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高处不胜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事实上,现在除了文管家不太好之外,坐在刁角里面的方正直也不太好,或者说,是非常的不好。

方正直可不会认为,以池孤烟的智慧,会在这种重要的场合突然挑出一件这么不太重要的事情来讲。

那么……

就只有一种可能。

池孤烟是故意的!

目的在哪里?先是随意的把自己点出来,然后,再找机会打击?又或者是直接下令把自己给抓起来?

这可是神候府?

我往哪里跑啊……

方正直想到刚才进来时的九曲十八弯,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力感,别说神候府守卫森严,就算是让自己跑,估计没有一个时辰也跑不出去。

整个宴席现场的气氛在这一刻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下意识的转向了刁角中的方正直。

他们自然是看到了方正直。

只是,他们不明白,一个府试的双榜榜首而已,有什么值得池孤烟去在意的呢?

文管家现在额头上已经见汗,心里飞速的思考着。

到底哪里不对呢?

招待不周?并没有啊,自己可是亲自接待的,而且,也特意叮嘱了下面的人,避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嘲笑的事情发生。

那么……

位置?!

文管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可这个问题与他无关,因为,候府宴席的位置是池候亲自下的口令,按照身份来排位。

方正直虽然是府试的双榜榜首,可是身份出身却是平民,乡村平民。

不过,话虽然如此,可是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令池孤烟不满意的地方,那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而不是池候。

“小姐恕罪,是我的安排出了问题。我愿意认罚!”文管家知道,在这种时候,争辩永远没有直接认罪来得轻。

“文管家所认何罪?”池孤烟的声音再次响起,很平静。

“这……是……是座位的安排上……”文管家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池候。额头上汗如雨下。

池候看到文管家投过的目光,心里大概明白了,不过,这座位的安排是他下的口令,这种时候要是自己应下来。估计以池孤烟的性格……

想到这里,池候便也对着文管家露出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慢慢的将头扭到一边。

文管家一看池候的样子,心里一下就跌到了低谷。

他知道……

轮到他背锅的时候到了。

“古书有云:唯才是举,以德用才,我神候府统军镇守北漠,抵御北邦蛮骑,靠的就是不看出生门庭,文管家今日这错。犯的可不低!”池孤烟继续说道。

“小的知罪,还请小姐看在多年的情份上,允我辞去管家一职,认罚三年俸银!”文管家知道要背锅,自然就主动把罪辞都想好了。

“嗯,知道错了就好,你再去安排一下吧!”池候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

有人背锅,这自然是一件令人身心舒服的事情,池候当然知道池孤烟不过是借题发挥,到此便也可以进入正题了。

“是!”文管家一听。如蒙大赦,立即便准备应下。

“等一下!”池孤烟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站了起来。

“我亲自去请!”

一句话出口,整个宴会上的大小官员们,还有青年才俊们就完全呆住了。

神候府设宴。遍邀北漠五府官员和天下青年才俊,池孤烟在宴席开始之前,借方正直之事,陈述神候府唯才是举,以德用才的决心。

此举自有收揽人心之用。

或许,从一开始神候府便已经布下这样一个局也说不定。所以,这件事情并不算什么令人感觉特别震惊的事情。

但是,池孤烟亲自去请,这其中的意义就又完全不同了。

池孤烟是谁?那可是真正的大夏王朝第一才女,举世皆惊的双龙榜首,未来的大夏王朝第一元帅,这样的身份,亲自去请一个才过了府试的才子?

怎么看,都不止是借题发挥这般简单。

池候的脸上此刻也同样闪过一丝惊讶。

对于池孤烟,他是万分疼爱和喜欢的,或者说没有池孤烟,他甚至都不可能有着今日这般稳固的地位都一点不为过。

刚才听池孤烟举先贤用人之心,他也深知池孤烟的用意,可是现在……

他有点不懂了。

在他的记忆里,能让池孤烟亲自去请的人,整个大夏王朝可并不多,端王如何?御命亲王,可是端王都到了神候府十多天了,池孤烟却连面都没有和他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