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天道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魔眼……能卖多少钱?”

对于方正直的思维方式,众人感觉上就像看到一块无比晶莹的宝石上却镶着一个俗不可耐的黄金一样。

只能感叹一句,造物弄人!

……

当然了,到了最后,方正直也没能真的将魔族青年的魔眼抠下来当纪念品。

毕竟,从王朝的角度来看,好不容易抓了个活口,秦御使可舍不得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被方正直给一下弄死掉。

魔眼,魔族力量的来源,同样也是生命的禁地。

道典考试至此结束。

然后,所有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方正直好像又拿下了武试的榜首?!

这个结果是众人根本没有想过的,但是,这个结果却又是没有人敢提出任何质疑意见的。

一个已经达了观印境的人,拿下道典考试县试的武试榜首,本就没有什么争议,只是,众想不通的是,一个连道堂都没有进过的人,为什么能达到观印境?

“方正直,道典考试武试榜首,同样也是文试的榜首!”秦御使的声音回响在清风书院的演武场中。

“双榜榜首?!”李虎儿和孟江山此刻只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他们与方正直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接下来,王县台也代表怀安县的父母官对方正直表示出了祝贺。

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只是在场的众考生却是有一种沉浸在梦中的感觉,他们始终无法相信,这个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的少年。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打破怀安县三十多年没有再出现的纪录。

双榜榜首啊!

世人皆有崇文者,亦有崇武者,但文武双全者,终是少数!就算是怀安县这样人潮涌动的古城,也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了。

……

三天后,风依旧轻拂着怀安这座古城,但是,无论是过往的商客,还是悠然离去的学子们,却都无一不在议论着此次道典考试中的神奇。

一般来说,道典考试的县试,关注的人并不会太多,但是,怀安县的这一次道典考试,却是像一阵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北漠,乃至帝京。

因为,它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一个从来没有进过道堂的人,拿下了文试的榜首,又在武试中挑下一名魔族,成为了文武两榜的双榜榜首。

这本该是一个流传在大街小巷中令人传颂的故事。

但是,凡在词曲方面有所建树的那些文人墨客在听到方正直三个字后,都是流露出深恶痛绝的凄惨表情。

原因便是,方正直沾污了他们心中最圣洁的存在,是一个辱没斯文,胆大妄为,做出强揭云轻舞面纱之事的登徒子。

给这样的人编词谱曲去传颂,再多的钱都不好使!

……

……

每一个朝代,总有其辉煌之处。

比如大夏王朝,自建国之初,民间便流传着一句话:一阁,四圣,十三府。

远离北漠的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巅上,染金大殿前的“天道”二字,永远都像俯视着茫茫众生的神灵一般,散着发着无上的威严。

天道阁,大夏王朝的才子们终其一生都想踏入的地方。

而此刻,天道阁后院,幽静的木园内,正坐着一个穿着一件粉红烟纱裙的少女,一双乌黑的眼睛正静静的望着面前的沙盘。

少女的眼睛很亮,就像有着万千星辰在其中闪烁一般,如银河,又如碧波水潭。

乌黑如爆布般的秀发垂落到腰间,她的头上并没有金钗玉饰来装扮,只是斜插着一朵刚刚采下的牡丹,鲜艳,娇嫩。

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着,白净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的晶莹,粉嫩的嘴唇如花瓣般柔嫩欲滴。

腰间,一条雪白的绒毛腰带,将少女玲珑的身材极度完美的展现出来。

如果有人路过,一定会感叹一句,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虽然,少女的面容还稍显稚嫩,但是,那份超然的气质却已经隐隐的展露出来。

“双榜榜首?”少女嘴唇轻启,发出如同百灵鸟般悦耳的声音。

“八年未见,一朝得闻便拿下了双榜榜首,看来这小贼的八年时间,倒也并没有白过!只是在百花文会上强揭云轻舞面纱是怎么回事?还真是死性不改!”

“接下来,这小贼应该要去信河府参加府试了吧?府试啊……光凭着信河府估计还真不一定能拦得住他!好吧,看在这小贼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就给他送份‘礼物’好了!”

“月儿!”

“在!”木园外,一个穿着绿裙的少女立即从外走了进来。

“备纸墨,我给父候写封信。”

“好!”

……

……

怀安县城内到处在纷传着方正直名字的时候,作为引发事件的关键性人物,方正直却在愉快的试着衣服。

“方公子,这身华服与公子的气质简直是绝配啊!”掌柜的一脸巴结的表情。

当然了,掌柜之所以如此,与方正直本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毕竟,商贾有商贾自己的圈子。

但是,如果陪同方正直过来的人是燕修,那就完全不同了。

“我还是喜欢长衫!更加洒脱,飘逸!”方正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方公子果然是好眼光,本店正好有一件珍藏的手工长衫,质地轻柔,样式新颖,配上方公子这飘逸的气质,当真是绝了!”掌柜从商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顾客必须是上帝。

很快,一件深蓝色的长衫便被拿了出来,入手丝滑,质地轻柔,而且,所用针线全部是银丝,气质飘逸非凡。

“不错!”方正直满意的点了点头。

……

从服装店出来,燕修的脸上却是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冷漠,而跟在他身后的紮须大汉却是使劲的对着他使着眼色。

“你要参加信河府的府试吧?”燕修看了一眼紮须大汉后,目光转向方正直。

“当然啊!”方正直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就府试见!”

“你也要参加信河府的府试吗?”方正直听到燕修的话,有些微微的好奇,原本以为燕修会参加县试,却并没有看到。

“是!”燕修点头。

“那你可拿不到榜首了啊?”方正直显得有些遗憾。

“不一定!”燕修摇头。

“好吧,府试见!”方正直一笑,府试?燕修?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