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武试之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信封中的内容其实并不多,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而且,单纯就内容来说也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只是很简单的点明了在府试中,方正直那一注文榜榜首是云轻舞命人买的。

云轻舞买自己得文榜榜首?

方正直的心里实有是有些好奇,自己不过就与云轻舞见过一面而已,就这么肯定?而另一点让方正直好奇的,则是乌玉儿对于情报的掌控。

云轻舞是托人买的赌注,那么从本意上来说,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乌玉儿虽然是幕后开庄案的人,但要了解到真正的买主,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这么快就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乌玉儿对于信河府中各类事情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方正直无法想象的地步。

“乌玉儿?”

方正直将手中的信封收入怀中,抬头看了看望月楼上的一间窗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一个女人,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

却掌控着庞大的地下世界,要说这样的女人背后完全没有什么隐藏的势力,方正直是肯定不会信的。

“代我跟玉儿说一声,说我会再来看她的,么么哒!”

玉儿?!侍女听到方正直对乌玉儿的称呼,神情间明显闪过一丝惊恐,不过,很快便也恢复了平静。

“是的,方公子!”

……

方正直与燕修离去。

而在他刚才注视的窗台上却是现出一个人影。

那是一张极度精致而又妖娆妩媚的脸孔,只是,这张脸也上现在却现出一抹微微的潮红,望着方正直离去的背影。

乌玉儿身体微颤,轻啐一口。

“摸摸大?!好个天下第一登徒子,真是……无耻之极!”

……

三天后,大夏王朝帝都,炎京城。

高大的城墙护卫着这座经历过无数血雨的古城,作为大夏王朝建都之处,这座古城修建的防御工事自然是国家强盛的根本。

城墙之上,无数穿着明亮盔甲,手持长枪的军士正不停的来回巡视着,而在城墙之后,便是帝都炎京的巡卫军驻扎之地。

无数用来练习的各类木桩深深的钉在地底。

校场之上,一队一队的巡卫军正在练习着枪术,每刺出一枪,都带着森冷的寒光。

驻扎之地的最中间,是一个由木头建成的巨大军账,军账的顶部,挂着一面金色的旗帜,上面一个巨大的“端”字,正迎风飘扬。

军账之中,一名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正端坐在上方,眉目如剑,身上一袭白色华服上有着用金线勾画出来的兽形图案。

“本王收到消息,信河府那边的文试榜首已经出来了!”青年的目光望向了下方一个穿着黑白道服的老者。

“王爷,此子能在众多才俊中脱颖而出,也算是难能可贵,而且,听说此子在六岁的时候便已经解开了万物图,道心深种,我们何不……”

“温老难道忘了那一纸讨贼缴文了吗?”坐在黑白道服对面的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此刻打断了黑白道服老者的话。

这让穿着黑白道袍被称为温老的老者脸上现出一丝不悦,但是,这一丝不悦却很快又隐了下去。

“池孤烟的讨贼缴文,震惊天下,我又岂敢忘记?只是,池孤烟自拿下双龙榜首后,便进了天道阁,一年时间从未踏出天道阁一步,而且,也从未在任何情况下传出过消息。可是,这一次却是为了一个青年,发出一纸讨贼缴文,难道,这件事情不奇怪吗?”

“嗯,本王与温老有着同样的好奇,不知道温老的意思如何?”青年听到温老的话,对着旁边欲再开口的书生中年男子摆了摆手。

书生中年男子张开的嘴巴立即便闭了起来,神情间并没有一丝不悦。

“属下以为,池孤烟天纵之才,绝不可能只为了一个青年的一时的不当之举而发下讨贼缴文,此文,怕是有投石问路之意!”温老恭声回道。

“既是投石问路,那如果按照温老的意思,将此子招入军中,岂不是违了池孤烟投石之意?”青年的脸上现出一丝疑惑。

“就怕她问的不是我们想的那条路……”

“温老请详述!”

“池孤烟的意思,属下暂时还猜不出来,但是,不管池孤烟问的是什么路,只要这个人在我们的军中,那么,主动权便在我们这一方,到时候不管池孤烟的意思到底如何,我们都很方便!”

“嗯……”青年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马上表态,只是将目光望向天道阁的方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

而此刻,在天道阁内,少女月儿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上的纸条,然后,飞快的转身朝着天道阁后院的木园中跑去。

“小姐,小姐……那个小贼又拿了个文试榜首!”

“放肆!”一声轻喝从木园中传了出来,然后,一名穿着一件粉红烟纱裙的少女便从木园中走了出来,“以后要称他为方公子!”

少女的目光看着少女月儿,语气之中透着一种不容质疑的气势。

“是,小姐,月儿知错了!”少女月儿一听,立即吓得跪倒在地。

“呵呵……没想到这小贼八年来倒还算勤奋,府试的文试榜首吗?”少女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抬头望了望天空,如星辰般的目光中闪烁着淡淡的光华。

少女月儿的目光呆了呆,虽然同为女子,但是,她却总是被自己这位小姐的面容所震憾,特别是自己小姐笑的时候。

倾国之容,天仙之姿!

“我让你透露给韩长风的消息,你透露了吗?”

“回小姐,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让南山村道堂的王安画传了话,韩长风果然如小姐预料一样,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当众揭开了那个小……方公子八年前解开万物图的事情,现在估计应该传到炎京了。”

“嗯,韩长风并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要这样做!而且,估计这次武试,韩长风应该已经有所安排了,我倒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这小贼如何过这个武试?”

“小姐,月儿有些不明白,您一方面发下讨贼缴文,另一方面又把方公子解开万物图的事情公布天下,这两件事情,一件是弊,一件是利,到底用意何在啊?”

“有利有弊,才能以阴阳之道,一观人心,等这次武试结果出来,你自然就能完全明白了。”

“人心?阴阳之道?”少女月儿一脸的疑惑,她实在不明白,这几件事情,还有武试的结果跟人心和阴阳之道有什么关联。

……

几天后,信河府内所有参加府试的青年都脱下了身上的锦衣华服,换上各种各样的劲装盔甲。

原因很简单……

今日,正是武试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