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相邻而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燕修……没参加文试?!”方正直微微一愣,然后,马上就有一种神游九宵的感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百密一疏啊!

十两银子要飞了吗?

不要啊!那可是十两雪花银啊,血汗钱啊!

方正直的心里很懊恼,少了一个燕修,要自己弄两个人平步青云,这种压力就实在有点太大了。

先不论丢两张纸条的风险要翻上好几倍,光是要写出三份完全不一样的卷子,又要保证都能进前三,这精神压力就有些不一样了。

完蛋了。

孟玉书本来是准备离开的,可当他看到方正直脸上不断变幻的表情,又想到刚才方正直说出的话时,心里顿时就像明灯一样的亮堂。

“看来这小子是想找燕修一起作弊啊?”

孟玉书可不会认为方正直能凭着自己的实力通过道典考试的文试,所以,他几乎可以很肯定,方正直找燕修的目的一定是想相邻而坐。

“小兄弟,既然撞见了,不如我们相邻而坐?”孟玉书心中发出冷笑,然后,开口试探道。

“相邻而坐?”正暗自懊脑的方正直一听,又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孟玉书,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神游九宵外的灵魂瞬间就飞了回来。

那种感觉就像看到飞出去的银子,又成功的飞了回来,而且,飞回来的时候,还顺道带着一堆银子兄弟。

简直不要多爽。

“好啊,我们相邻而坐!”方正直立即就笑了,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而孟玉书一看,眼中却笑意却是更盛,果然是被自己猜中了,那么,接下来……自己要不要好好的玩一玩这只到手的猎物呢?

“不如我们到时候……”

“孟兄约我相邻而坐的意思,是不是想说……和我交换答案啊?”方正直根本不待孟玉书说完,直接就抢在孟玉书之前问道。

“哈哈哈……对!我就是想和你交换答案,哈哈哈……”孟玉书再也忍耐不住,笑得前倒后仰。

方正直同样在笑,脸上的表情就像三月的阳光般灿烂。

再然后,孟玉书和方正直就这样一边大笑着,一边肩并着肩朝着旁边一个相邻的坐位上走了过去。

其它的才子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顿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俱是一脸的惊讶,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怎么回事?”

“刚才还喊打喊杀的,一眨眼,居然还约着相邻而坐?”

“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众人惊讶,不过两个当事人却是依旧笑得很开心。

“自我介绍一下,孟玉书!”

“方正直!”

“哈哈哈……”

没有等太多的时间,所有参加文试的考生便也全部入场。

几名穿着黑色官服的监考官在这个时候也走了进来,先是由一名监考官介绍文试时的规距。

基本上都比较类似。

比如:不准交头接耳啦,不准随意走动啦,如果一旦发现作弊,便要被请退考场,成绩取消之类的……

听到作弊的时候,孟玉书和方正直又对视了一眼,双方都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那感觉就像在说。

放心吧,我肯定会把答案抛给你的!

“第一场文试,总共时间为两个时辰!”监考官在说完考试规则后,又宣布了考试的时间。

然后,文试的考卷便也由监考官们亲自一张一张的发了下来,对于道典考试来说,文试是第一关,也是检验学子们对于《道典》意义的理解程度。

说白了,就是考的基础。

方正直接过监考官发下来的试卷,拿起来一看,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大多出自名篇。

这么多的题目,两个时辰解完?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很有一些困难。

比如试卷的第一题就是,何谓四灵?

这是《礼记》中的一段,出自礼运篇。

从这一题便也大概猜测出道典考试文试的难度,要说难也不会太难,因为,只需要熟读《道典》的各个篇章,就可以解出来。

但要说太容易,倒也不会。

因为,出题的地方并不是太过于点明,比如这个四灵,在很多书中都有类似的记载,一旦记错,很可能就是失之千里。

所以,要想准备的答出,需要的便是时间。

两个时辰,显然是短一些。

“麟凤龟龙,谓之四灵。故龙以为畜,故鱼鲔不淰;凤以为畜,故鸟不獝;麟以为畜,故兽不狘;龟以为畜,故人情不失。”

方正直想也没有想便将第一题给解开了,然后,又开始看第二题。

一旁的孟玉书看到方正直已经开始动笔了。

微微一愣之际,心中很快便又发出一声冷笑,哪有这么快的?就算是自己来答,也要细细的考教一番,然后,再将整张试卷分析一下,猜一猜主考官出题的偏重点。

然后,再分析出大概的题目出自于道典哪个篇章。

像方正直这般拿起笔就写的人,分明就是装模作样。

想到这里,孟玉书心中大定,那么接下来,对方就只需要按照自己给他铺出来的路一步一步的走就行了。

……

整个道典考试的现场都显得极为安静。

大多数的考生在拿到试卷后,第一件事情便是破题,从主考官的思想去分析整张试卷的答题方向。

而像方正直这样的,实属于稀有生物。

事实上,这也怪不得方正直,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只知道一本书,就是《道典》,并没有具体的分为,四书五经的名目。

而方正直的认知则不同。

在他的脑海里,《道典》早就被他分门别类了。

什么,经部,史部,子部,集部,四个大类别,然后,下面又分成,易类,书类,经类,礼类,春秋类……

甚至连朝代都给分了出来。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像别的考生一样仔细的在那里考虑,只需要一眼便可以辩认出来,主考官的题目基本上出自于哪一部,然后,又偏重于哪个朝代。

不到一个时辰,写完收笔。

一切就像行云流水般顺畅,方正直对于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望着工工整整的试卷,他自己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时间尚早,方正直也不急着交卷,因为,文试中有个比较坑的规定,就是不准提前出考试,以免题目走漏。

然后,方正直的目光就望向了孟玉书。

那表情似乎在说:“来啊,我已经写完了!我们一起来愉快的交换答案吧!”

(感谢:无言斩,晚秋的盛夏,浮标kgb,猫猫1122,书友1510,0109,0115,121,心染血泪不止,的打赏支持,还有所有给薪意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