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挑战方正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地点自然还是清风书院,不过,位置却是移到了书院后的演武场,宽敞的广场上三座巨大的擂台一字排开。

擂台后面则是此次武试的栽判席。

秦御使当中而坐,旁边还有着两个人,一个身上穿着黑色官服,从官服上的花纹来看,应该是怀安县的县台。

另外一个则是一身儒雅打扮,大概四十六七岁,小小的眼睛微微眯着,鬓发上有着几缕白发。

几名监考官守在擂台下方,等待着武试开场的金锣。

“武试第一轮,淘汰制!抽签决定主与次,抽到“主”字的为擂主,擂主可自由选择抽到“次”字的人为挑战的对手,赢了,进级!输了,淘汰!每人只比一场!”秦御使很快宣布了规则。

这个规则可以说是简单而粗暴。

而且,运气和机遇也算在了其中,因为,抽到“主”的人明显就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

不过,世事向来如此,谁又能说运气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抽签进行的很快,一个个考生在十个箱子中各抽出了一个写着字的小石牌,然后,抽签结束后,代表着主与次的两块榜石上便出现了一个个名字。

方正直的运气似乎还不错,抽到了个“次”字。

代表着他的命运由别人来决定。

李虎儿和孟江山的运气也不错,和方正直一样都是抽到“次”字,这就使得他们俩的情绪有些悲观,坐在位置上感叹着,天意弄人,命运不公。

方正直倒是心境如常,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代表着主字的榜石上居然出现了孟玉书的名字。

“咦?孟玉书还能参加武试?”方正直有些疑惑,但是却并没有深究。

然后,他很快又发现了一件让他好奇的事情。

场中出现了一个熟人。

穿着一套华服,面色如霜的燕修。

燕修怎么能进入到武试的考场中来的?方正直心里是真的很奇怪,因为,能进入考场的很明显是考生。

但是,燕修根本没有参加过文试,而且,最主要的是,刚才抽签的时候燕修并没有上去,榜石上也没有燕修的名字。

来看热闹的?

方正直只能这样来解释了,不过,能进到武试考场中来看热闹,还是挺让人惊讶的,最少,一般人应该是做不到的。

正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挑战方正直!”

方正直微微一愣,这才刚开始呢?是谁的眼光这么毒辣,茫茫人海中,第一眼就看中了自己?

这可是第一场,真正的淘汰赛。

一旦落败,不管你文试成绩有多好,都直接出局。

以自己文榜榜首的名号,难道还唬不住他?

一抬头,方正直就了然了,因为,擂台上站着的人,正是穿着一身黄色锦衣,腰间挂着佩剑的孟玉书。

这一下,围观的考生们就激动起来了。

经过上次在文试发榜时的一幕,他们自然是想过孟玉书和方正直肯定会有一战,但是,却没有想过这一战会来得这么快,第一场就是出现了。

“孟玉书挑战方正直,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对啊,以方正直文榜榜首的成绩,只要第一场武试不落败,那么他最少也能通过道典考试了!”

“看来孟玉书是铁了心不让方正直过啊!”

“那是自然的,换成是你,文试被对方举报了,你能让他过武试?”

考生们议论纷纷,一个个感叹着方正直运气太背,因为,这一场比试根本就不需要看,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了的。

毕竟,在他们的心里,孟玉书是这次道典考试中唯一的一个入道的考生。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试,但是,却也是让人最为期待的比试。

“贵公子这个决定,倒是有些出人意料啊!”栽判台上,穿着黑色官服的县台大人目光转向旁边的儒雅中年人,面露微笑。

“犬子向来心气甚高,若是挑战些无名之辈,怕是也怕遭人嘲笑吧?”儒雅中年人看着擂台上的孟玉书,倒是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呵呵……”秦御使轻轻一笑,放在台下的拳头握了握,然后,便也松开,并没有多说什么。

李虎儿和孟江山这个时候将目光看向了方正直。

原本他们几乎已经认定了方正直一定可以通过道典考试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个认定上似乎要打上一个疑问了。

孟玉书啊……

那可是入道的实力,就算方正直再强,也强不过他吧?

两人心思一转后,再看方正直的时候,便也充满了同情。

“方正直,不要灰心!你这次虽然落败了,但是,以后还可以再考啊,只要下次不碰上这样的人,还是有机会过的!”李虎儿安慰道。

“是啊,方正直,今日落败,实属运气不佳!”孟江山同样在一边劝道。

“确实是运气不佳!”方正直嘴角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起身,缓缓的朝着擂台上踱去。

三擂同比,自然别的擂台也开始了比试。

不过,与其它两个擂台相比,方正直所在的擂台边却是围满了考生,其它的两个擂台下,却是寥寥无几。

对比的强烈,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方正直终于还是上了擂台,在监考官的示意下,两个人分别拱了拱手,也算是代表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亮兵器吧!”孟玉书在拱完手后,便直接抽出了佩剑,寒光凛凛。

“不亮。”方正直摇了摇头。

正准备抢先出手的孟玉书停了下脚步,目光看看方正直一身的粗布蓝色长衫,脸上突然现出一抹冷笑。

“你若没有兵器,台下尽可挑选一把!”孟玉书一脸的高傲。

“我有兵器,不过,对付你……不需要兵器。”方正直实话实说。

一句话出口,不单是孟玉书愣住了,就连台下的考生们在听到方正直的话后,都是呆了一下。

紧接着,便是一阵轰然大笑。

“哈哈哈……他居然说对付孟玉书不需要兵器?”

“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估计是想着不用兵器,受的伤轻一点吧?”

众考生们一下子就猜测出了方正直的想法,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倒。

不远处的座位上,燕修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放在椅子上的手指却是微微的动了一下。

而栽判席上的秦御使,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精光。

“不需要兵器?呵呵……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