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讨贼檄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果不是因为一纸讨贼檄文!我想全天下都会和公子一样的想法!”乌玉儿在说到讨贼檄文的时候,目光也是紧紧的注视在方正直的脸上。

“讨贼檄文?!”方正直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以公子之智,自然也能猜到,这讨贼檄文讨的是何人?又是何人所发了吧?”乌玉儿看到方正直表情的变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方正直沉默了。

他不傻,城门口挂的是他的画像,而乌玉儿偏偏又提起池孤烟的事情,这讨贼檄文讨的是谁,又是由何人所发,他要是还想不明白,那就真是要蠢死了。

到了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乌玉儿为什么要先提池孤烟了。

以池孤烟在大夏王朝的身份和地位,亲自发下的这份讨贼檄文,其影响力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双龙榜首啊!

曾经所有人都认为那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毕竟,潜龙榜与升龙榜虽有部分重合,但历史上却从未有人同时登顶过双龙榜首!

十八岁与二十八岁,十年相隔,又岂会太容易?可是,一年前,十三岁的池孤烟,却突然横空出世,用她的惊世之才让所有天才心悦诚服。

这样的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天下才子如何不动?!

“何罪?”方正直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

“强揭云轻舞之面纱!”乌玉儿一边说也一边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白纸递到方正直的面前。

上面,正是讨贼檄文的全文抄录。

“如此行径,堪称斯文败类,呼当世文人墨客,天下才子合心,以此子为公敌!力阻其进仕,以免辱我大夏王朝之千古盛名!”

方正直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变了,这上面的话……也太毒了吧?

“其实,公子也不必太过忧心,池孤烟虽然发下讨贼檄文,但是,却又给天下才子们划出了一条底线!所以,也算是给公子留了一线生机!”乌玉儿将纤细的手指伸到讨贼檄文的最后一段,轻轻一指。

方正直一看,也发现了讨贼檄文最后一段定下的底线,心里当然明白乌玉儿口里所说的一线生机是什么了。

一线生机……

还真的只有一线生机啊!

“此贼虽应受万人诛,但我巍巍大夏王朝,享千古之盛名,又岂能与此贼之行同径之事?故呼吁天下才子,以雷霆之势,携正明之手,将此贼斩于道典考试之中!”

这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愉快的参加道典考试嘛?方正直很有一种想冲上天道阁,然后,一脚将池孤烟从天道阁的山巅上踢下云端的冲动。

正明之手……什么叫正明之手?还呼吁天下才子!

这很典型的就是叫了一群人打自己一个吧?

“公子此次府试,可有把握?”乌玉儿看方正直不说话,又缓缓饮下一杯香茗,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我猜……信河府这段时间应该挺热闹的吧?”方正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北漠五府之内,但凡未有资格参加府试的,尽皆聚于信河府,所有人的信息,我已经给公子准备好了。”乌玉儿点头,然后,又从怀里摸出一张厚厚的信封递到方正直手里。

方正直伸手接过,然后,马上就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这种厚度,夸张了一点吧?

池孤烟!

不过就是一脚之仇,八年了啊……你居然还不放过我?

想逼死人啊!

方正直自然是不可能放弃府试的,又或者说,就算他放弃了府试,池孤烟也有另外的手段将他再次逼入绝境。

他突然有些后悔,八年前,在烤那只火翎鸡的时候放点毒就好了……

唉,以池孤烟一命,换南山村一村被屠?想了想,方正直觉得这种事情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还是做不到啊。

“我想知道一件事,城门口的画像是何人之意,又是何人执笔的?”麻烦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方正直也只能硬上了。

“康兴平,潜龙榜第八十名,观印境后期实力,康家嫡系血脉,第九子!”乌玉儿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口气便将康兴平的情况说了出来。

“他现在在哪里?”

“墨幽潭!”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想亲眼看看能让当世第一才女池孤烟,亲自发下讨贼檄文的第一登徒子,是否真的如她所言。”乌玉儿掩嘴轻笑。

“那你的感觉如何?”

“属实!”

“咳咳……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是要请我来吃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啊?”方正直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呵呵呵……”

花枝轻颤,笑颜如花。

……

“墨幽潭下深千尺,只叹银河非尽头!”

墨幽潭前,一个白面书生,穿着一袭白色华服,手持一把碧绿纸扇,望着从一块山石上落下的一道白帘高声吟诵。

这样一幕,当有一种气吞山河之势。

立即就吸引了墨幽潭边无数双美目的注意,一个个穿着红裙绿衫的美女们望着潭前的公子,殷殷细语,面若桃花。

“康公子果然不愧是入得了潜龙榜的大才子啊!”

“那是自然,康兴平可是出了名的诗画双绝,而且又是康家嫡系血脉,你要是谁能嫁给他啊,怕是要幸福死了!”

“唉呀,姐姐怎生说出这般话来,羞死人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轻掩粉面,脸上羞出两朵红云,只是,一双美目却总是下意识的向着潭前的书生飘去。

“扑通!”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水声传来,就仿佛一块足足百斤的巨石突然狠狠的砸进了水潭中一般。

紧接着,水潭边便传出几声急切的喊叫声。

“唉呀,何人落水了!”

“是康公子落水了!”

“不好了,康兴平掉到墨幽潭里去了!”

几名少女一听,顿时花容一变,立即寻声望去,就看到康兴平原本所立之处,正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清风吹袭,青年身上的蓝色长衫轻轻的摆动着。

“不好意思,手滑了!”青年一脸平静的望着墨幽潭中震憾得张大了嘴巴的康兴平,轻声说道,随即转身离去……

……

“方正直!”

“是方正直!”

墨幽潭边才子佳人无数,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青年的真实身份,毕竟,现在整个信河府都张贴着方正直的画像,想不认识,都难了。

“这也太器张了吧?他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得罪了康兴平吗?”马上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得罪?方正直望着质疑之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自己现在举城皆敌,已经处于众矢之地,还怕得罪?

难道,在所有人都要将自己灭之而后快时,还要装孙子,将身体完全藏入龟壳之中,做个缩头乌龟乎?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感谢:八月鹞(588起点币),优势名字,雪映血影123,虫族修士名字可能用,的打赏支持,拜求推荐票,推荐票越多,动力才越足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