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理阴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能被称之为炎京城小魔女,平阳又岂是心慈手软之辈,所以,她特地命人从外面进贡了一条生活在火山附近的‘独睛红线蛇’。

这畜生除了眼神不太好之外,各方面杀伤力都极强,而且还有着极具优良的特性,那就是喜好热水,并且两颗獠牙尖锐细长,一旦被咬中,极难拔除……

至于毒性,倒不会致命。

毕竟,平阳还有好多好多的新鲜花样没有用呢?

又岂会让方正直就这样嗝屁。

不过……

平阳当然不会找一条光有花架子,却没什么实际作用的蛇来了,这独晴红线蛇的毒性虽不致命,但是却极为特别,就是可以在瞬间加剧人体痛觉神经的感应。

也就是说,一口咬中,绝对要痛得你哭爹喊娘。

这才是平阳最看重的一点。

为了让方正直光溜溜的从洗澡桶里尖叫着蹦出来,平阳这段时间可是没少花功夫,身边出谋划策的人就没少于十个。

只是可怜了那些个试验品,每一个都是含着泪出的平阳府。

“无耻小人,这次一定要让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平阳一想到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幕,就忍不住开心的笑。

现在……

自己命令守在门口的中年男人已经出去了。

那就说明方正直已经来了,而且,马上就要进平阳府的大门了。

平阳有些微微的激动和兴奋,然后,她轻轻的俯下身子,摸了摸跨下白雪那一身如锻子般的毛发。

作为马中王者的雪中玉。

平阳对它的疼爱可谓是到了极致,上次,自己的白雪被方正直拿去卖掉,这个仇一定要报,而且,还要让白雪与自己一起来报。

骑着白雪,将手里的一盆洗脚水淋到方正直的脑袋上。

这是从速度上考虑。同样也是从平阳与白雪间深厚的主仆“友谊”上的考虑。

……

方正直自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向一个早就已经为他设计好的圈套中,在中年男人的刻意引导下,方正直来到了一扇鲜艳的朱红大门前。

“方公子请!”中年男人走到门边,一脸的恭敬表情。

这样的礼仪。在一些豪华的府坻内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接引客人的下人,让客人先一步跨入大门。

方正直虽然觉得完全没有必要遵守这样的礼仪。

可却并没有一点怀疑。

于是,他谦让了一下。

中年男人一看到方正直谦让,脸都变了色。立即再请。

方正直拗不过,点了点头,当先一步跨入了大门。

……

骑在白雪身上的平阳,眼睛在这一刻彻底亮了起来,因为,她看到那一袭让她在梦中都想扯烂的蓝色长衫。

没错。

就是方正直!

那个让她无数个夜晚都咬牙切齿的男人。

“上,我的白雪!”平阳发出一声喝令,双腿猛的一夹,手上提着的一盆洗脚水已经有些急不可待了。

白雪动了,因为。它得到自己亲爱的主人的示意,而且,这段时间它一直都在做着重复的事情。

所以,它下意识的便迈动了四蹄。

方正直此刻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进入平阳府后,他第一时间就带着观赏的目的四处张望起来。

然后,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马蹄声。

怎么府里还能骑马啊?

方正直疑惑的看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白雪。

白雪自然也看到了方正直。

四目相对。

方正直的眼中有些微微的好奇,他觉得这匹马看着好像很眼熟啊。似乎是前段时间自己卖的那一匹。

而白雪的眼中则是惊恐,极度的惊恐。

身为马中的王者雪如玉,白雪从一出生开始,便受到了最为细致的照顾。尊贵无比,吃的是上好的新鲜嫩草,住的是独立的小别院。

从来没有一个人类打过它,骂过它。

但是,眼前这个人类不一样。

他是第一个打过它,骂过它的人类。而且,还是狠狠的,毫不客气,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在它的屁股上留下几道血印的人类。

有一种痛……

名字叫第一次。

这种痛,是刻骨铭心的,是记忆深刻的,甚至,可以说,这种痛在某些方面,会成为心理阴影。

很明显。

方正直就是白雪心里的这个阴影。

而且,这个阴影的面积还很大,最主要的是,这个阴影发生的时间太近了,近得它想忘都忘不掉。

“嘶!”

一声长啸一声响起。

白雪的两只前蹄猛的抬了起来,它受惊了。

平阳是爱马之人,自然也就善于骑马,可是,此刻的她正双眼盯着方正直,一只手抓着马缰,另一只手拿着洗脚水。

这种时候,她如何会想到自己亲爱的白雪会突然人立而起。

惊马这种事情?

没有人能够想到。

但是,平阳很冷静,在白雪突然抬起前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便伸出手,想勒住马缰绳。

可惜的是……

她忘了手上的洗脚水。

于是,洗脚水脱手了,在空中翻出一个极不漂亮的弧线。

平阳的双手牢牢的抓住了马缰绳,她很庆幸自己有一手漂亮的骑马技巧,即使是在跨下的马突然惊了的时候。

她依然能够稳如磐石。

可这种庆幸很快就被一盆洗脚水给浇灭了。

那个在空中翻滚了两圈半落下来的洗脚水盆,很不巧的砸在了她的脑袋上,那一盆被她放了七天的洗脚水很自然的便淋在了她的头上。

冰冰凉……

心飞扬!

平阳现在的心是飞扬的,她有一种想飞却突然没有翅膀的感觉,然后,她落了下来,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在头顶被砸了一记盆子,再淋了一盆臭到她几乎要晕厥的洗脚水后,还能保持着双手抓住马缰绳的姿势。

于是,伟大的骑手平阳在这一刻落马了。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嘭!”

这个声音很沉闷,但是,却充满了强烈的痛楚。

“哎哟!”平阳的口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哼哼声,两只清彻如水的眼睛中现在全是水,只是不知道是洗脚水还是泪水……

这一瞬间,整个平阳府的人完全呆住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日里温顺的白雪为什么会突然惊马了,更不明白,骑术高超的平阳公主,为什么会落马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得他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中年男人此刻很疑惑。

因为,按照时间来推算,这个时候平阳公主应该已经将一盆洗脚水扣在了方正直脑袋上面才对。

可为什么,没有动静呢?

或者说……

有动静,可是这动静却并没有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而是发生在平阳府的右边。

于是,中年男人下意识的往前踏了一步,转头看向了府门的右边,紧接着,他脸上的表情就抽动了起来。

“平阳公主摔倒了?!”

还有比这更夸张的事情吗?

他很清楚的看到,方正直站在原地,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身上更没有一点气息的动静。

那么,平阳公主为什么会摔倒?

演练了无数次的平阳公主和白雪默契的配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中年男人有些不解,方正直同样有些不太明白,匆匆一眼中,他并没有马上认出眼前女人的身份,毕竟,换了一身衣服和打扮。

而且,上一次方正直看的更多的是平阳的背影。

“这个女人是在玩杂技吗?”

方正直想着还是不要去嘲笑一个玩杂耍摔倒的女人,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太尊重人家的职业。

不过,就这种水平也在这么大个府院里面混饭吃?

倒是可惜了那匹和自己上次卖的一模一样的好马了,那玩意儿可是能值六七万两银子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