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匆匆一别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虎儿的表情一缰,两只熊猫眼眨了眨,又望了望蔚蓝的天空,脸上的表情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能给个体面点的败法吗?”李虎儿虽然在文试上一直嘲讽方正直,但是在武试上,还是多少有点自知之明。

“不知道虎子想要如何体面?”方正直微微的笑着。

“比如我们先难解难分的打上二十回合,然后,你再无比艰难的战胜我!”李虎儿想了想,觉得这样的方法比较体面。

“好的!”方正直无比大方的点了点头。

看到方正直答应下来,李虎儿顿时就开心的笑了,很快的转过头去,目光偷偷的瞄一瞄方正直,脸上露出一种计划得逞的表情。

方正直同样在微微的笑着,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到李虎儿脸上的表情一般。

比擂还是很快的。

不到一会儿,便轮到方正直和李虎儿登擂了。

因为方正直第一场的惊人表现,第二次出场自然就受到了特别的关注。

栽判席上的三人都是目光转睛的盯在了方正直的身上,擂台下,更是围满了考生们,观众席上,燕修的目光同样看了过来。

唯一遗憾的是,方正直这一场的对手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弱了点。

毕竟,李虎儿第一场赢的相当艰难,这一点,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杀啊!”

比擂一开始,李虎儿便勇猛无比的朝着方正直冲了过来,两只粗壮的拳头呼呼的打着拳风。

方正直这边的动静同样很大,只不过拳头比起李虎儿来说实在是小了很多,身板也没有那么肥壮。

但是,在方正直刻意的展示下,风声还是不小。

“嘭嘭嘭……”

两个人,四只拳头,激烈的碰撞在了起。

李虎儿进,方正直则退,方正直进,李虎儿则退。

擂台下,众考生们看着这激烈的一战,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打这么久?”

“不太对劲啊,方正直可是打败了孟玉书的,怎么对上这么个憨货,居然要打得这么辛苦?”

裁判席上的三个此刻也是一脸惊讶。

李虎儿的实力他们自然是一眼就看得出来,从第一场判断,这一场几乎就是没有悬念的比试。

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人关注。

最大的原因是大家想看看方正直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实力。

可是现在……

实力倒是看出来了,只是,两个人打得这么激烈,还这么不相上下是怎么回事?就凭那个李虎儿?

众人完全想不明白。

方正直的第一场,本以为毫无悬念的比试,结果孟玉书输了。

第二场,同样是认为毫无悬念的比试,区别是方正直强得没有悬念,可结果两上人却打得如此激烈,简直就像是势均力敌一样……

“嘿嘿哈嘿!”

李虎儿和方正直在场上斗得激烈,下方却是连个喝彩的人都没有,一个个都是呆呆的看着两人,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方正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答应了李虎儿要让对方体面的败下,自然还是要顾念曾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情谊的。

所以,他一点都不急。

两个人就这样在擂台上你一拳,我一脚的互攻了足足一刻多钟,依旧没有一点要结束的样子。

“谦让?”燕修的嘴唇再次动了动,吐出两个字,然后,目光看了看方正直和李虎儿的穿着打扮,大概明白了什么。

方正直和李虎儿继续对打。

终于,李虎儿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将方正直“逼”到了擂台的一角,而且,看方正直的表情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

“时机到了!”李虎儿心里暗自一喜,再也顾不得其它,身子猛的一个深蹲,然后,双臂一展,便朝着方正直抱过去。

恶虎扑食!

李虎儿对于这一招很有信心,因为是李壮实亲口传授下来的,目的便是抱着强大的对手扑到擂台下,那么,在很大可能性的情况下,对手肯定会比自己先落地。

“方正直,对不住了!反正你也过了道典考试!”

望着擂台边上的方正直,李虎儿脸上的笑容根本就掩饰不住,他几乎已经感觉到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擂台下的众考生也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难道方正直要止步于此了?

“扑通!”擂台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李虎儿现在的姿势很漂亮,双拳前伸,双腿弯曲,整个人趴倒在地。

不得不说,他刚才的招式变化确实是诡异莫测,一瞬间就从恶虎扑食变成了狗吃屎,而造成这样的原因便是……

方正直突然很不巧的侧了一个身子。

然后,还很不巧的对着李虎儿的屁股踢了一脚。

一场“势均力敌”的比擂,便这样收场了。

李虎儿抬起头,吐了吐嘴里的泥土,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怎么回事?明明看着已经抱到了,为什么就突然闪到身后了?

说好的体面呢?

现在的结局,一点也不体面!

……

对于方正直的第二场比擂,众人的评价是与第一场一样出人意料,区别在于,过程不太一样。

连续过了两轮,方正直现在的排名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必入甲榜。

一想到这里,众人再看方正直的目光便多少有些区别了,虽然,武试的这两场比擂,打得都很让人无语……

“嗯,文试榜首,武试甲榜,不错!”王县台这个时候也开始思索起来,看着方正直的目光有些欣赏的味道。

秦御使这次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很平静的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儒雅中年人则是侧过脸去,轻轻的哼了一声。

……

第三轮比擂的方式同样是抽签。

方正直的对手是一个玩枪的男人,三十岁左右,脸上还长了几颗小麻子。

很显然是一个县试中的“老江湖”。

一上场便展现出了非富的经验,不与方正直硬碰硬,而是选择游斗。

方正直倒也不急不燥,一脸悠闲的采用了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方针,以静制动,可惜的是,对手在游斗了两圈后,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很离奇的摔出了擂台……

……

接下来的第四轮和第五轮,方正直的运气依旧爆棚,每个对手都是自己“失误”,摔下擂台。

而方正直则是很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其实也很无辜。

……

然后,就在这样一轮一轮的无辜中,众考生们惊恐的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方正直好像已经杀到了决赛。

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文试第三甲,李薄为。

众人松出一口气,发出一声感叹:“方正直的运气,这一下应该要走到头了!”

毕竟,李薄为在武试之中,与方正直可是完全不同,他一直都表现出了绝对的实力,甚至还击败了文试第二甲。

“开始!”监考官发出一声比试开始的号令。

“请!”李薄为很有风度的对着方正直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请!”方正直同样装模作样的学着李薄为的样子。

李薄为终于笑了,只是,他嘴角的笑意却异常的寒冷,就像来自于地狱一般,带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寒气。

“五日前,月夜之下匆匆一别,本使对你可甚是想念啊!”

(特别感谢‘冬天翻天覆地’的(一万起点币)打赏,还有八月鹞,连连有余,浮标kgb(588起点币)的打赏支持,以及所有给薪意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