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暗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清晨,有雨朦胧。

一层淡淡的水雾为信河府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如同刚刚出浴的少女,散发着一种恍若隔世之美。

府试,依旧分为文试与武试,但是,与县试不同的是,此次府试经过申请变动,文试只设一场,也就是说一场文试便能定下去留。

有些残酷。

但是,对于敢千里奔赴信河府的人来说,这种残酷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

当然了,世事总有例外,比如李壮实现在就相当的郁闷,望着信河府府衙前黑压压一片的参试才子们,他几乎连撞破南墙的心思都有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

一场府试而已,有没有这么多的人?

大夏王朝对于道典考试可是有着明文规定,每一府中道典考试中录取的名额都是固定的,不管你这一府参试多少人,但是最终录取的名额却依旧只有那么多。

那么,结果就很简单了,参加府试的人越多,录取的希望就越小。

八年啊……

李壮实感叹着天公之命的造化弄人,自己准备了八年,用了两年的时间通过了道典考试的县试,一时春风得意,然后,又一连在府试中栽了两次跟斗。

可谓是一下子跌到了沉渊。

而今年,正是八年之期的最后一年,也是李壮实自认为最有信心的一年。

但是,却又偏偏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望着天空落下的朦朦细雨,李壮实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怀中的一纸信封。

目光之中闪烁出一道冷光。

“对不住了!”这一刻,李壮实似乎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河府府衙前的才子们也越聚越多,一点都没有因为朦朦细雨而有所减少,反而让一个个才子们热情高涨。

大家都在热情的讨论着此次文试会出现什么样的题目,也有人在猜测着此次文试会有着什么样的排名。

“府试的题目向来极难,而且,每次都还会有《道典》中的原文背诵!《道典》三千卷,能全文背诵者,世间又有几人?也就是看看运气了。”

“运气虽占几分,但大体还是看实力!《道典》背诵只是抽题,主要还是看《道典》的运用和理解!”

“你们说此次文试的榜首是谁?”

“那还用猜?花康安的实力最强,潜龙榜第二十名,聚星境实力,同时还位列升龙榜!但是真论起文试,我却更看好章和通!”

“我也看好章和通,章家世代为政,书香门弟,而且,听说他在县试中可是得了主笔官的亲赞,批示上可是被亲誉为‘文采卓然’的!”

“各位觉得方正直如何?听说他在怀安县中也拿下了文试榜首!而且,好像还是文试满分……”

“方正直?满分?哈哈哈……谁看过他的试卷?天知道这个满分是怎么来的,我只听说他在文试中举报了一个叫孟玉书的对手,第一场还是补录上的甲榜,这样的文试榜首,不过是井底之蛙耳!”

“哈哈哈……陈兄高论,我亦附同啊!”

……

众人正议论间,远处也缓缓行来两人。

一人,一身华服,手持金骨银丝纸扇,面色冷漠,而另一人,则是面带微笑,一身蓝色长衫在朦朦细雨中轻轻飘舞。

正是燕修和方正直。

“方正直来了!”

“燕修居然同行?!难道燕修也要参加这次的府试吗?”

“唉呀,倒是把燕修给忘了……他今年好像年满十六了,按照燕家那条祖训,十六而出,他还真有可能参加!”

“如果燕修也参加这一次的府试,那还真是有些热闹了!就不知道燕修现在达到了什么境界。”

“燕修之名虽盛,但是却从未有人见过他出手,连潜龙榜中都没有排名,想来再强,应该也不可能聚星吧?”

方正直出现在这里,众人并无惊讶,但是,对于燕修的出现,众人却是纷纷猜测,毕竟,燕家之名,在大夏王朝可是人人皆知。

听到周围的议论,燕修冷漠的表情难得的变了变,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看起来你似乎并不喜欢别人将你和燕家放在一起。”方正直很容易的捕捉到了燕修表情的变化。

“是。”燕修点了点头。

“那么,你需要一些事情来证明,而这也是你离开西凉,远赴北漠参加道典考试的原因吧?”方正直猜测道。

“嗯。”燕修再次点头。

方正直没有再问,在与燕修接触后,他也从燕修的口中得知,燕家并不属于北漠,正常来说,舍近而求远,这似乎并不是明智之举。

但是燕修既然舍了,那就自然有足够的理由。

“咚!”

随着开考的锣声敲响,文试也正式开始。

因为参加府试的人实在太多,信河书院那边的位置自然是不够的,所以,此次文试的地点便设在信河府的府衙内。

两扇雕着兽形铜纹的红木大门展示着府衙的威严,四排穿着盔甲的府军守卫分立于在府衙前的东西南北四上方位,一个个手持冷枪,严阵以待。

另有多名穿着黑色官服的监考官在府衙门前来回巡视。

由此可见,府试确实比县试更加严格。

当然了,一旦过了府试,便也等于一跃龙门,在大夏王朝的藉册中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最大的好处便是在律法上受到了保护。

只是不犯下重罪,基本上不会受到刑罚。

而且还会受到各方势力的邀请,被请为入幕之宾,或者授上一些职位,享受一些特殊的待遇。

众才子们鱼贯而入。

方正直自然是与燕修并肩同行,在进入府衙门口的时候,方正直也发现了正紧皱着眉头的李壮实。

李壮实同样看到了方正直,然后他的眼睛猛的亮了。

“正直啊,你我命运殊途同归!此次府试,碰上如此之景,实属天意弄人啊!”李壮实这一次倒是难得的没有加以嘲讽,反而是一脸的同病相怜。

方正直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李壮实看到方正直点头,眼角之中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冷芒。

“唉……也罢!我与你父旧情深厚,今日实在不忍见你落榜,有意助你一臂之力,前几日我通过朋友得到一份答卷,便赠你一份吧!”李壮实一边说也一边小心的从怀里摸出一纸信封,偷偷的塞到方正直的手中。

方正直微微一愣,看了看李壮实,又看了看手中的信封。

“李伯当真要如此?”

“还望贤侄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啊!”李壮实一脸的诚恳表情。

“既然这样,多谢李伯!”方正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信封塞入怀中,大步跨过府衙大门。

李壮实看着被方正直塞入怀中的信封,脸上现出一丝不忍的表情,但是,这表情只是一闪即逝,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方正直,你可不要怪我狠心!只要这个信封在你的身上,那么一切就已经定了!我是真的没有时间了,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而你……还年轻!”李壮实咬了咬牙,飞快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