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难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咚!”一声锣响,代表着文试也正式开始。

试卷很快就发了下来,一群才子们立即扫阅了起来,一看完,顿时,一个个都是面露苦笑之色。

难……

太难了!

也不知道这一次的文试是何人出卷,居然还涉及到了卦理,中的《周易》篇,这可是《道典》中出了名的难篇。

而且读起来词汇也是生涩无比,很多才子们对这一篇基本都是采取跳过的方式,就算有人能通读下来,那也只限于读而已……

方正直此刻也看到了里面考的《周易》内容,这东西如果不是前世有过无数后人的注释和翻译,还真的很难看得懂。

光是里面的那些什么乾卦、坤卦、屯卦、蒙卦、需卦、讼卦、师卦、比卦、小畜卦、履卦、泰卦、否卦……

等等这些东西,就能把人绕晕。

不过,这显然难不倒他,毕竟,后人的心血是伟大的,已经将其中的深意用很浅显的语言表达了出来,而且,总结也很丰富。

除了《周易》之外,文试的试卷中还考到了《三十六计》的内容,主要是考的在不同处境下该如何决判之类的。

从试卷来看,府试的文试试卷,比起县试来,确实要难上很多,而且,题目出的极活,作弊抄标答的可能性便低了很多。

方正直看到这里,不由感叹了一句,或许就算李壮实真的把自己陷害出去了,蔡永风也不可能去顾及到他吧?

毕竟,这上面的答案从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出现完全相同答案的。

那么蔡永风又岂会冒险将自己的答案告诉给李壮实?

没有再多想,方正直很快开始作答,《三十六计》的总结,后人早有定论和分类,什么胜战计,败战计,敌战计,攻战计……等等,光从理论上来说,方正直早将这些东西烂熟于心。

周围的才子们一个个抓头苦想的时候,方正直这边已经涮涮的写了起来,一脸的微笑表情,就像在抄写课文一样。

“有这么厉害?!”

“这么难的题目,才看了一眼就开始写了?”

“太夸张了点吧?”

周围的才子们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方正直毕竟是在怀安县的县试中拿下双榜榜首的,要说文试不过,这种可能性毕竟是少数。

虽然质疑,但是却没有会认为方正直在胡写乱写。

这样一来……

周围的才子们压力就有些大了,本来就紧张,再一看到方正直那运笔如飞的样子,又想一想府试的名额有限,顿时一个个额头冒汗。

“一定要过!”

“这次府试的奖励可是绝无仅有的!”

周围的才子们一想到这次府试中那个特殊的奖励,都有些不甘心放弃,一个个静下心来,冷静思考。

可是……

这府试的题目实在是太难了啊!

……

方正直写得很快,永远都是那么快,题目一扫心里便有了答案,这种感觉很舒服,就像一个科班出生的文科大学生和一个初中生比赛写作文一样。

有点欺负人。

可是,偶尔欺负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写着写着,方正直发现了一道诡异的题目,默写《道典之六韬篇的二十七章》,这个题目出的并不算太偏。

毕竟就算是在前世的世界中《六韬》也是领军将士必读的经典书藉。

府试时考的偏兵家之术,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方正直看书的时候,习惯性以名字和标题来备注,在读《六韬》的时候,他会将其分为六部,然后,每部又标注上题目。

比如:文师、盈虚、国务、大礼、明传、六守……等等这样,这倒不是说他不去按照《道典》中的顺序来读,而是一种长期以来的习惯。

那么……

问题来了。

这个二十七章是哪一章?!

方正直停下了笔,努力的回忆着自己读《六韬》时的情景,想了足足一刻钟,也没记起来脑海中有闪过二十七章这样字眼的时候。

难道要丢分了?

方正直看了看后面,还有几道题目,不过都没有再出现令他头疼的默写章节这样的类型。

读书时,老师教过考试方法。

如果碰到不会的,或者把握不大的问题,就先空着!

方正直决定先写后面的。

涮涮涮的声音再次响起,不一会儿,后面的题目全部答完,然后,就又不得不重新回到这个二十七章的问题上来了。

“空题!是不尊重自己心血的行为!”

方正直自然是不可能把这题空着,先不论得分多少,光是这个态度也不太好。

那么……

总不可能把六韬全部默写一遍吧?

就算这样做,也不见得会得分啊,人家题目出的是默写二十七章,你整篇全给默出来,明显就跑题了!

怎么办?

方正直觉得自己应该去偷偷的瞄一眼了。

毕竟,整个考场这么大,总有人知道这个二十七章是哪一章吧?要求不高,只要能瞄到一句话,就万事大吉了。

很愉快的想法,方正直也照做了。

瞪圆了双眼,使足了目力,脖子都拉长了……

可惜,后面和左右两边都全部用木栏隔了起来,虽然每一块木栏间都有拳头大的缝隙,但是,要透过这种缝隙看到左右两边的难度还是有些大。

而前面,那就更不用想了,谁都知道,从一个考生的背后,看到他正面所写的答案的难度有多大。

除了一个流着汗的后背,估计连张纸片儿都看不到。

好吧……

放弃!

方正直倒也并不是一个追求完美主义的人,有时候留下点遗憾,玩点残缺美,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接受归接受,时间未到就过早放弃的事情他还是不愿意做,所以,虽然明知道偷瞄不到什么,但他还是恨恨的将目光在考场中不停的游离着,游离着……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与自己有着相同际遇的考生。

那是一个穿着穿着锦服的小胖子,小胖子此刻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慌张,满额头的汗珠子往下滚,一双小眼睛正使劲的瞪圆,左左右右的观看着。

而在他右手边的一个考生,则是将试卷轻轻的朝着小胖子的方向抬了抬。

“作弊?”方正直嘴角一笑。

对于像小胖子这样无怨无仇的人,他倒也并没有举报人家的兴趣,十年苦读,一朝府试,又岂是玩笑?

算了,随他去吧。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方正直的目光很快就看到一名正在巡神的监考官,此刻这名监考官目光正紧紧的盯在小胖子的身上。

而小胖子则依旧在在努力的伸着脖子,根本就没有一点察觉。

“看来要被一起抓住了……”方正直有些叹息的摇了摇头,正在他感叹小胖子和他右边那位考生即将被请出考场的时候,眼前却是猛的一亮。

等一下……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