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冰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过了一会儿,温老终于再次开口了

“既如此,殿下就只能再冒一次险,争下此次朝试的主笔,只是,历年来的朝试主笔,都是由太子一方来主持,如此做法必牵一发而动全局,殿下三思!”

温老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中似乎有些一丝隐隐的期待,他很想说一句,泼出去的水,只要别人不知道谁泼的,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话他不能说,因为,他是谋臣,这个词的根源是臣……

而不是谋。

端王林新觉自然能明白温老的意思,可是明白归明白,但他做事一向有始有终,认定的事情便一定要做到,又岂会随意放弃。

这是缺点,同样也是优点。

“如果安排别人来主笔,那太子自然不会答应,但是,若由本王亲自主笔,那便只需要说是想增加阅历便足以了,到时候我再许下军门演习大典的督军给太子,则此事可平!”端王林新觉虽然坚持,但他却明白温老话中的意思。

“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可如果让太子知道方正直天照的事情,恐怕多少会想到别的事情,殿下要拿下朝试的主笔,则须兵贵神速!”

“嗯,那本王现在就回炎京,然后直入东宫!”

“殿下不禀圣上,而是直入东宫,这份睿智与忍让,属下叹服!”温老点了点头,执掌军门的端王虽然有些军中人的冲动,但是却并不是莽夫,总能在关键时刻展现出过人的睿智,这也是他一直追随在端王身边的最大原因……

……

万宝天楼宝阁之内,方正直与燕修就这样在宝阁中一边走一边看,一直走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燕修才终于停了下来。

方正直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温度。

比宝阁外面的时候,这里要更加的寒冷一些,而且没有一点点风的声音。就像是一间完全密封的冰窖一样。

“前面应该就是了!”燕修用手指了指前方。

方正直顺着燕修手指的方向看去,却是有些疑惑,因为,在燕修手指的方向似乎是一面墙壁。完全由冰雪堆彻而成的墙壁。

很厚,闪烁着冰蓝色的光芒。

“这里?”方正直看向燕修。

“嗯。”燕修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方正直的目光的墙壁上看了一遍,却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宝物?墙壁里面连根毛都没有。

雕刻吗?

可是哪里有什么雕刻?

“你看一下冰壁里面!”燕修再次指了指冰壁,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认真起来。

“里面?”方正直再次看了过去。

然后。他就发现冰壁里面确实是没有什么宝物,但是,却有着一个个白色的小点,这些小点与冰壁合在一起,如果不细看很容易便看成是雪点。

当然了,这些白色的小点确实是由雪组成。

只是,方正直越看便越觉得这些小点的布置似乎有些特别,就像是故意这些排列的,这种感觉就像是……

万物图!

不对,这不是万物图!

方正直记得万物图上除了星点之外。还有一些不规则的各种图形,还有一些线条来组合,可是眼前冰壁内除了小点之外,什么都没有。

“听说这个冰壁上记录了一场战争,但是,好像看不出来……”

“战争?”

方正直听到燕修的话,心里也越来越好奇起来,光凭着一个个白色的小点,如何能记录出一场战争?

燕修没有再说话,方正直也没有去过多的打扰。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各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盯着冰壁看了起来。

一刻钟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夜晚来临。

……

两个人依旧在那里看着。

从进入万宝天楼再到宝阁,方正直和燕修大概花了一天的时间,而蹲在这里看冰壁。他又看了一天,可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燕修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看得很认真,并时不时的在地上画着东西推演着。

方正直也很想学习燕修的精神,可是他看得眼睛都有些花了,也依旧没看出来一丁点的头绪。推演?最起码我也知道该怎么推吧?

好吧……

为了一场什么都不知道的战争就把眼睛看花掉?实在是得不偿失,所以,方正直决定美美的睡一觉,虽然,这里有些冷,但是并不代表不能稍微眯一下。

然后,他将衣服铺开,在冰面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躺了下来。

“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银……”方正直饶有兴致的吟了一句诗词,便很安然的眯起了眼睛。

不过,他却并没有马上睡着,而是把一只腿在那里翘啊翘的……

脑子里面则是在想着出去之后,自己要去哪里?

再有三个月,朝试就要开始了,从金鳞城赶到帝都炎京城,光是路上最少就要花掉两个月的时间。

这个世界没有飞机,真是不太方便。

那么,是直接去帝都炎京城呢?还是留在北漠金鳞城这边噌吃噌喝呢?算了,还是去炎京城吧,真待在神候府里,天天想着池孤烟就在自己隔壁。

多少有些睡不太安宁。

一想到池孤烟,方正直就总觉得有些熟悉,那鼻子和嘴唇什么的总是有一种在哪里见过似的。

梦里?

呸!

方正直觉得自己除非是做恶梦,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梦到池孤烟。

两年后,自己要是真的把她打败掉的话,要怎么做呢?娶她吗?呵呵……池孤烟,你还是太过于天真了!

想我娶你?

做梦吧你!

嗯……

必须要一报还一报,先好好的羞辱她一番,然后,再当众把这个婚约解除掉,等到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要她的时候,自己再装成好心人,让她给自己当个使唤丫头?

不过,池孤烟这妞长得还是挺水灵的,光是当个砍柴倒水的丫头似乎有点可惜了。

如果加上“暖床”二字……

那就差不多了!

“公子,床暖好了,快请安息吧!”

一想到池孤烟暖好床后,用她那明亮的眼睛和百灵鸟一样清脆的声音看着自己,然后轻声唤着公子的时候,方正直的嘴角就下意识的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他觉得这个还是可以有的。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方正直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有着同样明亮的眼睛。

“古雁!”

等等……

好像哪里不太对!

都说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着同样的一扇窗户,那是几个意思?

古雁……

孤烟!

“我……靠!”方正直的脑海中突然同时出现两张面孔,这两张面孔正以惊人的速度重合在一起,最主要的是。

简直就是无差别重合法!

“如果说古雁就是池孤烟,那她跑到北山村去干嘛?和自己过家家吗?”方正直使劲的摇了摇头,他觉得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他想到自己在桌上看到古雁刻意放的那些书。

是在教自己招式?

先不说池孤烟有没有这么好心吧,那些玩意儿,也算不上是什么招式啊,各种刀枪棍棒剑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不是自己当时太过于**,可能连看都不会看的吧。

那种破玩意儿,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等一下!

那些招式很乱,但是,却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规律,当时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却好像和……

“万物图!”

“冰壁!”

“再加上各种乱七八糟的招式!”

“难道说……”

“我明白了!”突然间,方正直睁开了眼睛。

(今天的订阅居然涨了点,好神奇!然后,心情意外的好,码字的速度居然快了一些,难道这就是良性循环?好吧,还请有能力的多支持一下正版,晚上还有一章,争取在12点左右弄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