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月如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陆公子,你这舞剑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方正直看了看掉落在地的剑,悠悠的叹了口气,一脸的叹息表情。

“是挺差的!”池孤烟同样摇了摇头。

陆羽生的喉咙动了动,他想解释一句,可话到嘴边却完全无法说出口,解释什么?自己舞剑的水平其实还挺高?

那不正好说明自己就是一个舞剑助兴的吗?

想到这里,陆羽生便又有一种被强行塞了一坨翔的感觉,他是真的很憋屈,憋屈得连解释都没有办法解释。

而这个时候,池孤烟已经挽着方正直绕过了陆羽生。

两个人……

都再没有多看他一眼。

“一起坐吧?”方正直看向燕修。

燕修则是一脸古怪表情的看着方正直,又看了看站在方正直身边的池孤烟,最终,脸上的表情慢慢恢复成了冷漠。

“好!”燕修没有拒绝。

“今日孤烟招待不周,燕修公子回西凉后,还请代为向燕爷爷赔罪!”池孤烟则是对着燕修微微一福,以示歉意。

“郡主多礼了!”燕修同样对着池孤烟回礼。

方正直听着燕修和池孤烟的对话,为什么两个人都喜欢提他爷爷?心里有些疑惑,但这毕竟是燕修的家事,燕修不说,他自然不会去问。

三人并肩则行,池孤烟依旧轻轻挽着方正直的胳膊,而燕修则是走在方正直的另外一边,就像三个熟悉的朋友一般。

待到三人来到主位上时,燕修便又对着池候施了一礼。

“晚辈给候爷见礼!”

“呵呵……修儿勿须如此客气,一起坐吧!”池候对燕修似乎也特别的客气,并没有因为方正直邀燕修同席而有任何不悦的表情。

至此,神候府大宴也终于开始。

而陆羽生则是一脸郁闷的站在过道中间,舞着贵妃醉酒的剑舞。

一剑出,风云惊,空中虚影浮动。云雾飘荡……

实话实说,陆羽生的剑舞并不差,相反的还很好看,神韵十足。只是很可惜的是,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

“啪!”

不远处,一间古典雅致的阁楼内,一个如白玉般晶莹的茶杯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瞬间化为一堆碎片。

这是一件极为名贵的茶杯。上面不染一点杂质,必是出于名窑,若论价值,起码也足以够三口之家吃上十年之用。

可是摔杯之人却犹自不太解气,一只脚踩踏在碎片上,将那些白玉般晶莹的碎片踩成了粉沫……

“杀!”一个冷漠如冰的声音从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口中响起,如剑般的眉目中充满了怒意,身上白色的华服都有些微微的鼓动。

“端王殿下不可!”站在青年身后的一名穿着黑白道袍的老者微微摇头,连忙阻止。

“有何不可?不就是一个山村的穷生吗?本王来神候府这么多天了,池孤烟连面都不见我一面。现在却又突然弄出个什么十年约定,这分明就是在笑话本王!”端王林新觉的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显然已经到了盛怒的边缘。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端王殿下还请息怒!”黑白道袍老者温老叹息了一声,继续劝道。

端王林新觉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身上的寒意却是压仰不住。

“端王殿下细想,现在您和太子在圣上面前相抗,池孤烟的归属则成为最重要的一环,如果让池孤烟发觉到殿下对方正直出手,就算您能坏了这个约定。怕也会将池孤烟推向太子那方了!”

“那你的意思如何?”

“静观其变!”

“不行,本王若是看不见也罢了,现在亲眼看见,如何能忍下?”

“唉……如果殿下执意而行。那便多少要冒上一些风险了。”温老似乎有些为难,目光望着不远处宴席上的主位,摇了摇头。

“帝王将相,本王当初踏上这条路,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点风险有何不能承担。温老不如说说你的想法吧?”

“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借谁的刀?如何借?”

“谁的恨够深,便可以借谁的刀!端王殿下请看!”温老将手指朝着宴席的一个位置一指。

而在那里,正有着一个人腾空而起,一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手端一盏银光空杯,一脸苦郁的在那里舞弄着……

……

神候府大宴的菜品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奢华和精致,但是却更显粗犷,充满了铁血军人战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