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试探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冰壁依旧还是刚才的冰壁,但是,在方正直的眼里这个冰壁已经完全变了,将那些白色的小点当成万物图中的星辰。

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招式,当成连接星辰的图形。

那么……

眼前就是一幅巨大的图画!

是对还是错?

方正直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一件事情给一千个人去看,自然有一千种不同的看法,何须去计较对错?只需要知道,自己现在是这个想法就够了。

于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方正直开始将那些白色的小点连接,连接,再连接……

慢慢的,一幅幅图画开始展现出来。

确实如燕修所说,这整张图似乎是一个战场,但是……

这个战场却只讲述了一个人。

或者说,这似乎是一张残图,本来应该有别的人的地方都被刻意的隐藏了,所以,在这张图上全部都是在记录着同一个人在战场上的一切,而那个人则是不停的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在战场中纵横。

“这些是……”

方正直有些奇怪,他觉得这虽然是一个战场,但是,里面的各种姿势却有着招式的感觉在那里。

不对!

这不是战场!

突然之间,方正直有一种错觉,这应该是一套招式,所有的战场都只是为了说明这些招式的用途,不同的情况下,使用什么样的招式……

这是一套专门在战场上使用的招式。

那么,这个战场中的人又是谁?

为什么又会是残图?

完整的图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方正直不知道,但是,他却下意识的在脑海中记忆起来,就像一场干涸已久的海绵一样,只要是招式,就全给他记下来再说。

一边记的时候,方正直还开始在脑海中模拟和演练。

而就在这个时候。燕修突然也站了起来,然后,开始用手中的扇子在面前笔画着,神情间有些喜悦。

“难道燕修也看出来了?”

方正直想问一问。可是燕修现在的表情实在太过于专注,这种时候去旁边打扰实在是不太好。

有的时候,感悟就在一瞬间,而且,一般来说。自己感悟出来的东西,往往比别人教的更加适合。

况且,方正直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不是对的,万一教错了呢?

这样想着,方正直便也另外找了一个地方练习起来……

……

万宝天楼一次开启的时间,在外是三个时辰,在内则是三天三夜。

池候静静的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椅上,看了看天色,感觉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便也对着周围的侍女们使了个眼色。

立即使有侍女开始准备起来。

本来。以池候的身份自然是不需要在门口等着方正直和燕修出来,而是可以在他的书房里等着方正直来叩谢。

可不知道为什么……

池候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真的稳坐在书房里,那么方正直八成可能不会来找他,而是拍拍屁股直接走人。

“居然天照了?是很早以前就天照了?还是在万宝天楼中突破到天照的?”池候的心里有着无数个疑惑。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

他要确认一下,确定一下方正直真正的实力,还有没有隐藏。

……

不多时,方正直便和燕修肩并着肩一脸悠闲的从裂口中走了出来,一眼看到周围站立的侍女们。还在坐在面前穿着紫色官服的池候。

“咦?该不会是要安排侍女来服侍自己入寝吧?”方正直对于池候这种行为很痛恨,最少这种事情不能这么光明正大啊?

那么,是拒绝呢?还是迫不得已的接受呢?

“方正直,看招!”

正在方正直有些纠结的时候。池候却已经率先动手了。

“……”方正直有些无语:“能不能先喝杯茶啊?”

事实上,在出来之前,他想过很多,想过出来后会被人领着去池候面前道谢,又或者,会被安排到房间先休息一下。

可是……

他却没有想过。一出来就要动手,而且,还是和池候动手?!

一出来就这么刺激!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你特么什么实力,我什么实力?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玩的啊……

打不过怎么办?

那也不能站着被人打啊。

所以,方正直第一个想法就是跑,可是,这个想法刚刚升起的时候就被熄灭了,因为,当池候动手的一瞬间,站在周围的侍女们便一个个出手了。

与池候不同的是,他们出手的是铁索网,乌黑发亮的铁索网。

遮天盖日的铁索网横立在方正直的头顶,而在铁索网内,还有着池候正举着一双大手掌,朝着自己拍了过来。

燕修这个时候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的铁索网,又看了看飞冲过来的池候,然后,一脸平静的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方正直的后面。

“……”

这是方正直第一次看到燕修后退,而且,退的很果断,一点都没有犹豫,方正直很伤心,但是,却很无奈。

“来吧!”

方正直一咬牙,跑也跑不了,帮手也不出手了,那么,选择其实就很简单了,打肿脸上吧。

然后,他就上了。

不过……

与池候想的不一样的是,方正直的身体周围并没有想象中的领域出现,而是直挺挺的一头朝着他的手掌撞了过去。

这种做派让周围的那些侍女们都有些不能理解。

在找死吗?

侍女们这样想的时候,池候的眼睛中却是猛的一亮,然后,他的嘴角便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手掌并没有收回,而是变掌为爪,朝着方正直的咽喉处抓去,快若闪电,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光芒。

不出任何的意外……

方正直一下就被抓住了,只是,却并不是咽喉,而是肩膀。

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的身体诡异的移动了一下,那是燕修的绝学风影步,但即使是风影步,也只能让他堪堪躲开池候抓向咽喉的一抓。

池候的眼中有些微微的惊讶,他自然明白方正直用的最无赖的寻死缠斗法,赌和就是自己不会真的下杀手。

只是,他却没有想过方正直能躲开咽喉的一抓。

“燕氏的风影步?”

“候爷见多识广,果然厉害,只是却是有些胜之不武,乃是胜在偷袭,我们方氏的十三棍绝学还来不及使出!”

“方氏十三棍?所以……你需要一根棍子?”

“是的!”

“来人,取根棍子来!”池候松开方正直,朝着不远处的侍女挥了挥手。

感受着肩膀的轻松后,方正直的嘴角也是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一闪即逝,然后,马上便又变得恭敬起来。

“候爷,我刚从宝阁内出来,寻到一个宝贝,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候爷能不能先跟我解释一下?”方正直一边说也一边在怀里摸啊摸。

“嗯,拿出来本候看看!”池候一听,点了点头。

这个要求并不算过份,很多进入万宝天楼的世家子弟都有过向他请教的经历,毕竟,那里面的东西本就是神候府多年经营所得。

然后,池候便看到方正直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袋。

小子倒是挺珍惜宝贝啊,装的还挺严实的呢?

正这样想的时候,就看到方正直的手突然翻转了过来,然后,手里的小布袋猛的抖开,一团灰黑色的粉沫状物体便朝着自己脸上喷了过来。

池候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还是瞬间反应了过来,身体不退反进,一道光芒在面前飞速的闪过,那些灰黑色的粉沫状物体便落在了直。

“好小子,连本候都敢偷袭!”池候的嘴里发出一声轻喝,手掌再次朝着方正直的咽喉抓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