是平阳,方正直最大的可能也就是活着走出阁楼。

再退一步,平阳府,炎京城,甚至整个大夏王朝,方正直能跑到哪里去?

一旦等到他放开平阳这个筹码,便是他命损当场之时。

毫无疑问。

方正直在所有人的眼中,已经如同死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方正直进入阁楼的时间已经有了一刻钟。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却是现出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无比玲珑而修长的身影,一身粉红色的长裙,上面印着雪白色的花瓣,乌黑的秀发直直的垂落至腰间。

身影似乎走的很从容,很缓慢,可是仔细看的时候却发现在身影的脚下似乎踩着一道淡淡的绿色光芒。

那不是万物之道的风……

而是剑芒!

一道剑芒被踩在脚下,身影的速度可想而知。

片刻间,身影便到了小院外的宴席之中。

剑芒消失,现出一张绝世芳华的面容,倾国之颜,俯瞰众生,她是池孤烟,大夏王朝之中最惊艳的一笔浓墨重彩。

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看了看在场的众官员和世家子弟们,又望了望阁楼小院内一群拉紧了弓弦的军士们。

池孤烟没有开口向任何一个人见礼,甚至连坐在端王林新觉也不例外。

这是一种超然的傲气。

但是,在场的众人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质疑池孤烟失了礼仪风范,因为她是池孤烟,是双龙榜首,是被授命,见了圣上都可以不下跪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