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足够怕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擂台之上,道道残影闪动。

片刻后,残影消失,方正直停了下来,目光静静的看向燕修,如同一个乖学生一般,脸上带着一丝期待。

“最起码掌握了六成!”燕修开口了。

“谢谢!”方正直很认真的对着燕修施了一礼。

“我并没有教过你什么。”

“嗯,我明白。”

“那我们继续吧?”

“好。”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认真的对视了起来,擂台上的气氛重新恢复如初,感觉上就像刚才的一幕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接下来我用的这套剑法和刚才的不一样,这套剑法会更加难学一些。”燕修再次开口道。

“看来这套剑法很厉害。”方正直猜测道。

“是很厉害,不过,我并不喜欢。”燕修继续说道。

“不喜欢?”方正直大概明白了燕修的意思,不喜欢却依旧掌握了,那么这套剑法应该就是燕氏族人必须学的剑法了。

“这套剑法以太阳为形,兼具了,火,光,风,三种万物之道,其中又蕴含了修罗道的杀意!”燕修说完后,便也动了。

手上的山河乾坤扇一舞,而随着燕修的动作,擂台上的空气突然变得炽热起来,半空中,凭空出现一个红色的光点,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就如同一轮红日一样。

“一阳当空!”燕修轻喝一声,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暴燥,眼中闪过一抹若隐若现的红色光芒。

一直以来,方正直觉得燕修都是一个冷漠如冰的人,可这套剑法却让他有了暴燥的冲动,看来,这应该就是他不喜欢这套剑法的原因。

这就是修罗道中的杀意吗?

好吧……

真的有点热!

如果说刚才燕修的那套暴雨梨花,是充满寒意的,那么现在这套九阳,无疑就让人热得像掉进了沙漠之中一般。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

方正直这样想的时候,燕修却是突然跃了起来。

“斩!”

“斩?”

方正直正在仔细的观察着燕修的动作时,就看到一道无比耀眼的红光从燕修的扇子边缘现了出来。

然后,红光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形。

越变越大。

一瞬间,一股强烈的战意杀伐之意从燕修的身上涌出,然后,那道红光便脱离了燕修的扇子,化为一道火红的半月朝着方正直斩了过来。

“呃……”方正直立马就放弃了继续观察的想法,因为,现在逃命来得更急一些。

幸好临时学了个风影步。

身形一闪,脚步如风。

“轰!”

方正直刚刚闪开,擂台上便暴发出一声巨大的轰响。

碎石飞溅。

方正直回头一看,眼神都不由就呆了一下,他终于明白,燕修所说的那句,很厉害是有多厉害了。

眼前的一幕显然是有些夸张的。

擂台之上,以燕修的手臂为始,一道深深的剑痕正横着将擂台切成了两半,白玉般的石头上现出一抹如同烧焦了一样的黑色痕迹。

恐怖的威力,顿时就把周围的考生们吓了一跳。

“这……真的是府试的程度?”

“怕是在朝试中也难得一见吧?”

“燕氏族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考生们震惊议论的时候,裁判席上的韩长风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复杂,燕氏一族的‘修罗剑’,悟于战场,主修罗杀意,方正直应该不可能学会的吧?

如韩长风预料的一样。

方正直确实学不会燕修的这套修罗剑。

但是,没关系……

他可以改!

你用太阳,我就用月亮,你用的是火,那我就用冰,太阳虽然有着无比强大的光辉,但月亮却可以借用太阳之光。

这便是阴阳相生之道。

我用不了修罗,但是,我却可以借你的修罗!

于是,方正直动了,手中白玉软剑一扬,一轮洁白的明月便出现在了天空中的红日之下,借着红日的光,散发着他的亮度。

“斩!”

与燕修不同的是,方正直斩出去的剑,是洁白而明亮的,其中并没有暴燥之意,有的只是无比的平和和寒意。

“轰!”

擂台上,一道深深的剑痕再次出现,只是,却是覆着一层寒冰。

韩长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望着擂台上那道冒着寒意的剑痕,脸上的震惊表情,根本就掩饰不住。

周围的考生们更是一个个瞪大的眼睛,这样也行?这得要有多么高的悟性啊,他到底对万物之道理解到了什么程度?

任何的招式,都可以一学就会,而且,最主要的是,还能举一反三!

方正直并未理会周围人的反应……

而是将目光望向燕修。

燕修现在的心里是震憾的,虽然,他在说出修罗剑中蕴含的万物之道时就想过,或许方正直能学会。

可是……

想过归想过,真的被方正直学会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受打击的。

为了体会修罗之意,燕修付出的怒力不可谓不少。

“你借了我的光?那修罗杀意呢?”燕修的目光望了望擂台上的剑痕,又看向方正直,手中的山河乾坤扇紧了又紧。

“光可以借,修罗杀意借不了……不过,修罗本性善良,也是善道之一,只因其常常有嗔恨之心,执着争斗之意,才会被世人误其终非善类,我理解这些,所以,我可以用另外的方式将修罗杀意引导出来!”

“另外的方式?”燕修有些疑惑。

“对,要用出杀意,可以心中有杀,同样,也可以心中有和。”方正直说到这里的时候,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和?”燕修有些不太明白。

“嗯……这是比较体面的说法,其实,就是将心里的害怕放大,再说白点,我足够怕死,这种怕死,也可以成为一种自我保护的杀意!”方正直很大方的解释道,幸亏自己脸皮够厚,一般人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怕死。

而且,还怕死到这种程度。

“怕死?”燕修微微一愣,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谢谢你教会我这一点!”

“呵呵,不用谢,我估计你学不会这个,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怕死的。”方正直微微一笑。

两人相互交流的时候,周围的考生们还有裁判席上的韩长风和监考官们却已经被方正直的言论,震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

怕死也可以成为一种杀意?!

(继续求推荐票!保持菊花的安全!给我安全感吧!另外,再推一本英雄联盟的书《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好基友写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