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开这种玩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虎儿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方正直趁着守卫军不注意的时候溜进去,又或者躲在别人身后准备弄点鱼目混珠之类的。

这也是他一直死死跟在方正直身后的原因。

可是……

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方正直会如此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走进去!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通考证?!

“军……军爷,我检举!他的真名叫方正直,刚才那张通考证肯定是别人的!”李虎儿想到了最后一种可能,就是方正直偷了别人的通考证。

所以,他决定及时的阻止这一幕的发生。

检举?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有趣事儿,偷别人的通考证?更是闻所未闻!因为,那代表你就算考过去了,也是别人的功。

这种为人做嫁衣的事情,有人会做?

正在门口排着队的才子们听到李虎儿的话,都是一脸疑惑的望了过来,然后,他们很快就注意到了门口的方正直。

“咦?这家伙不就是刚才买孟玉书进不了前三名的那个傻子吗?”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哎呀!这不是百花文会上的那个登徒子吗?!”

几个眼尖的才子,很快就发现了方正直所有的“真面目”,顿时就议论了起来。

“原来这个登徒子叫方正直!”

“买孟玉书进不了前三名?就他的智商,居然还真敢来参加考试,到时候就等着看他落榜吧,哈哈哈……”

议论声越来越大,而站在李虎儿面前的守卫军脸色却是越来越冷。

“你有病啊?没事起什么哄!”守卫军看着周围越来越多聚过来的目光,紧了紧手中的佩刀,随时做好维持秩序的准备。

“军爷,他真的叫方正直,那张通考证肯定不是他的!”李虎儿并没有听懂周围那些议论的登徒子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可以肯定的就是方正直手中的通考证肯定是假的。

“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守卫军此刻也懒得和李虎儿废话了,直接将刚才丢入木箱的通考讶挑了出来,展露在李虎儿的眼前。

“方……方正直!这……这怎么可能?!”看着上面那三个斗大的字,李虎儿完全不敢置信。

而正站在门口的方正直,此刻则是露出一脸如春风般的笑容。

“虎子兄弟,你的胆子还真大!居然还真敢和军爷开这种玩笑?行,你厉害,我认赌服输,这三文钱是你的了!”

方正直说完后,也从怀里摸出三文钱,快步朝着李虎儿递了过来。

李虎儿的脸顿时就黑了,什么意思?自己什么时候和方正直有过这样的赌注了?冤枉啊!

咦?有三文钱拿……

李虎儿下意识的想伸手,可手抬到一半,就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

抬头一看,发现眼前的守卫军脸色简直比自己还要黑。

“锵!”的一声,寒光一闪。

守卫军的佩刀便抽了出来,他是真的怒了!想他堂堂守卫军,居然被一个穿着这么土的家伙当猴耍,而且,还只赌了三文钱?

堂堂守卫军的尊严,只值三文钱?还敢再低点吗?

“要么死!要么滚蛋!”守卫军的语气冷得像万年的寒冰,每一个字都有一种冰珠崩裂的感觉。

“军……军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不能滚啊,我还要参加考试呢,我是有通考证的啊!”李虎儿一下就被吓懵了,马上也反应了过来,心里那个恨啊,方正直这招太损了吧?

不过,一想到他的前途,还是立即拿出通考证交到守卫军的手里。

“去你的通考证,滚到别地儿去排队,老子这里不让进!”守卫军终究还是没有把李虎儿的通考证给撕了,只是这口气实在是有些下不去。

“虎子兄弟,我也帮不到你了,看来,你只能慢慢到别处排队了哈!”方正直再次笑了笑,快速的将手中的三文钱收回怀中,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清风书院。

只留下李虎儿呆呆的望着,独自在风中颤抖。

……

李虎儿这边可怜兮兮的重新换到别的守卫军那边排队,孟江山等人有些看不过去,便也陪着一起,而李壮实因为已经通过了县试,不用再考,所以,干脆直接走掉了。

方正直这边有些忙碌。

他得为自己十两银子变百两银子的计划做些准备。

所以,他开始四处的寻找燕修,最少也要探一探燕修的口气,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信心拿到前三名才行。

可惜……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

怎么回事?没进来?还是……

不会是没参加县试吧?!

方正直想到这里,顿时额头见汗,然后,更让他见汗的事情便发生了。

“登徒子?!哈哈哈……居然在这里碰上你,受死吧!”一阵笑声后,一袭黄色锦衣的孟玉书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方正直的面前。

手上佩剑一按,寒光一闪,两人之间的态势,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临界点。

正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开考的才子们顿时就吓了一跳。

不会是要打架吧?

这里可是清风书院,道典考试的文试现场啊,居然有人敢在这里生事?

众人心中惊讶莫名,难道就不怕被取消考试资格吗?刚准备开口喊叫守卫军,便发现其中一个是孟玉书。

顿时,一个个都是急忙将张开的嘴巴给闭了起来。

如果是孟玉书,那就完全不同了,第一,孟玉书本就是清风学院的学生,这里是他的主场,第二,孟玉书并不害怕被取消县试的资格,因为他本就有资格直接参加府试。

“孟玉书?”方正直一眼看到孟玉书,然后,又扫了扫对方手中的那把佩剑,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等我先找到燕修再陪你玩吧!”

对于方正直来说,银子才是最重要的,像这种没有意义的打架斗欧,他根本不屑。

“燕修?”孟玉书微微一愣,猛的想到百花文会上那一幕。

难道眼前这小子真的和燕修认识?孟玉书心里有些犹豫了,他可是听到些议论,说百花文会后,燕修和这小子在醉仙楼同时出现过。

那么,这小子和燕修之间的关系就有些飘忽了。

如果俩人真是朋友……

怎么办?

放弃?

孟玉书自然是不甘心的,当众被推倒在地,又被对方弄走了一百两,怎么看都没有放走对方的可能性。

看了看眼前穿着一身粗布蓝色长衫的方正直,孟玉书心念电转,然后,眼前顿时一亮。

“有了!”

对方既然在这里出现,就只有一个可能,是来参加道典考试的,既然是这样,那又何须急于一时?

文试奈何不了他,武试呢?

到时候,自己一个不小心手滑了……

重残?甚至就算是杀掉!以自己入道的实力及身份,最多不过就是挨一个警告而已。

道典考试中的误伤,就算是燕修也找不了自己的麻烦吧?

想到这里,孟玉书的脸上立即就露出了笑容,看着面前的方正直,如同看到了到手的猎物,翁中之鳖一般,

寒光一收,配剑便又回到了剑鞘中。

“你在这里找燕修?我没有听错吧?燕修根本就没有参加文试啊!”孟玉书很快就换了一副君子之风。