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放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举报?!”

几名监考官对视一眼,同样有些惊讶,县试的道典考试中作弊,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事情。

毕竟,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很多人虽然有着极高的修为,但是对《道典》的理解却只是浮于表面,缺少深入的理解和应用。

所以,在文试时,本身的规则其实是给足了作弊空间的。

比如在进场后并没有由守卫军安排座位号,也没有将每一个座位围得严严实实,其实就是在告诉考生。

作弊是可以的!

在这个世界,一切奉行的都是以结果为导向。

就像在战场上,没有人会去计较你是怎么打的,布的什么阵,用了什么兵,所有人都只会关心一件事,你有没有打赢。

但是……

如果作弊被发现,那就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了!

感觉上就像,我已经给足了你空间,给足了你条件,可你却依然被抓住?

只能说是丢脸,太丢脸了。

几名监考官很快就到了方正直的面前,然后,将那张纸团给拆了开来。

“方正直,你给我等着,我就等着看你怎么过文试!”孟玉书没有过多去和监考官争辩什么,因为,纸团上的字迹和自己的字迹一模一样。

这一点,根本就没有办法狡辩。

文试的成绩对于他来说是荣誉,重要!但是却并不足以致命。

因为,以他入道的实力,文试考不考都可以参加武试,甚至于,他可以直接跳过县试,参加府试。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距。

一切,实力至上!

只是……

今日这脸面却是丢尽了,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在现场待下去了。

起身,离场。

只不过,孟玉书的离场却似乎并没有为方正直带来什么好的言语,甚至于那些看到孟玉书离场的考生们,再看方正直时,都有些看傻子的表情。

“居然把孟玉书举报了?!”

“简直太傻了,没有孟玉书,他如何能过得了文试?”

“自作孽,不可活啊!”

坐在远处的李虎儿也看到了这一幕,心里暗暗庆幸,多亏了方正直犯傻,要不然有孟玉书帮忙,还真有可能让他过了文试。

可现在看来……

方正直的文试却是必挂无疑。

众人心里暗自腹腓,甚至连几名监考官看着方正直时都是暗自摇头,这孩子太傻了吧?好好的机会就让他自己给放弃了。

一段插曲过后,考场再次恢复了安静。

方正直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道典考试还有这样的内幕,按照他对于古代历史的了解,这道典考试应该和古代科举差不多。

作弊?

一旦被查实了,那可是会被禁考终生的。

成功干掉一个有力竞争对手,方正直的心里是喜悦的,然后,他便又开始悠闲的趴在桌子上打着磕睡。

众考生看到这一幕,都是再次摇头。

“难道这家伙参加道典考试,就是为了来睡觉的吗?”

“几年寒窗苦读,成功近在眼前,却被自己给放弃了,真是够傻的啊!”

……

“咚!”一声锣响。

道典考试文试第一场,正式结束。

方正直一脸轻松的走出清风书院,然后,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李壮实和李虎儿等人给拦了下来。

“正直啊,听虎儿说你把孟玉书给举报了?”李壮实率先开口了。

方正直这个时候才想到,李壮实等人似乎是买了孟玉书文试进入前三名,难道是来向自己讨银子的?

“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方正直立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李壮实一愣,随即便便也笑了起来。

“哈哈哈……几两银子事小,你的前途事大啊,你说你这孩子,好好的前途摆在眼前,怎么就自己放弃了呢?”李壮实一副长辈的口吻。

然后,看了看方正直有些迷茫的表情,又安慰道。

“嗯,不过你这样做也对!最少大家都知道你够实诚啊!眼看着文试的答案到手,却是不为所动,将来要是有机会为官,那必是一个清官啊!”

“对!我们都支持你!”李虎儿适时的插话了。

“虽然你这次文试失利了,可是不要紧啊,你还年轻,这次就当吸取经验,以后还有机会,过几年再来考也一样。”李壮实再次劝慰。

“我觉得……我的文试能过!”方正直想了想自己文试的答案,觉得自己确实有着百分百的把握。

“唉……人呐,贵在自知!”李壮实一听,显得有些痛心道,然后,便拉起李虎儿等人:“走吧,我们先去吃饭,明天就要放榜了!”

“放榜后,看你还有何话说?我都看你睡了一个多时辰了,这还能过文试?那我岂不是能高中榜首了?哈哈哈……”李虎儿也笑了起来。

孟江山等人也同在考场中,自然是注意到了方正直睡觉的事情,暗自摇头,发出一阵叹息。

方正直同样在摇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

清风书院阅卷室内。

方正直的试卷被一个监考官送到了一名官服上绣有一个“御”字的中年人手中,中年人轻轻接过,剑眉紧锁。

“查不到吗?”

“册中并无记录,而且,考场的编号也根本没有这一号!”监考官立即躬身回应。

“这就奇怪了,地址留的是哪里?”

“北山村!”

“北山村?那里有设道堂吗?”

“这也正是属下疑惑的地方,北山村并无道堂,倒是相隔一山的南山村有设道堂,而且,还是在八年前,由神候府亲设!属下本来也曾留意过这个道堂,只是八年间,那个道堂中也就是出了一个人堪堪过了县试,连府试都没有通过,后来便也没有再去留意了……”

“你是说,八年前神候府跑到一个乡村里面设了个道堂?”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一丝惊讶。

“嗯,而且那个道堂还是神候府的那位千金……亲自下的命令!”

“神候府千金?池孤烟?!”

……

第二天,清晨。

清风书院门口的一块空地上,等待放榜的考生们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两块“榜石”给围了起来。

这榜石分为甲榜和乙榜。

距离放榜的时间不到一刻钟时,方正直也悠悠的走了过来。

李壮实和李虎儿等人此刻早就已经在里面抢了个好位置,一看到方正直,顿时都是有些鄙夷。

来得这么晚,还说什么有信心过文试?

“方正直,来这里,给你占了个位!”李虎儿大声的招呼着,他就喜欢近距离的看着方正直落榜时的表情。

“正直快来!”李壮实同样大声的喊叫着。

有人提前给自己占了个位,方正直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然后,便也悠悠的行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穿着黑色官服的发榜官吏也从远处走了过来。

“让一让!”发榜官吏喝开人群,径直来到两块榜石前。

然后,从怀中缓缓摸出一个方形如同印鉴一样的石头,往榜石上的一个方形凹槽中一按,顿时,榜石便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金色光芒……

(感谢:心染血泪不止,影魔sama(1888起点币),无言斩,的打赏支持,还有所有给薪意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