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搜身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听到监考官的话,周围的才子们都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等着方正直被带出考场,而方正直则是静静的坐在原地,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方正直,跟我出去吧!”监考官看到方正直没有动静,催促道。

“为什么?”方正直一脸的无辜。

“你携带资料进考场,已经属于作弊的行为,还问为什么?”监考官有些不耐烦了。

“监考官大人,您作为本场文试的监考,说这话可是要负责的啊?我想请问您,您亲眼看到我携带资料进考场了吗?”方正直反问。

监考官一愣,自己确实没有看过方正直携带资料,但是,有证人举报,而且,刚才方正直自己好像也承……

不对,他好像并没有承认!

“要不然您来搜一下?”方正直看到监考官不说话,主动建议道。

“搜一下?”监考官有些犹豫,大夏王朝是尊重人权的地方,特别是对参考的才子们极为看重,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这样随便搜查考生的贴身之处,并不属于他的权限范围。

“监考官大人,我亲眼看到他携带资料进考场,而且,他怀里现在就有一个信封,里面就是资料!”李壮实在一旁边肯定道。

“你肯定?”监考官依旧有些迟疑。

“是的!”李壮实点头。

“那就……搜!”监考官看了李壮实足足三秒后,终于一咬牙。

周围的才子们听到要搜身,一个个都飞快的站了起来,在考场被搜身这可是鲜少发生的事情,自然是让他们兴趣浓厚。

只是,他们也都有些猜疑,以方正直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性格来看,要搜方正直的身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来吧!来搜吧!”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正直表现的极为配合。

一边说还一边主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还很自觉的将口袋全部翻开,又将怀里的一些银票碎银子都一股脑的摸了出来,最后示意监考官可以亲自检查了。

看着方正直的举动,监考官的心里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他也听说过方正直的一些传闻,特别是在墨幽潭边发生的事情。

当局人或许一时看不出来,可是旁观者又怎么可能猜不到?

能够那么精妙的将一件事情栽赃到蔡永风的身上,这种人又岂会这般好说话?

到底哪里不对?

监考官大人一时之间想不明白,但是方正直都已经示意自己可以检查了,正所谓箭已在弦,不得不发!

没有办法,只能信李壮实一次!

当即,监考官上前两步,开始搜了起来,而方正直也并没有反抗,张开双手,一脸的平和大方,活脱脱一只待宰的小羔羊表情。

李壮实看着方正直的样子,心里同样有些不太妙的感觉,方正直太镇定了,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没可能的,如果身上有携带资料,绝没有这样的镇定。

但是,资料明明就在方正直的身上,这一点,李壮实几乎可以肯定。

“没有?!”监考官上上下下搜了一遍后,心里瞬间就有了些冷意,如果真搜出来那也就罢了,现在没搜出来,又当如何?

他的目光很快的看向李壮实。

“不可能,明明就有,我亲眼看见的,我来搜!”李壮实同样有些不敢相信,当即上前开始亲自搜查。

这本是不合规距之事,但是方正直却是一点都没有觉察的样子,依旧一脸平静的伸开双手,接受李壮实的搜身……

而周围的才子们此刻也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在桌子上,椅子上,地上四处寻找着,他们都相信方正直肯定是携带了资料进考场了。

可是,为什么没有呢?

“我可以参加考试了吗?”等到所有人都将方正直的座位还有椅子等地方搜了一个遍后,方正直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打扰了!”监考官的眉头皱了皱,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直却突然叫住了监考官。

“有什么事?”监考官停步,但是心里却是莫名的一颤,因为,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方正直嘴角露出来的微笑。

很和谐的笑容,但是,监考官的心里却有一种发冷的感觉。

“我大夏王朝一向以人为本,尊重入试学子,凡事都讲究一个公平公正,刚才有人怀疑我携带资料进考场,然后,我也接受了检查,这一点相信大家都看到了,那么,我想按照监考官大人的处事原则,只要有人检举,就可以实施搜身,现在我也来检举一下!”方正直露出一抹微笑。

“你也检举?!”监考官一听,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的,我怀颖所有的考生都携带了资料进考场,还请监考官大人对参加府试的人都一个一个检查一下吧?”方正直的目光望向监考官,一脸的轻松。

“什么?!要一个一个检查?”

“这是什么道理!”

“无凭无证的,凭什么搜我们的身?”

周围的才子们立即就不干了,纷纷叫嚷起来,可是转念一想,又突然有些哑然,因为,他们刚才也帮着监考官检查方正直来着。

“全部检查?!”监考官一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方正直刚才那么配合了,而且,还主动要求搜身,这简直就是挖了一个坑等着自己跳啊!

一个一个检查,要检查到什么时候?这一次的府试参考人员比往届最少多五倍,时间耽搁事小,可是这动静闹得就未免太大了!

绝对会引起主笔官的注意。

可若是不依方正直,却又像他所说,失了公平公正之理,一旦方正直借此闹事,他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了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谁才是真正待宰的羔羊!

“这个,没有凭证……”监考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极为艰难,这样的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因为,刚才他就是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对方正直进行搜身的。

“难道不是怀疑就算是凭证吗?刚才我好像也是这样接受了检查的?还望监考官大人相信我!另外……我觉得我也可以像李壮实一样,帮助监考官搜身!”方正直一脸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