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院杀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平阳安排的这间阁楼,与生日宴席的地点只有一个小院之隔。

这是她特地选好的阁楼,目的是在方正直疼的尖叫时,自己在外面一下子把阁楼的大门打开。

所以,当平阳在阁楼中发出如此震憾的声音后,那些正坐在生日宴席上的人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

比如,端王林新觉,又比如,御书院督御使韩长风。

甚至连远在另外一间小院内看着书的池孤烟,也听到了平阳的声音,如星辰般的目光好奇的望向阁楼的方向。

“那个无耻小贼……把平阳怎么了?”

池孤烟的第一想法是,平阳应该是在方正直的手里吃了些亏了,这倒并不出她的预料,只是她有些好奇的是,平阳到底吃了什么亏,会叫得这么惨?

而端王林新觉和韩长风在听到平阳的这个声音后,却是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闪烁出的杀机。

至于其它的客人们,则是都将目光飞快的看向对面的阁楼。

然后,他们就都看到了阁楼门前的小院中,跪满了一地的侍女,军士和下人。

他们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

他们却都听到了平阳公主的那句话:“方正直,我一定要杀了你!”

于是,他们的目光最后都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正站在阁楼门口的一名穿着蓝色长衫的青年身上,因为,那个人便是方正直。

……

刚逃出阁楼的方正直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心里有些好奇,阁楼中那个脱光了衣服的少女是谁?

为什么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自己认识她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方正直又回想了一遍刚才在阁楼中看到少女的样子,心里隐约觉得少女似乎有些眼熟,特别是那双清彻如水一样的眼睛让他感觉极为熟悉。

当然了,方正直现在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

因为,眼前有一个更大的难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看到了跪满一院子的侍女。军士和下人。

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跪自己的。

那么……

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些人都是在跪阁楼中那个少女的。

这一点,倒是并不难猜,方正直在炎京城内逛过一些时日。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有着极重的阶级思想观念。

回忆在府门前的一幕,当少女落马之时,所有人的神情似乎都有些异样的惊恐,而后,更是在少女冲向阁楼时。全部都拼了命的跟了上去。

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主观的以为耍杂技的少女落了马后有些难堪,那些侍女们则是忙着生日宴会的准备。

现在再回想起来,突然间,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那个少女并不是耍杂技的,而是这平阳府真正的主人!

只有这一个原因才能解释眼前这一幕。

那么,真相就是,这些人在看到少女落了马,又淋湿了身子后,都是惊惶失措的跟在了后面。然后,到了这间阁楼后,又一个个跪地不起。

并没有直接散去。

这样的姿态和做法,代表着所有人都在等着领受保护不周的责罚。

主人在自家的府院内摔倒了?

作为下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护住主人。

这便是罪!

在这个世界里,即使是主子自己不小心落下马,下人和侍女们也会长跪不起,目的就是为主人的过失承担错误。

这便是上位者与下人的区别。

方正直不太喜欢这种阶级观念,因为,这样的社会。就算是下人做得再好,也有可能因为主人一时的不悦而被杀掉。

不需要理由。

就像自己,出生于山村平民。

那么,自己就算再有天赋。也不会被一些世家子弟和朝中权贵们所看重,他们会更喜欢一些与他们平等身份的世家子弟,这是一种来自于骨子里面的高傲。

从来没有世家子弟会认为自己和山村平民是平等的。

就像人与狗一样,一只狗再聪明,终究是狗,人只会认为这是一只聪明的狗。而不会真的将它当成人一样平等对待。

在世家子弟的眼中,出生贫贱的山村平民与狗,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一个时代便是一个世界。

方正直明白这个道理,南山村的原村长孟柏和李壮实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才会拼着命也要参加道典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