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虽然方正直此刻因为咬着牙的缘故,笑起来的样子多少有些古怪,但确实是在笑,而且,笑得还很开心。

众目睽睽之下,池孤烟无比客气的邀请方正直坐上主位。

然而……

却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而且,还是当着北漠五府的大小官员。

当着天下的青年才俊。

当着池候和候夫人的面……

如此肆无忌惮,如此胆大妄为的握住了池孤烟的手。

这是轻薄,这更是对一朵纯白冰莲的亵渎!

“他……他抓住了池孤烟的手!”

当这个想法在所有人脑海中爆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在这一刻,整个宴席的空气是凝固的,甚至于所有人都忘了还有呼吸的存在。

池候的目光一下子就瞪圆了,一个镇守北漠五府,令北邦蛮骑闻名而丧胆的铁血神候露出了在场战上都从来没有露出过的震惊表情。

池夫人同样愣住了。

这位温文端庄的夫人,第一次有一种心脏跳到嗓子眼的感觉。

自己的女儿被一个人轻薄了?而且,还是被一个乡村穷生,当着北漠五府大小官员和青年才俊的面轻薄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接受不了,甚至就算不是一个母亲,她也完全接受不了……

所有的大小官员们全部惊得嘴巴都合不扰了。

刚才还在那里笑着议论将门虎女,双龙榜首的官员们,此刻都有一种把舌头咬掉的感觉,或许,真的咬下来,他们也不会感觉到疼痛。

因为……

眼前的一幕,已经完全超脱了他们的想象。

青年才俊们傻了,完全懵了,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天之骄女,绝世无双的大夏王朝第一才女。双龙榜首,未来的大夏王朝第一元帅。

被一个从乡村出来的穷生,当众握住了手?!

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打击……

因为,他们的心。真的碎了!

就连燕修也完全被方正直突然间的举动给震得张开了嘴巴,如果说上次在百花文会上,方正直突然伸手揭下云轻舞的面纱的事情只是让他有些微微的好奇而已。

那么,眼前这一幕,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好奇可以诠释了。

因为……

对方不再是云轻舞。而且神候府的千金小姐,池孤烟!

“竖子,尔敢!”

“斯文败类啊,我的老天……如此登徒行径,日月可诛啊!”

“这该是何其的胆大包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沉默之后,就是举世皆惊的恐怖爆发,所有的官员们身上同时涌起一股巨大的寒意,没有人会容忍这样的事情。

特别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

所以,官员们动了。陆羽生同样动了。

就连池候也已经捏紧了拳头,脸色阴沉,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让这个敢亵渎他宝贝女儿的家伙,变成碎沫,化为灰烬!

一个个官员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全部做好了与这个敢亵渎神圣的败类玉石俱焚的决心。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方正直并没有理会周围爆发的怒意,他只是笑着在池孤烟的手上摸啊摸啊……

很滑,很软。如丝绸一般,确实是水嫩嫩的……

事实上,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都站到了高山上,那何不干脆站到山尖尖上去呢?

他就是做了,而且,做的是那么的坦然,那么的心安。

就算是面对池孤烟刚才后缩时那如同山崩一样的劲道……

他也没有松手。

那一瞬间,方正直死命的抓住了。

只要抓住了,他根本就不会松手!

“摸够了吗?”池孤烟的眼神很认真,其中还带着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

“没有!”方正直微微摇头。

“你……不怕死吗?或者说,你连你爹娘还有全北山村的生死也可以不顾?”池孤烟没有再继续挣脱手的意思,这并不是说她就任由方正直这般握着,只是,她很想知道,眼前这个无耻小贼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怕!”方正直的语气很肯定。

“那你还敢做下这件事?!”池孤烟的身上突然间涌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她知道方正直说的是实话,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不能理解。

“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我才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