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池鱼亦升天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方正直这一路行来,经过的地方皆是喜气洋洋。

北漠五府同时举行道典考试的府试,此时,正是报喜的官吏们在各处县城和村落中挨个报喜的时候。

诺大的县城,总是会有过了府试的才子。

所以,每个县城的门口便总会出现一些等候归来才子们的队伍,甚至,还有些别有心计的人做趁着这个时候,举办一些特殊的活动。

比如,民间最流行的灯迷,又比如一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在县城中摆下擂台,做着文斗,武斗之类的比武招亲之举。

方正直这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玩得也算是不亦乐乎,灯迷这东西自然是没有少猜,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玩着棒打鸳鸯的美事。

猜灯灯和棒打鸳鸯有关系吗?

自然是有的,因为,方正直最喜欢猜的灯迷就是那种,一男一女逛灯会,女的尖叫:“我要,我要……”

然后,男的绞尽脑汁硬是猜不出女子所要灯笼迷底的时候。

往往就方正直上场的时候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

清晨的山林之间,带着淡淡的水雾,响着轻脆的鸟鸣,如同刚刚沐浴而出的少女,身上滴落的水声,有着一种朦胧的自然之美。

一行挂着红绸的官吏们行正在山间小路上。

敲着铜锣,震憾着树上寻食的小鸟,悠悠的路过南山村的村口,朝着北山村行进。

原南山村村长孟柏静静的站立在村口,望着前行的报喜队伍,心中的惆怅可想而知,即使已经是第二次看到这样的队伍。

他心里的痛却依旧没有一丝减弱,甚至越来越强。

“老村长,我们要走了!”穿着一身先生服饰,脸大如盆的王安画这个时候出现在孟柏的身后。

而在王安画的后面。还跟着另外一个先生打扮的中年男子,还有两辆堆满了各式书藉的马车。

“要走了吗?”孟柏颤抖着拿起手中的烟杆,使劲的抽了一口。

“指令已经下来了,道堂迁到北山村。只有一山之隔,往后老村长要是有什么吩咐,还是可以托人带个话的。”王安画对着孟柏微微施了一礼。

“唉……”孟柏重重的叹出一口气,转身朝着村中行去,身影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

与南山村的落寞相比。北山村无疑是喜庆而热闹的。

怀安县的县台大人穿着黑色的官服,亲自领着村长张阳平还有方厚德站在村口的大树下,等候着报喜的官吏们到来。

而张阳平和众村民们,则是到现在都有些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方正直过了府试?!”

“而且,又是双榜榜首?”

“南山村的道堂要迁到北山村了!”

“县台大人亲自连夜到北山村来报喜,并且还命人带来了兴建道堂所需要的材料!”

每一件事情,都像一记记重锤一样敲击着村民们脆弱的小心灵,

对于一个偏远而普通的小山村来说,没有人会想到有这些事情发生,或者说。上面的每一件事情他们都完全没有想过。

“县台大人,您……确定没弄错?”张阳平总觉得这种事情,比天上掉金子还要来得令人震憾一些。

“呵呵,张村长这是哪里的话?这次信河府的府试可是天下都关注的大事,聚集了北漠五府的青年才俊,方公子拿下信河府府试双榜榜首的事情,更是人尽皆知,本官岂能有错?”

县台大人并没有现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反而是一脸微笑的解释道。

北山村属于怀安县管辖,一县之内。出了个府试的榜首都算是喜事,更何况是双榜榜首这样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所有人都明白,此次信河府的府试。非同一般。

要不然,以他的身份,也不至于连夜赶往北山村。

方厚德现在的表情显得又激动又紧张,虽然上次方正直拿下县试的双榜榜首时,他就已经激动过一次了。

可这一次不同……

府试啊!

真正能登藉入册的考试啊!

“咚!”一声铜锣声,隐隐的从远处响起。

然后。水雾中便有一行挂着红绸的官吏们慢慢的现出身影来。

“来了来了!”

“真的有报喜的官吏来了啊!”

“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种做梦的感觉?”

一个个村民们激动起来,可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很难去想象的,就算真的看到报喜官吏,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即接受。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

特别是在报喜的官吏们走到近前,然后,拿出一封大红帖恭敬的交到县台大人手中,再由县台大人转到方厚德手中时。

所有的村民们才终于明白……

方正直是真的过了府试,而且,还是双榜榜首!

张阳平激动的跪拜苍天,大喊着:“苍天有眼啊!”

村民们则是一个个眼中落泪,北山村也出了一个才子了,而且,还是一个拿下府试双榜榜首的大才子……

八年前,当方正直一家被张阳平请到北山村时。

何曾有人会想过,会有今天?

山沟沟里出了一条直冲云宵的真龙,如何不令人激动,如何不令人落泪。

方厚德的手是颤抖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眼中的泪水却是如雨般滑落,经历着山风吹袭的脸庞上,有着无比的满足表情。

有子如此,还有何所求?

“孩子他娘还在等着呢,我……我得去告诉她!”方厚德望着红帖上三个金灿灿的大字,声音中有些哽咽。

“上次县试,正直这孩子回来过一趟,不知道府试完了,会不会回来啊?”有一个村民望着山路,有些期待的问道。

“呵呵……方公子这次摘下双榜榜首,可是要参加神候府的大宴,并且,有机会进入万宝天楼的!估计,现在应该在去往金鳞城的路上呢!”县台大人听到村民的话,再次微笑的解答着。

“参加神候府的大宴?!”

“太厉害了吧?神候府啊……”

“这个万宝天楼又是什么地方?”

“不懂就别瞎问,那肯定是有很多宝贝的地方啊,神候府里,那还能有什么差的不成?”

“那正直这孩子什么时候能回村里啊?”

“还回来干嘛?咱们村子小,正直这孩子出息了,肯定是要在外面干大事啊!”

村民们听到县台大人的话,再次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虽然他们都希望方正直能回村看看,可是一想到方正直通过府试后已经一跃而龙,村民们便也能够理解。

“嗯,估计短时间内很难回来了,参加完神候府的大宴后,朝试也要马上开始了,到时候还得赶往帝都炎京呢!”县台大人将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哇……要进帝都啊!”一个村民瞪大了眼睛。

“就是不知道正直身上的银子够不够花?”张阳平想着方正直走的时候,身上的盘缠并不多,当时本想着就参加个府试就回来。

却没有想到居然过了,然后,又是赶往金鳞城,又是去帝都炎京,这一路上的花费定然是不少的……

这想一想,心里就有些内疚起来。

正说着的时候,山间小路上再次传来一阵马蹄的声音。

“看来是南山村的道堂先生们来了,没想到这么快!”一个村民听到声音,也是立即笑了出来。

南山村的道堂迁到北山村。

这绝对是令北山村所有村民们都兴奋的一件事情。

当初,南山村建起道堂后,北山村的村民们不知道有多羡慕,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潭中之鱼,一朝化龙,池鱼亦升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