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连燕修此刻也是一脸惊讶的望着方正直和池孤烟,他实在是没有想明白,堂堂天之骄女池孤烟,为什么会突然对方正直提出这样的邀请?

同席而坐啊!

燕修并不是一个看重出生门庭的人,可是,眼前这两个人……

一个是北漠神候府的千金小姐,大夏王朝第一才女,双龙榜首,未来大夏王朝第一元帅的指定人。

另一个呢?

不过是一个偏远山村出生的书生,甚至连道堂都没有进过。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有什么交集才对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

不久之前,池孤烟还发下了一纸讨贼檄文,言语中的针对之意,树风之举已经不需要多去猜测,可是现在……

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点吧?

仅仅因为方正直拿下了信河府的双榜榜首?

怎么看也不太可能。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燕修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而北漠五府的那些官员们更是齐齐的张大了嘴巴,区区一个府试的双榜榜首,为什么会有这种待遇?

那样的位置……

除了神候府的主人,恐怕也就是端王,太子殿下之样身份的人才可以坐吧?

一个平民……

为什么?

……

方正直其实也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因为,在池孤烟的话出口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池孤烟刚才那句话之中深刻的含义。

看着池孤烟那双清澈而明亮的眼睛。

高处不胜寒吗?

真的好高啊!

俗话说的好,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意思很明显,一切灾祸和过错的根源便是不懂得知足。

池孤烟的邀请,看似是在抬高自己,给了自己无上的荣誉。有种风光无限好的感觉,只是这种风光却是已经临近黄昏了。

自己现在有能力去坐那个主位吗?

当然是没有。

所以,方正直现在的处境也正如她所说的那样,高处不胜寒。而且,还是很彻骨的寒。

到了这一步,他也突然明白池孤烟为什么要发那一纸讨贼缴文了,从一开始,池孤烟就是有意识的让自己站到高处。

如果没有那一纸讨贼檄文。自然就没有五府才子同赴信河府的事情发生,也就不可能有那么难的府试。

可是……

自己偏偏又再次拿下了信河府的双榜榜首。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池孤烟所希望看到了,于是,大宴之上,池孤烟再次让自己站到了高位。

只是这一次……

实在是高的太狠了一点。

自己这一屁股坐下去,估计整个大夏王朝的才子们都会不服。

最终的结果就很明显了,整个北漠,甚至是整个大夏王朝,想坐这个位置的人。想一举成名的人,都会来挑战方正直,然后,对着全天下的人喊,看吧,我把坐在神候府大宴主位上的方正直打败了……

多么霸气,多么大快人心。

而方正直呢?无疑就是一块全天下才子们都希望踩上一踩的垫脚石。

等到垫脚石被人踩了一次又一次,踩到失去了价值之后,估计也就是被人一脚踢飞的时候了。

到时候是死还是残废……

估计还真不太好说。

方正直能想通这一点,池候和五府的官员们在片刻的震惊之后。自然也能想明白这一点,于是,他们想到了前不久池孤烟的那一纸讨贼檄文,想到了刚才池孤烟在大宴之初特意点出方正直的举动……

然后。他们脸上的震惊开始慢慢变成了讥讽与嘲笑。

陆羽生并没有想明白,但是,他却看明白了,因为,他已经可以看到周围才子们眼中闪烁出的炽热光芒。

那是一种野兽看到猎物时的寒光。

燕修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他的嘴唇动了动。刚准备开口阻止方正直的时候便看到方正直正对着自己微微的摇了摇头。

方正直自然知道拒绝是下下之策。

不说自己拒绝后,池孤烟会不会再给自己再安下一个“不知好歹”的罪名,恐怕单拿拒绝这一点来看,估计就做不到。

如果自己是池孤烟。

那么肯定是一请,二请,三请……

到时候在天下人的面前,池孤烟自然是得了个唯才是举,以德用才的美名,而自己?估计就是一个受千夫指的罪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